第三十章 人海战术(2)_葬鬼经

第三十章 人海战术(2)

2017-09-24更新

无预兆的散出了阵阵绿雾,这些雾气似乎还夹杂着红色的光,正在从巷子里往外飘散。

  所有挤进巷道的怪物都被这阵绿雾罩住了,隔着老远我们都能闻到那边传来的腥臭味。

  那种味道……要怎么说呢…….很像是鱼类动物腐烂后的腥味!

  鱼腥加上腐臭,我觉得这世上没有比这更恶心的味道了。

  忽的一声,小岛上的风力又大了一级,这种毫无预兆的变化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在四川生活了这么多年,我所感受过最大的风,也不及现在的一半。

  七宝死死的蹲在角落里,用脑袋顶着墙壁,拼命的往前凑着,似乎是害怕被这阵大风刮走。

  孔百杨也是如此,不过他倒是有心,一边往角落里凑,一边拽住了司徒,因为他那个位置实在太危险了。

  风刚刮起来,就差点把司徒刮翻过去,他那里没什么能够拽住的地方,想要用手扣着墙上的石砖保持平衡,都是极其困难的事。

  除了风声,别的声音我一概听不见了。

  陈秋雁就蹲在我身后,由于身子较为单薄,风变大的时候,她都没办法控制住平衡,只能死死的抱着我胳膊,把头埋在了我肩上。

  爩鼠的反应不比我们慢,嗖的一声就没影了,只在地上钻出来个大窟窿,估计是挖到地底避风去了。

  我咬着牙撑了一会,发现陈秋雁还是控制不住平衡,一边拽着我,一边往后晃悠。

  再这样下去,别说是陈秋雁,连我都得被她拽成滚地葫芦。

  无奈之下我只能转过身,猛地抱住陈秋雁,将她死死护在怀里,身子往右边靠着,找了一个稍微背风点的角落,把身子蜷缩了进去。

  “这是不是台风啊?!!”七宝大声问我们,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有种声嘶力竭的意思了,但在我们听来,他说话还是跟蚊子叫差不多,很细,听起来非常的模糊。

  “应该不是!如果这里有台风的话!我早就收到消息了!肯定不会带你们出海啊!”司徒答道。

  “这他娘的不是台风还能是什么?!”七宝大喊了一声,眼睛紧闭着,脸上的肌肉都被狂风吹得变形了,狼狈到了极点。

  这时,孔百杨一咬牙,忽然站了起来。

  他拿着铁箭,往墙上猛砸了一下,直接把铁箭砸了进去,之后又在我们身边砸了两根箭,这才摇摇晃晃的蹲回去,把插在墙里的铁箭当做扶手,很勉强的保持着身体平衡。

  当时我感动的都快哭了,心说孔百杨还真是个细心的汉子啊,看见我们快要撑不住,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铁箭贡献出来了.

  怀着对孔百杨的感激,我把手伸了出去,紧握住面前的这支铁箭……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铁箭瞬间就拔了出来,根本就承受不住力,连旁边的石砖都被撬出来了好几块。

  由于我把重心都放在了前面,这一个没抓住,仰头就坐在了地上,差点没把自己的尾椎骨坐裂了。

  看见这幕,孔百杨有些尴尬的冲我笑笑,嘴里像是说了什么,但我没听清。

  当然了,就算听见了我也装没听见。

  屁股都快摔成八瓣了,我还能原谅他?迟早有我报仇雪恨的时候!

  “狗日的…….肉身蛊怎么没止疼的效果呢……”我紧咬着牙,用手揉了揉尾椎骨那部分,疼得一头的冷汗。

  在这时候,天空中先是猛地亮了起来,像是老天爷忽然打开了灯。

  那一瞬间的强烈白光,刺激性实在是大过头了,看了一眼我都觉得受不住,闭上眼皮子缓了一会都还觉得很酸涩。

  随之而来的,便是震耳欲聋的闷雷声。

  雷声很大,大到了夸张的地步。

  连我这种不害怕打雷的人,听见这阵雷声都在哆嗦。

  陈秋雁本来就怕这个,现在一打雷,声音还这么大,吓得她差点没哭出来,紧抱着我躲在我怀里,身子不停的颤抖着。

  我也没有安慰她的心思,只能紧紧抱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雨水很快就倾盆而下了,被狂风夹杂着,一路从天空席卷到地上,那种感觉根本就不是下雨,明摆着就是在下冰雹啊!

  那场雨大的有多夸张?

  被雨点砸在身上都疼!

  “这雨来得太突然了!!要不然咱们撤吧?!!”

  七宝扯着嗓子问我,原本就模糊的声音,此时被雨声又盖住了大半,连着喊了三声我才听明白。

  “行!!走!!”

  我只回了这么两个字,因为说再多也是徒劳。

  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从这个地方撤回去,不说离开小岛,那也得找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吧?

  听见我的声音,众人纷纷点头,陈秋雁也是,咬着牙站了起来,用手扶着墙就要往回走。

  这时候,我抬起头,往小广场里看了一眼。

  如我所想,雨声跟风声都是最佳的掩护,周无鬼并没有发现我们。

  但那些没有被井水碰触到,没有让周无鬼叫去弄林家人的怪物,此刻都站得笔直,扬起了头,张大嘴接着天空中落下来的雨水…….

  “它们干什么呢??”七宝满头雾水的问我:“这是渴了还是饿了?喝雨水也不嫌脏啊?”

  “妈的!它们都是怪物!又不是活人!什么脏不脏的!”司徒催促道:“赶紧走吧!雨越来越大了!”

  说来也巧。

  就在司徒催促我们的时候,我只感觉腹部疼了一下。

  低头一看,一根削尖的竹竿,已经由后而前,彻底穿透了我的腹部。

  血液瞬间就流了出来,混合在地上的泥水里,散出了一股难闻的血腥味……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