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惧(2)_葬鬼经

第二十七章 惧(2)

2017-09-23更新

孽?”孔百杨一愣:“这名字有点耳熟啊,好像在哪儿听过。”

  “那些重孽游山敲锣的举动,跟它们摇铃铛的举动很像,有异曲同工的地方。”我没有多跟孔百杨解释,看着七宝说:“重孽像是在祭祀什么,它们也像是在做什么祭祀……”

  “祭祀?摇铃?”七宝皱了皱眉头:“我怎么感觉它们是在招魂呢?我记得道家跟佛家的招魂术法,有很大一部分都得摇铃,通过铃声来跟阴魂产生联系。”

  “对!!招魂!!”

  在这瞬间,我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

  重孽游山,怪物摇铃,它们的这一系列举动,都有点像是众多法派里招魂的流程…..但这也不对啊!!

  不谈这次的奇遇,就龙山那边的大脑怪,它并没有死,只是处在了重伤不治,无法动弹的状态。

  在没有死的情况下给它招魂,这种推测,明显就不成立。

  “你说…..它们往水里丢眼珠子……是为了祭祀还是为了什么?”司徒试探着问了一句:“总不能是丢进水里喂鱼吧?”

  听见这个猜测,孔百杨打了个冷颤,低声说,如果真的是在喂鱼,那条鱼肯定不一般,说不准又是个冤孽!

  “冤孽去喂冤孽,你觉得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司徒问他。

  孔百杨想了一会,摇摇头:“可能性很小,反正我没听过,更没见过。”

  “现在怎么办?”七宝问我们,拿着突击步枪的手有些哆嗦,表情很是纠结:“咱们是上还是撤?要跟这些冤孽干一次吗?”

  我没吱声,默默观察了一会,忍不住叹了口气:“最好不要。”

  在没有摸清敌人底细的情况下,任何一种进攻的举动,都有可能会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

  敌不动,我不动。

  现在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更何况……我们的敌人不是它们啊!

  是周无鬼跟养九生!

  “那俩狗日的跑哪儿去了?”七宝骂骂咧咧的说着,压着嗓子,往后退了两步,不敢再去看小广场的惨状:“是不是躲起来了?”

  “说不准。”孔百杨耸了耸肩:“如果这些冤孽不是他们弄出来的,那么我觉得周无鬼养九生只有两种下场,要么是跑走躲起来了,要么就是被它们弄死了。”

  “死了最好。”我叹了口气:“虽然这结果我有点不想接受,但要是他们死了,这事就算了结了,咱们也能打道回府离开这个鬼地方。”

  一听我这话,司徒有些不乐意了,皱着眉看了看我,问,难道你就不想管管?

  “我跟孔兄弟算是行里的先生,七宝算是半个,你跟陈姐都是小白菜,人一锅就能给你们炖了。”我说着,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司徒哥,咱们五个人,斗它们几十个,你以为咱们是祖师爷的后世身?还是你觉得祖师爷能大发慈悲下凡帮咱们?”

  司徒没说话,估计他也明白,在这事上还真不能冲动。

  “对了陈姐,在你的梦里,我们是怎么死的?”七宝冷不丁的问道。

  听见七宝提起这问题,我们也不免有些好奇了,因为这事我们一直都憋着,谁也没去问,貌似都不想触这个霉头。

  “记不清了。”陈秋雁一皱眉:“我只记得你们身上都是血,内脏都让人掏出来了,那时候还在刮大风下大…….”

  陈秋雁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忽的一声,巷子里毫无预兆的就刮起了一阵阴风。

  这阵突如其来的风,最开始也不大,但还没过几秒,我就发现不光是巷子里有风了,连外面的小广场,远处的山坡,任何一个地方都有风在肆虐。

  抬头一看,天上那些浓郁的白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变化,出现了许多发灰的斑块,像是乌云。

  “我操……咱们不会这么倒霉吧……”七宝仰头看着天空,满脸的错愕:“陈姐你这嘴可够毒的啊,刚说完刮大风,这风马上就起来了!”

  “你们能不能别这么迷信啊!”司徒低声说道,虽然语气很是镇定,但他的脸色却比先前还要难看:“都多大的人了还信梦!咱们现在撤了,等回头再来,什么梦不梦的……”

  “你要是不信可以不撤啊。”七宝苦笑道:“跟我们这些吃阴间饭的人说迷信,你觉得你迷信不?”

  司徒一缩脑袋,没吱声。

  “我觉得该走。”孔百杨冷不丁的说道。

  “我觉得也是。”我忙不迭的点头。

  听我俩都这么说了,司徒才很尴尬的开口。

  “我觉得可以……”

  说来也巧,就在我们打定主意准备鸣金收兵的时候,在小广场的另外一头,也就是我们右前方的那一栋老屋,大门嘎吱一声被人拉开了。

  随即,两个身材相仿的男人,急匆匆从里面走了出来,直奔那口古井而去。

  看见他们的瞬间,孔百杨愣了一下,低声跟我说。

  “正主儿来了。”

  “谁?”我反问道,往那边看了一眼。

  在见到那两个中年男人的时候,我准备打道回府的想法,又开始渐渐消退了。

  确实,这还真是正主儿。

  七宝的反应很快,没等孔百杨把巨弓举起来,他已经将枪口抬起,瞄准了那两个人。

  “弄死他们,妈的!”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