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跳海(2)_葬鬼经

第十七章 跳海(2)

2017-09-18更新

>

  “要是失败了呢?”孔百杨试探着问我。

  “失败了就得下海喂鱼啊!”七宝急的都快哭了:“沈哥,你就不能想个靠谱点的办法么!”

  我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只想到这个法子。

  “生气跟煞气,我现在就能找来,但要怎么把气覆盖在船底,这点我还没想好。”我叹了口气:“实在不行…..我先布个阵试试吧。”

  “我来。”

  孔百杨说着,看了我一眼,表情很是认真:“只要你能把气找来,其他的就交给我,我有办法把气盖在船身上。”

  “生气我有,肉身里就有现成的,虽然不是纯粹的生气,那也够用了。”我笑道:“至于煞气,那就得去找爩鼠要了。”

  话音一落,我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

  我操。

  爩鼠呢?!!

  自打我们碰上林家人开始,爩鼠好像就没露过面啊……这小畜生上哪儿去了??

  “小胖!!”

  我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忍不住着急了起来,心说这耗子的实力不弱,应该不会出事,但它基本上没什么脑子…….难道是刚才有东西撞船的时候,一不小心被撞下去了?

  这很有可能啊!!

  原来它在我床上睡觉的时候,我翻个身都能把它踹床底下去……这崽子绝对是落海了!

  看见我在找爩鼠,七宝他们这才反应过来某耗子失踪了。

  “耗子!肥耗子!”

  “小胖!!”

  “吱。”

  就在我们到处寻找爩鼠身影的时候,一声很细的鼠叫声,忽然从船头那个方向传了过来。

  等我们跑过去一看,爩鼠就站在船头,跟人一样靠着两只后肢站立,前爪则死死攥着扶手的栏杆,估计它也怕自己掉下去。

  不知道爩鼠这崽子怎么了,我们一直都在找它,一直都在喊它,但它只回应了我们一声,其他的时间似乎都在沉默。

  这种诡异的情况,我是第一次在爩鼠身上见到。

  “怎么了?”我蹲下去,用手摸了摸爩鼠的脑袋,看见它傻愣愣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心:“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爩鼠没有出声,摇了摇头,继续看着前方,似乎在看着大海发呆。

  “它怎么了?”陈秋雁跑到我身边蹲了下来,看见爩鼠这反应,也有些着急了:“它不是在保护老爷子的时候受伤了吗?是不是旧伤复发了??”

  “不知道…….”我看着爩鼠,皱紧了眉。

  爩鼠的表现很是奇怪,从我最初遇见它直到现在,它还是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眼神。

  没错,眼神。

  它就跟活人一样,眼神里包含着许多情感,这点在以往的日常生活中就能观察出来,已经有无数次这样的例子了。

  开心的时候是一种眼神,被骂了伤心,又是另外一种眼神。

  但此时此刻,它眼中透露出来的那种迷茫,是我从未见过的。

  “到底怎么了?”我轻轻抚摸着爩鼠的脑袋,低声问它:“是不是谁惹你不开心了?还是你觉得海鲜不好吃?”

  爩鼠很沉闷的吱吱叫了两声,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它说什么?”孔百杨很好奇的问我。

  我耸了耸肩,表示这一句翻译不出来,因为我也没听明白。

  以往翻译它的叫声,都能通过现实的联系跟它的表情动作等等,但这一次……真有点搞不明白了……

  “你去布阵吧,需要气的时候叫上我们。”

  “行,我动作尽量快点。”

  孔百杨布阵似乎需要帮手,连七宝陈秋雁都被叫过去了,只有我留了下来,蹲在船头陪着爩鼠。

  它的心情似乎很不好,发了一会呆之后,眼神也忽然变得哀伤了起来,这种变化让我有点捉摸不透。

  按照我对爩鼠的了解,它绝对是属于那种没心没肺的耗子,似乎什么事都打不倒它,除非是有人很严肃的批评它,或者是动手抽它几下,它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但这一次我们谁也没招惹它,一路都好好的,吃海鲜的时候比谁都带劲,怎么一会没见就变成这样了……

  难道是有人私底下得罪它了?欺负它了?

  这也不可能啊,爩鼠的心眼比谁都小,要是有人欺负它,绝对马上就跑过来告状了,哪能自哀自叹的在船头发呆?

  “你盯着这片海看什么?原来你来过?”我双手托着下巴,跟爩鼠一样,蹲坐在船头看着大海发呆。

  爩鼠摇摇头,吱吱的叫了两声,又用小爪子指了指前方的海面,似乎是想跟我说什么。

  “你也发现这片海不对劲了?”我自顾自的跟它聊着,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不停的抚摸着它的脑袋,安抚着它:“别担心,一会孔百杨把阵局布置好,咱们拿点气出去就能消灾了。”

  “吱。”爩鼠叫了一声,点点头。

  这时候,孔百杨在船尾那边喊了一声,让我带着爩鼠过去。

  “马上来!”

  我嘴里回了一句,抱起爩鼠,抬脚就要往船尾走。

  但没想到的是,爩鼠的反应却出乎了我的意料。

  没等我来得及阻止,爩鼠直接从我怀里窜了出去,连犹豫的意思都没,扑通一声就跳进了海里……..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