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方时良(2)_葬鬼经

第十二章 方时良(2)

2017-09-15更新

们方家的事,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我笑道。

  “客气了。”方时良笑道:“沈家的活阎王那才是真高人,我听老宋说过几百次了,就是没机会亲眼见一次,这回能跟沈家的后人见一面,也算是满足我的小心愿了。”

  我正要再跟他客套几句,站在旁边的方时安,冷不丁的窜了上来,双手紧握着我的手臂,疯狂的摇晃着。

  “哎呀!这就是沈家的人啊!你好你好!我叫方时安!”

  “兄弟……你轻点摇…….我这胳膊受不住…….”我满头冷汗的说道,只感觉整条手臂都要被晃散架了,别看这人的身材瘦弱,他手上的力气可不小啊!

  “滚一边去。”方时良骂道,拽了方时安一把,很不耐烦的看着他:“狗肉上不了正席的货,有你这么打招呼的么?”

  被方时安松开手,我这才算是解脱了,揉了揉胳膊,冲他尴尬的笑笑:“小兄弟,你手劲儿可不小啊。”

  “你别介意,我这弟弟脑子不好使,天生的。”方时良叹了口气,见方时安还是跃跃欲试的想跟我握握手,一脸的哀莫大于心死:“你能死远点么?别让我眼晕了行么?”

  “哥你又嫌弃我。”方时安很委屈的回了一句。

  也在这时我才冷不丁的发现,方时安有一个与常人不同的地方。

  当然,我所指的不是智商,是眼睛。

  他双眼之中,血丝尤其的多,像是熬夜太多导致的疲乏症状,又像是得了眼疾,眼白里全是粗壮的红血丝。

  似乎是发现我在看他,方时安跟我对视了一眼,展颜一笑。

  在那瞬间,他眼里的血丝又一次增多了。

  没错,是在瞬间增多了,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诡异到了极点。

  “油加满了,咱们走吧!”老瘪站在他们的车旁边,大喊道:“掉头过去,从岔口那边走要近点!”

  “老瘪哥,在高速公路上掉头,你是不怕咱们被撞死?”方时良试探着问了一句。

  “怕个屁,注意点就行了。”老瘪笑着,拉开车门跳了上去。

  我估计他们也有事要去办,听见老瘪催促,宋补天看了一下手表,随即就走过来,很客气的跟我们打了个招呼,说这次先不聊了,有别的事得去办,等有时间回四川再找我们好好聚一聚。

  “再见了啊。”方时良上车之后,冲我们挥了挥手,看着孔百杨,笑容满面的说:“等下次见面,老子还得揍你。”

  “你试试。”孔百杨冷笑道。

  “妈的试试就试试……”方时良骂着,打开车门就要跳下来,但最后还是让宋补天拽回去了,气势汹汹的瞪着孔百杨:“又不是没揍过你,你跟我装个屁!”

  “孔百杨,下次见面,咱们再比一次弓!”

  方时安是最客气的一个,跟在场的人,轮流握了一次手算是告别,最后才站在孔百杨面前,一边抚摸着背上的牛角弓,一边满脸期待的看着孔百杨。

  “好。”孔百杨点点头,对于这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小弟弟,孔百杨倒是很客气,难得的笑着跟他说:“下一次我可不会输。”

  得到这个答复,方时安兴高采烈的上车了,那兴奋劲儿就跟小孩子得糖吃一样。

  目送着他们的车掉过头逆向行驶,我们也回到了车上,继续向目的地进发。

  “你输过?”我问孔百杨。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没有多做解释。

  “那个姓方的揍过你?”七宝问的问题,一点都不客气。

  孔百杨一闭眼,不搭腔,看着像是要睡着了。

  “那个方时安的眼睛你们看见没?”司徒开着车,兴致勃勃的跟我们聊着:“那眼睛看着太诡异了,血丝蹭蹭的往外冒啊,他不会是得病了吧?”

  孔百杨冷笑了一声,说:“方时安那叫殂雉目,是一种独特的天生眼相,如果那算是眼疾,我也想得。”(注释:殂读cu,雉读zhi)

  殂雉目?

  这词我好像在《方生志》里见过……

  哎对了!就是那个!

  “我想起来了!他那眼睛确实有名堂!”

  “啥子名堂嘛?”七宝靠着小枕头,百无聊赖的看着我:“我熬两天夜,我也有名堂,你想听不?”

  我白了七宝一眼,跟其他人解释道:“书里说过,古时候曾经有一种精怪,名叫殂雉,它跟家鸡的模样很像,也能够知时报晓,但它的灵性可比家鸡强多了。”

  “这种精怪的特征,是精血倒灌双眼,眼球里布满红丝,犹如蛛网。”

  “殂雉仅通过肉眼,就能轻易的观测到阴阳二气的流动,这种技能可是不少风水师都梦寐以求的。”

  “你是说…..他能观测到阴阳二气的流动?”七宝皱着眉,半信半疑的看着我:“这本事大过头了吧?”

  “可不么!要不然咋会这么少见?”我说到这里,也不禁有些羡慕:“观气跟见鬼不是一个层次的,阴阳眼跟殂雉目比起来,差了可不止一筹啊。”

  这时,七宝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问司徒:“他们怎么会在海南?不会也是在找周无鬼吧??”

  “应该不是,咱们的路线不一样。”

  司徒说着,抬起头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

  “宋补天这人我了解,如果他们是去找周无鬼,那就肯定会跟咱们说,甚至是跟着咱们一块走,可能他们有其他事要去做吧…….”

  司徒说着,点上烟抽了两口,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眼睛。

  “我估计他们还不知道活阎王出事了,要是知道,宋补天肯定得炸庙。”

  “他跟我爷爷关系很好?”我问。

  司徒耸了耸肩,说道。

  “一般吧,但要不是你爷爷帮过他,他也活不到今天。”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