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老瘪(2)_葬鬼经

第十一章 老瘪(2)

2017-09-15更新

发现了…….”

  “什么样的古法?”我问。

  “有降门的,也有蛊门的,道家的也有不少,但绝大部分都是邪术,不是拿童男童女炼冤孽,就是拿活人作为器皿来养蛊……”司徒说着,皱了皱眉头:“这半年来,周无鬼走到哪儿,哪儿就会有人失踪,但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是他干的…….”

  七宝点点头,说明白了,也怪不得你们说他危险了。

  “先生不可怕,修炼邪术的先生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危及到普通人的先生。”司徒耸了耸肩:“国家绝对不会容忍社会公敌出现在你们这行…….”

  这时候,车已经上了高速公路,直奔着目的地开了过去。

  对于这条路线,司徒好像早就记在心里了,从头到尾都没看过地图,一边跟我们聊天一边开着车,看起来那叫一个轻车熟路。

  “司徒哥,你以前来过这儿?”七宝好奇的问了句。

  “来过一次,当时是公干,上头派我过来的。”司徒笑道。

  七宝对于司徒的工作一直都很好奇,在他看来,司徒就是国家体制里的另类先生,比咱们这些土先生厉害多了。

  “来干啥啊?也是来降妖伏魔的?”七宝兴致勃勃的问他。

  “当地的渔民报警,说是在海里看见龙了,这不是扯淡么…….”司徒笑了笑:“海南这边一直都有我们的人,也没谁报告说看见龙了啊。”

  “假的啊?”七宝顿时就失去了兴致,很失落的点了支烟抽着。

  “也不算是。”司徒说着,稍微想了想,似乎是在回忆当时的细节:“龙我们没看见,但那段时间,海南岛东北方的海域里,确实有异象出现,就那么一小片的地界,简直是狂风骤雨啊,你们是没机会亲眼去看看,要不然…….”

  “兄弟刹一脚!!”

  听见这声音,我们纷纷侧过头,往路边看了一眼。

  在前方不远处,一个剃着光头的中年男人就站在那儿,高举着双手冲我们挥舞着。

  “四川人?”司徒也听出来那人的口音了,稍微放缓了点车速,靠右边慢慢开着:“老沈,你问问他有啥事。”

  我点点头,转过脸冲那人问了句:“兄弟!你喊我们搞啥子?!”

  “你也是四川的?”中年男人愣了一下,随即就露出了一脸的笑容,很惊喜的看着我们:“哎呀都是老乡啊!我的车没油了!你们能不能帮……”

  “是你?!!”

  孔百杨冷不丁的喊了出来,又是惊讶又是疑惑的看着那人,没跟我们多解释,直接问他:“你怎么在这儿??”

  “你……啊对!想起来了!你是孔百杨吧?”那中年男人愣了一下,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笑着点点头:“好久不见啊。”

  司徒没多问,前后看了看,确定没什么车经过这儿,便靠着路边停下了。

  “谁啊?”七宝问。

  “宋补天的人。”孔百杨咬了咬牙:“这帮王八蛋还真是说不得,怎么说着说着就遇见了,不该这么倒霉……”

  “是敌是友?”我问了句。

  孔百杨想了想,摇摇头:“说不准。”

  司徒倒是显得挺大气,拉开车门就走了下去,我们见他这样,也没再多想,纷纷跟着他走下了车。

  那个中年男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一个字。

  丑。

  天知道这人是怎么长的,脸几乎是凹下去的,跟瘪了一样,挽起袖子露出的手臂上,还挤满了数不清的伤疤,跟蚯蚓差不多,一条条缠绕在了一起,像是割伤留下的……

  “老哥你贵姓啊?”司徒凑上去跟他打了个招呼,看着还挺热情。

  “叫我老瘪就行。”那人咧开嘴一笑,露出了两颗金牙。

  他说的这个应该是外号,不得不说,还挺贴切的,他的脸不就是瘪的么。

  “你们都是官家的人?”

  老瘪问着,扫了我们一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我身上,似乎是有些迷茫:“小兄弟,我是不是见过你?”

  “应该没有吧。”我笑道,心说就你这模样,要是我见过你,这辈子都忘不掉啊。

  “你贵姓?”老瘪试探着问。

  “免贵姓沈,沈世安。”我答道。

  听见我的答复,老瘪点了点头,说,那还真见过。

  “不会吧?咱们啥时候见过面?”我一愣一愣的看着他,完全没想到他会说这些。

  “在你家药铺外面,我坐在车里呢,所以你没看见我。”老瘪笑了笑,拿出烟来发了一轮,眼里并没有敌意,很客气的问我们有没有多余的油,他的车没油了走不了。

  “后备箱里有,等我给你拿去。”司徒说着,转身就走去拿汽油。

  在这时候,一旁的树林里走出来了三个人,领头的那人身材很是魁梧,一边走一边拴皮带,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狗日的,尿个尿都会遭蚊子咬,这地方是要逼死老子啊……”

  “是啊哥,这蚊子太逼人了!”另外一个背负着巨弓的小年轻,也骂了起来:“屁股也咬!真他妈荤素不忌!”

  “方老幺,蚊子咬你屁股算是给你面子,要是在你鸡儿上面来一口,你狗日的还不得……”

  “滚滚滚!你就不会说点好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