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机场(2)_葬鬼经

第十章 机场(2)

2017-09-14更新

了笑,能看出来他很高兴,但也有种小孩子被夸奖的感觉,自豪中带着些许的羞涩。

  “这算什么?”司徒一边开着车,一边叼着烟跟我们聊着:“小养由基的本事可不止这点,你见过他射连珠箭么?”

  “啥子是连珠箭?”七宝好奇的问。

  “就跟热武器一样,上箭搭弓射击一气呵成,整个过程缩短到极致…….”司徒说着,抬起头从后视镜里看了孔百杨一眼,问道:“你十秒钟能射几支箭?”

  “有多有少,不稳定,看具体的情况。”孔百杨很谦虚的说:“平均算下来,十秒能射二十支箭。”

  我操。

  要是这么说的话,一秒钟就能射出去两支箭??

  “你那弓能吃得消么?”司徒也有些惊讶,忍不住问了句。

  “这是特制的。”孔百杨说:“当初我师父就想到这点了,所以弓身是特殊加工过的,回弹力跟回弹的速度都够用,弓弦也承受得住。”

  “有机会你可得给我们展示一下。”七宝双眼冒光的看着孔百杨:“这种神技我连听都没听过!”

  “老孔不光有小养由基这个外号,还有一个。”司徒笑道。

  “啥子?”

  “行走的热武器。”司徒嘿嘿笑着说:“在咱们内地,他绝对算是弓道第一人了。”

  听见这话,孔百杨皱了皱眉头,说,算不上。

  “啊对!还得加上你师父!”司徒急忙补充道。

  “不是他,我师父精通弓道,但在我十八岁那年,他就比不过我了。”孔百杨皱着眉,也不像是说笑,很认真看着司徒:“且不论那些世外高手,就目前我知道的,有一个后生也是弓道高人,比起我丝毫不差。”

  “你跟他交过手?”司徒一愣。

  “对。”孔百杨点点头:“那一次我算是长见识了,他跟我修行的方向不一样,我是注重技巧,他是注重眼力跟力量,而且他的弓感特别强。”

  “啥叫弓感?”我忍不住问了句。

  “刀有刀感,剑有剑感,其实这就是一种对兵器特殊的感觉,说不清楚。”孔百杨叹道:“弓跟人像是一体,能将弓箭如臂使指,犹如操使自己的四肢,这种没办法学习的东西,是我一直都在追求的…….”

  “那人是谁啊?”我好奇的问。

  “他是方家的人。”孔百杨说。

  “方家?”我一愣,想起书桌上放着的那本《方生志》,忙不迭的追问道:“是贵州的那个方家?山河术唯一的传承家族?”

  “对。”孔百杨点点头:“方家老一辈的人已经死光了,现在就两个后生,跟我们年纪差不多,擅长使弓的那个人是方家老二,方时安。”

  “方时安……”司徒喃喃道:“这名字听着耳熟啊……好像是前段时间刚窜起来的后生……哎老孔,他是不是跟宋家的人搞在一块了?”

  “应该是。”孔百杨说:“当初我遇见方家两兄弟的时候,宋补天就跟他们在一块呢。”

  “哎哟,这可热闹了。”司徒嘿嘿笑道:“都是死光了老一辈的后生,他们聚集在一块,那是等着机会扬名立万呢。”

  “管他们呢。”孔百杨冷哼了一声:“我对他们的印象不太好,像是他们那样的人,迟早得吃大亏。”

  “啥意思?”司徒满脸八卦的问道。

  “匪气太重了,成不了大事,特别是方家老大,好像是叫……方时良?”孔百杨说到这里,眉头都皱紧了:“那人就跟个土匪差不多,从头到脚都不像是先生。”

  我们一路就这么聊着,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得飞快,还没聊尽兴,我们就赶到了目的地,成都双流机场。

  下车之后,有专人赶来接待我们,看样子应该也是官家的人,穿着一身黑西装还戴着墨镜,那造型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用七宝的话来说,跟人干架的时候,第一时间挨干的就是这种装逼犯,大晚上的戴墨镜不是找揍么?

  “咱们坐客机去?”陈秋雁跟在我身边,帮我提着小行李包,问了司徒一句。

  “屁的客机,咱们赶时间呢。”司徒笑了笑:“咱们坐部队的运输机去,四五个小时就能赶到海口,到地方了,咱们再转车往渔村走。”

  “不用过安检吗?”七宝看着来来往往的巡逻人员,把长条背包抱在怀里,一脸“老子有违禁品”的表情:“我这个东西过不了安检啊。”

  “跟我坐飞机还用过安检?”司徒嗤笑道。

  不得不说,司徒的本事确实够大的,从进入机场到登机,整个过程不超过十分钟。

  当我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系上安全带,心里有了种说不出的感觉。

  官家人还真他妈的不一样,要是没有司徒帮忙,我跟七宝私底下要赶到海南去,铁定得折腾一两天…….

  “哎!司徒哥!这飞机上都是自己人吧?”

  “是啊,怎么了?”

  “我原来坐的飞机都不许旅客抽烟,这个应该可以吧?”七宝拿出烟来叼上,用手敲了敲窗户:“能开窗透会气不?”

  司徒把脸转了回去,压根就不搭理七宝,嘴里还细声嘟囔了一句。

  “妈的真想把你丢下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