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梦(2)_葬鬼经

第八章 梦(2)

2017-09-13更新

p>

  他跟孔百杨坐在后排,一边抽烟一边闲聊。

  “现在去机场,那边我都安排好了,等咱们一到就起飞。”司徒丢了包烟给我。

  我接过来一看,是包没开过的中华。

  我嗯了一声,带着爩鼠坐上副驾驶,司徒见我关上门了,便发动汽车,缓缓往前开了出去。

  就在他准备提速的时候,陈秋雁忽然从药铺里跑了过来。

  我还以为她找我们有什么事,只见她跑到车边,猛地一把拽开车门,挤进了后排坐下。

  “你干啥?”司徒一愣一愣的看着她。

  “我要去。”陈秋雁说道,目光很是坚定,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听见这姐姐提出这要求,我还没说什么,七宝都快急哭了,他苦口婆心的劝着:“陈姐啊,不是我们瞧不上你,问题是这一去危险太大,我们带着司徒哥去玩命就很勉强了,再加上一个你…..”

  “你骂我呢?”司徒都郁闷了,问七宝:“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就这么提不上来啊?”

  “我没跟你们开玩笑!”

  陈秋雁咬了咬嘴唇,眼睛通红的说:“你们去了会死的!”

  “瞎说什么呢。”我笑了笑,安慰道:“一个周无鬼,一个养九生,对付他们俩我们还是有点把握的。”

  “不是他们…….”陈秋雁几乎都快哭出来了,那种着急到哭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在她脸上看见:“我跟我爷爷坐飞机赶到成都之前,我在飞机上就做了个梦,梦见你们去找打伤沈爷爷的人,然后都死了。”

  “梦都是假的,你别当真,更何况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担心也很正常……”司徒说着,抬起手看了看表,很无奈的劝了句:“我们真没时间了,你先回去吧。”

  “在梦里我看见你了。”陈秋雁侧过头,盯着孔百杨说道:“你也死了。”

  孔百杨冷笑两声,正要说什么,陈秋雁紧接着补充了一句:“你是把自己所有的箭射完了才死的,你射出去的很多箭都是黑色的,只有三支箭是彩色的。”

  听见这话,孔百杨表情一僵,眼神瞬间就变得诡异了起来。

  “彩色的?你确定?”孔百杨问她。

  “一支绿色,一支紫色,一支白色,我记得很清楚。”陈秋雁说道:“但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在梦里他们叫过你,但我给忘了。”

  我们谁也没吱声,默默的看着孔百杨,等他给个答案。

  “说真的,你吓着我了。”

  孔百杨皱着眉说道,把随身携带的那个长条包打开,里面全是黑乎乎似铁打的箭矢。

  在最里面那层隔包里,有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

  这盒子看起来应该有一定年头了,表面都出了一层油乎乎的包浆。

  打开一看,里面依次排列着三支彩色的箭矢,都是金属制的。

  如陈秋雁所描述的那般。

  第一支是绿色的,第二支是紫色的,但好像带着点红色,第三支是纯白色的,只不过表层缠绕着一圈圈金线。

  “这是我师父传给我的法器,算是压箱底的宝贝了,我在外面基本没用过……”孔百杨合上盖子,目不转睛的盯着陈秋雁,满脸的疑惑:“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梦里看见的。”陈秋雁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回忆:“我记得你在梦里还说,这三支箭是象征三种劫难的法器…….”

  “对,三灾三劫。”孔百杨点了点头,把东西收了起来:“罡风,毒火,五雷。”

  说实话,在这时候我心里已经有点慌了,因为我感觉陈秋雁不会拿这种事来骗我们,而且孔百杨这三支箭的事…….别说是他们官家人了,就是我们行里人也没几个知道啊!

  “你不会是在逗我们玩吧?”司徒半信半疑的看着陈秋雁。

  “真的没有!”陈秋雁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这事我也没敢跟沈老爷他们说,怕他们担心。”

  “说呗,多让几个老前辈跟着,咱们还能有啥问题?”司徒反问了一句。

  “不能说。”陈秋雁咬了咬牙:“而且我必须去。”

  “为啥不能说?”司徒一愣。

  “在梦里,有人告诉我,这事不能跟其他人说,只能跟你们这些当事人说,还有……”陈秋雁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过了半分钟才开口:“如果我跟着去的话,你们好像不会死。”

  “你跟着能有啥用?”司徒笑了起来。

  陈秋雁摇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但就是有人让她跟着。

  “谁啊?谁跟你说的这些?”司徒还是不信,笑眯眯的问陈秋雁,总不能是神仙的旨意吧?

  “好像…..好像是个怪物……”

  陈秋雁说着,还用手跟我们比划了几下。

  “它身上罩着一层黑雾,像个大章鱼,长着很多触手,是漂浮在海上的。”

  我正要点烟,拿着打火机的手一哆嗦,差点把眉毛给烧了。

  狗日的……难不成是大脑怪给她托梦了??

  “那地方是临海的渔村,好像叫…….龙王村?”

  司徒愣了一下,呸的一声,把烟头从车窗里吐了出去。

  “我操。”

  司徒的表情有些惊恐,看了看陈秋雁,咽了口唾沫。

  “说真的,你也吓着我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