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灾(2)_葬鬼经

第七章 三灾(2)

2017-09-13更新

..”

  “你师父逗你玩呢。”七宝笑了起来:“按照他这么说,军队里的狙击手,还不得跟冰山成精了一样?”

  “不是我师父逗我,是我自己意会错了,我以为他是让我抛弃所有的杂念,一心扑在弓道上……”孔百杨皱了皱眉:“其实我原来不是这样的,等我想明白这点,性格已经变了,没原来那么爱说话了,所以你们别介意。”

  听见孔百杨这么说,我跟七宝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孔百杨性情冷漠不是故意装出来的,看样子是后天养成的,搞不好这个锅还得甩在凰真人身上。

  “老孔,你师父的本事应该不弱吧?”七宝兴致勃勃的问:“又教你们师兄弟道法,又教你使弓,还教那个大和尚念佛,学的挺杂啊。”

  “我师父修的就是杂门,没那么重的派系理念,在他看来,取众家所长,补自身之短,这才能得证大道。”孔百杨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说话期间,我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孔百杨背后的巨弓上。

  这把弓应该不是木制的,看着像是金属打出来的,在昏暗的灯光下,通体都有反光的感觉。

  “想看看?”孔百杨问我。

  我嗯了一声,说没见过这么大的弓,有点好奇。

  “这是我师父找人帮忙打的。”孔百杨一边介绍着,一边将背后的巨弓取下,放在桌上让我们随便看。

  七宝按耐不住好奇,最先凑了上去,看了看弓上刻着的那俩大字,满头雾水的问我:“这是字还是画?”

  “篆字,大篆。”我低声说道:“这把弓的名字,应该叫做三灾。”

  孔百杨点点头,说对。

  “嘿,这名字够稀奇的。”七宝笑了起来:“我听说过霸王弓射日弓,还真没见谁用灾字给弓起名啊。”

  “这个三灾,应该是指道家学说里的三个灾劫,分别是罡风,毒火,五雷。”我稍微停顿了一下,回忆着以往看的那些书,简单的跟七宝介绍了几句:“这应该算是成仙求道必经的过程,没有真人神仙指引,修道之人就会遭到三灾劫难,”

  我记得书里是这么说的,三灾劫难共分三种,也分前后。

  一曰罡风,其利如刃,其锐如锥,透入门直至涌泉,肢体发毛,一时解脱,化为羽丝,飘荡无。

  则有毒火,从下而上,透入顶门,还攻脏腑,旁灼四肢,毛孔发际,一瞬息间,化为灰烬。

  第未闻道,则有五雷,各率所部,环相攻击,道未闻时,一瞬息间,精神四散,永不凝聚。

  当然了,对于这些所谓的灾劫,我还是保持怀疑态度的。

  起码我没听说近代有人遭遇过这样的劫难,老爷子也是如此,压根都没听过。

  等七宝研究完,我这才从他手里接过三灾弓。

  跟我猜的一样,这把弓是金属制的,至少有几十斤重,入手处一片冰凉,像是在摸冰块。

  “这把弓是啥材质?”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弓身是黑铁打的,其中埋了九根金线九根铜线,是用来引气的。”孔百杨跟我们说起这些来,倒是没有避讳的意思,很干脆的跟我们介绍着:“弓弦是用孽虺(hui)的八根肉筋搓出来的,专门用来聚煞。”

  “孽虺?”我一愣:“属虺的冤孽很多啊,你说的是哪一种?”

  “我也不清楚,我师父没跟我说明白,反正是一条大黑蛇,我小时候见过。”孔百杨耸了耸肩,不像是敷衍我们。

  “哥们,听说你的弓术很牛啊,外号小养由基,要不然你给我们展示展示?”七宝兴冲冲的看着孔百杨,满脸的期待。

  孔百杨点点头,正要把桌上的巨弓拿起来,只听嘭嘭嘭的一阵门响,打断了他的动作。

  “小沈!是我!”

  外面敲门的那人,一边敲着一边喊:“赶紧开门啊!”

  没等七宝反应过来,我猛地起身,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去开了门。

  门外只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刚回北京不久的陈秋雁,另外一个,就是陈秋雁的爷爷陈宗堂。

  “陈爷爷好!”

  我先跟老头子打了个招呼,之后才看着陈秋雁,正要跟她说两句话,陈宗堂一步走进来,紧握着我的手臂催促道:“那老东西没死吧?!赶紧带我去看看他!!”

  “好,我这就带你们上去…….”

  陈秋雁跟陈宗堂看起来都很疲乏,风尘仆仆的样子,颇有些狼狈。

  估计他们是连夜赶过来的,两个人的眼睛都有些发红,不知道是因为疲倦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在看见老爷子的瞬间,陈秋雁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跟个小女孩一样,蹲在床边握着老爷子的手哭个不停。

  陈宗堂就要冷静多了,红着眼睛看了看老爷子,腮帮子上的肌肉不停跳动着,憋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这时候,司徒很突兀的推开门闯了进来,一脸兴奋的喊着。

  “那边来消息了!!周无鬼在海南落脚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