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灾(1)_葬鬼经

第七章 三灾(1)

2017-09-13更新

  

  准确来说,在我们这一行,辈分最老的,就是老爷子这一辈的先生。

  其次下来,才是王元庆这一辈的。

  我跟孔百杨都属于第三代的后生子弟,无论是年纪还是辈分,应该都是这么排下来的。

  但这人看我们的眼神很明显就不对,这种眼神就像是看后生小孩子的眼神一样,说不上来的讨厌。

  王元庆跟老爷子有很多话要说,原本我是想留在屋子里当陪客的,但这一次老爷子没让我留下,而是让我赶紧回房间睡觉,折腾这么久没有休息,他生怕我猝死。

  但不用我说他们都知道,我肯定是睡不着的,所以司徒很干脆的催着我去收拾东西。

  “最迟明天早上咱们就出发,直接坐飞机走海南。”

  “他们找到落脚的地方了?”我问。

  “直接去堵,到了海南再说。”司徒说着,抬起手,看了看手表,脸上略有些疲惫:“我去睡一会,该联系的都联系好了,咱们坐部队的飞机走。”

  一听司徒这么说我就傻眼了,部队的飞机?不是坐客机?

  “是战斗机么?”常龙象兴冲冲的问道。

  司徒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自己回我房间睡去了。

  常龙象原本是想留在客厅陪我们聊天的,但无奈自己受的伤太重,熬了一会,实在是熬不住了,只能跟着司徒回去睡觉。

  这次去海南的行动,常龙象应该是参与不了,就算他有这个心,也不可能有这个力。

  说白了,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这身体状态根本就不适合参战,去了能不能帮上忙且不说,拖我们后腿那是一定的。

  走个路都得杵拐杖,估计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在客厅里,我跟七宝、孔百杨,互相分开坐着,围着茶几变成了一个完整的等边三角形。

  说实话那种感觉挺尴尬的,孔百杨毕竟是个外人,而且性格还冷冰冰的。

  我跟七宝说十句话,他都不一定能搭上一句。

  到最后也冷场了,气氛异常尴尬。

  孔百杨看了看一脸无聊的七宝,又看了看趴在桌上发呆的我,似乎觉得这样不好,便主动开口跟我说,你身上的气味挺奇怪的。

  “你是真不会聊天啊。”七宝忍不住损了他一句:“哥们,你不会一直都在深山里修行吧?没跟别人打过交道?”

  “很少。”孔百杨说道,表情很认真,不像是在跟我们开玩笑:“我师父第一次教我练弓的时候,就跟我说过,弓者心静,不动如山,要摒弃一切杂念才…..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