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林家旁系(2)_葬鬼经

第四十八章 林家旁系(2)

2017-09-08更新

无奈,似乎很不想面对这个事实。

  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老爷子跟苗武人的关系,谈不上多好,只能算是普通,甚至还因为我的事,对苗武人有些敌视。

  他能为老爷子想到这点,还去帮老爷子处理伤势,我确实挺意外的。

  “苗前辈,这次的事,我得谢谢您。”我头也不抬的看着地板,只觉得眼皮子都要睁不开了,整个人都被一种无法描述的疲倦感笼罩着,脑子昏昏沉沉的,说不上的难受。

  “用不着谢,我来帮他,是我自愿的,也是碰巧……”苗武人喝了口茶,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我,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在猫哭耗子假慈悲?”

  我摇摇头,说不会。

  “其实吧,我觉得你爷爷栽得挺冤的。”苗武人叹了口气:“十一个有头有脸的先生啊,都找上门来了,还是不敢动你爷爷,只能先在你兄弟身上下刀子,你爷爷是为了保他,才在阴沟里翻了船。”

  常龙象眼睛一红,又要说些什么,但被我打断了。

  “不怪你。”我说道:“那些仇家都是冲我爷爷来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有仇有怨,你也不会被拽进去。”

  “都有谁啊?”七宝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头也不抬的问:“都是哪些狗东西下的手啊?”

  “想报仇?”苗武人问。

  “废话!”七宝忍不住骂了起来:“要是沈老爷没受伤,他们敢组队上门来找麻烦,那我得夸他们一句牛逼,有胆子,问题是老爷子都伤成这样了,还追到医院去,往老头子身上下刀子,这他妈是不要脸!”

  “都是出来走江湖的,要脸干什么?”苗武人嘿嘿笑了起来,但他的笑容里没有幸灾乐祸的味道,反而有些复杂,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悲哀。

  那是兔死狐悲吧?

  我能看出来,应该是。

  “你爷爷有一点跟我很像。”苗武人往我这边凑了凑,表情很是复杂:“仇家多,结怨多,都想把事情做绝,但有些事……还是没办法真的做绝。”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不自然的笑了一下:“我爷爷的下场就是这样,你就当得个教训了。”

  “教训?狗屁教训!”苗武人骂了一句:“来找你爷爷麻烦的人,大多都跟你爷爷没仇,就算是有仇,也不过是一些口角上的摩擦,根本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懂了。”我点点头:“是想借着老头子扬名立万吧?”

  苗武人嗯了一声,喝着茶,想了一会,继续说。

  “他们是第三批来找你爷爷麻烦的人,前两批都让你爷爷摆平了,不死也是残废,基本上算是退出这一行了。”苗武人说道:“这第三批人一共有十一个,领头的那俩人应该跟你爷爷有矛盾,但也不是生死大仇。”

  “都有谁?”我问道:“现在还有几个活着?”

  “还有俩活着。”苗武人笑了笑:“这次他们下手太黑,所以你爷爷也没留手,刚打上照面就废了三个,又借着你们沈家的落恶子,拆了另外几个人的骨头…….”

  “落恶子拆骨头?”我愣了一下:“既然是拆骨头,那应该就是锯身降吧?”

  “我不太清楚。”苗武人耸了耸肩:“其中有两个人没死在降术上,是被你这兄弟把瓢给开了,赤手空拳的,一掌下去,那俩人就不行了。”

  “不说这些死的。”我皱着眉头,看了苗武人一眼:“带头的那俩人还活着吧?他们是哪边的先生?”

  “我只认识一个,另外一个,连见都没见过。”苗武人拿出烟点上,又把靠着椅子的拐杖往边上放了放,慢吞吞的说:“那小子是林家的后生,不过是个旁系,没资格姓林,所以他是按照规矩改姓了周。”

  林家。

  在国内,姓林的大家族很多,但要是单说我们这一行,真正能声名远播的林氏家族,只有云南那么一个。

  “是那个修杂家术法的林家?”我问。

  苗武人点点头,说是。

  “啥子林家嘛?”七宝皱着眉问我。

  “云南的林家,算是行里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了,在国内也是数得上号的。”我抽着烟,头也不抬的说道:“林家虽然在云南,但他们主要修行的术法并不是蛊术,而是杂门,道家的,降门的,蛊门的,甚至湘西的……什么东西他们都练。”

  “修行这么多法派的东西?那他们家里得供多少个祖师爷啊?”七宝嘀咕道。

  “谁知道呢。”我摇摇头:“现在的林家,由林家老佛爷把持着,我爷爷说过,国内只有两个老佛爷,一个是天津卫的那个老佛爷,是男的,另外一个就是云南的林老佛爷,这是个老太太。”

  “女的?怪不得下手这么毒!”七宝骂道:“还取个慈禧太后的外号,真不怕别人知道自己阴啊?”

  “这事是林家干的,还是那个旁系后生干的?”我问苗武人。

  “跟林家没关系。”苗武人摆摆手,似乎是怕我多想,便解释了一句:“林家跟你爷爷的关系不错,你应该也听他说过,这事还没那么复杂。”

  我点点头:“那个旁系后生叫什么?”

  “周无鬼。”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