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盂阴伞_葬鬼经

第三十一章 盂阴伞

2017-05-09更新

日积月累之下,在胡子鱼聚集的阴气之重,绝对是常人想象不到的。

原本老爷子是打算先找王生海出来,之后再解决那只五福孽,但思来想去之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计划。

锁蟾钉镇不住五福孽,只能暂时性的制住它,要是再拖延一点时间,五福孽必然能把那两枚铜钉逼出来。

“看样子是不行了。”老爷子叹道:“日他个先人板板,本来还打算拿王生海顶缸呢,到头来也只能让我上……”

“要不然我上?”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老爷子先前就说过,沈家十八门降术不用于普通的降术,用上一次,少说都得在床上歇个两三天。

跟他相比我要年轻许多,身体素质自然要强上一些。

让我来施展沈家降术,哪怕对肉身的负荷再大,我应该也能撑住。

“你上?”老爷子瞥了我一眼,似乎是在想这事靠不靠谱,并没有马上给出答复。

“放心吧,正路来的货,不犯法不走私,绝对靠谱。”老爷子跟开玩笑似的说道:“你觉得老子像是那种扒人皮的坏人吗?”

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五福孽也非常给面子的有了反应,两只手臂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看那意思,是离逼出锁蟾钉不远了。

老爷子回头看了看,跟我说:“给你个机会也行,但机会只有一次,失败了就得我上,现在没工夫让你慢慢学。”

“放心吧,正路来的货,不犯法不走私,绝对靠谱。”老爷子跟开玩笑似的说道:“你觉得老子像是那种扒人皮的坏人吗?”

雷厉风行一向是老爷子的风格,刚跟我说完这话,他就蹲下身子在地上比划了起来。

但在符咒之中,却又用上了“阿弥陀”三个字,很明显有佛教的东西在里面。

“想要起刀山降,那必须经过三个步骤。”

老爷子说着,捡起一根枯树枝,在泥地上画着,似是在画符,又像是在画一个极其抽象的图案。

雷厉风行一向是老爷子的风格,刚跟我说完这话,他就蹲下身子在地上比划了起来。

“第一,先拿香灰做底,立盂阴伞,以接通三尺黄土下的阴脉。”

“第二,在这层连了阴气的香灰上画符,以做阵眼。”

“第三,在阵眼底部,也就是符脚的位置,写上目标的生辰八字,或是用对方的身体发肤当作媒介………”

听完老爷子的讲述,我显得略有些迷茫。

“香灰是烧过的还是没烧过的?”我问老爷子:“盂阴伞又是什么东西?”

“贡香并阴阳,遇火燃烧之前,香灰属阳,燃烧之后的白灰,这才属阴。”老爷子颇有耐心的解释:“拿白香灰盖地做底,为的就是招阴气搭阴脉,在这层香灰上立盂阴伞,就是为了稳住地下的阴脉,让它源源不绝的给降阵提供阴气驱使……”

但在符咒之中,却又用上了“阿弥陀”三个字,很明显有佛教的东西在里面。

老爷子咧了咧嘴,笑着跟我说。

说到这里,老爷子从行李袋里拿出来了一个木盒,之后又从盒子里取出来一把小伞。

这把伞不过一尺高(三十三厘米左右),伞骨是木制的,但伞面看着却很奇怪,有点像是枯萎的树皮,似乎还挺厚,不像普通伞面那么薄。

“这就是盂阴伞,算是咱们沈家独有的法器之一,又叫盂兰庆阴吉祥伞。”老爷子将这把小伞递给我,如数家珍的介绍着:“伞骨是槐树心打的,槐乃树中之鬼,特别是那些上百年的槐树,都是要成精的东西,用它的树心来打伞骨,绝对是阴上加阴……”

日积月累之下,在胡子鱼聚集的阴气之重,绝对是常人想象不到的。

“伞面呢?”我手中把玩着盂阴伞,好奇的问了句:“不会是拿槐树皮做的吧?”

“不是。”

老爷子咧了咧嘴,笑着跟我说。

“伞面是拿人皮绷出来的。”

“想要起刀山降,那必须经过三个步骤。”

得到这个答案,我拿着盂阴伞的那只手不禁哆嗦了几下,表情很难看:“爷,都这时候了,咱能不开玩笑吗?”

“实话啊。”老爷子很无奈的解释道:“人的身体发肤都并属阴阳,死前属阳死后化阴,拿人皮绷出来的伞面,就相当于一个小型的聚阴池,这种好东西不用多浪费啊?”

“废话。”老爷子哼了一声,脸上满是一种得意的表情:“就这竹筒里装着的墨水,你拿到行里的黑市去买,少说都能卖它个七八万。”

我低头看了看盂阴伞犹如枯树皮的伞面,又看了看满脸无奈的老爷子,只感觉脊梁骨都凉了起来。

“咱们沈家不是邪.教分子吧?”我强忍着恶心,把盂阴伞递了回去,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人皮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放心吧,正路来的货,不犯法不走私,绝对靠谱。”老爷子跟开玩笑似的说道:“你觉得老子像是那种扒人皮的坏人吗?”

现在可好,啥都不用担心,老爷子都帮我准备好了。

我没吱声,默默打量着老爷子。

“这就是盂阴伞,算是咱们沈家独有的法器之一,又叫盂兰庆阴吉祥伞。”老爷子将这把小伞递给我,如数家珍的介绍着:“伞骨是槐树心打的,槐乃树中之鬼,特别是那些上百年的槐树,都是要成精的东西,用它的树心来打伞骨,绝对是阴上加阴……”

鹰钩鼻,丹凤眼,面型枯瘦还长着一撮山羊胡…….

这把伞不过一尺高(三十三厘米左右),伞骨是木制的,但伞面看着却很奇怪,有点像是枯萎的树皮,似乎还挺厚,不像普通伞面那么薄。

这长相跟电视里的反派有什么区别吗?

“看你个先人板板!”老爷子一瞪眼:“你傻站着干什么?!等雷劈啊?!”

我一愣:“我不是先得弄点香灰………”

听完老爷子的讲述,我显得略有些迷茫。

“先去拔几根五福孽的头发啊!”老爷子痛心疾首的说:“你个兔崽子咋这么笨呢?!不拿五福孽的头发当媒介你等什么呢?!等着它拿八字给你相亲啊??”

被老爷子批斗了一顿,我也不出声了,壮着胆就冲五福孽走了过去。

没犹豫,也没敢犹豫,抬起手直接拔了几根那老太太的头发下来,拿回去算是交差了。

“刀山降要用的符咒就是这样。”老爷子跺了跺脚,示意让我看地上的图案:“这也算是阵图,给你两分钟,记不下来就得我上了。”

我嗯了一声,蹲下身去,仔细研究起了这个类似符咒更似图腾的东西。

现在可好,啥都不用担心,老爷子都帮我准备好了。

如老爷子所说,中国正统的降门术法,都得供奉佛道巫三教祖师。

哪怕是画符做阵眼,也会用到这三教的名号。

就拿这个符咒来做例子吧。

符咒通体成圆形,中间有一个竖着的图案,顶上写有“元皇大道君”的名号,似是道家的符咒。

就在这时,我意外发现地上的香灰都凝固了起来,看着像是石膏风干了似的。

但在符咒之中,却又用上了“阿弥陀”三个字,很明显有佛教的东西在里面。

符咒外,则是一个圆润无比的“圈”。

哪怕是画符做阵眼,也会用到这三教的名号。

这个圈分三层,每一个隔层中,都画有兽形的简笔图,还有许多我看不懂的文字……那些应该都是泐睢文吧?

“记住了吗?”老爷子忽然问我。

“记住了。”我点头道。

此时,老爷子已经在地上铺了层香灰,跟那个图案很像,香灰铺盖的形状也是圆形的。

那一把盂阴伞,就插在香灰的边缘,入地不深,但插得很稳。

“过来画符,我教你念咒。”

“好!”

画符所用的也是毛笔,但墨汁较为特殊,黑漆漆的,还有股腥臭味儿。

“爷,这墨水是你自己加工的吧?”我用毛笔蘸了蘸竹筒里的墨汁,一个劲的皱着眉。

“其实就是普通的墨水,只是加了点胡子鱼的粘液而已,有通阴的作用。”老爷子解释道。

锁蟾钉镇不住五福孽,只能暂时性的制住它,要是再拖延一点时间,五福孽必然能把那两枚铜钉逼出来。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江河湖海,水分三层。

上层弱阴,中层重阴,下层极阴。

“要不然我上?”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胡子鱼(鲶鱼)跟鲤鱼一样,属底层鱼类,活的年头越长,体内的阴气就越重。

再加上胡子鱼喜食肉,哪怕是腐烂的肉类也照吃不误。

日积月累之下,在胡子鱼聚集的阴气之重,绝对是常人想象不到的。

这些阴气聚集在哪儿?

就拿这个符咒来做例子吧。

不在体内,就在体表。

许多人都知道,胡子鱼属于无鳞鱼,体表的粘液很多,而那些聚集多年的阴气,则就寄存在这些粘液之中……

“胡子鱼活的年头越长,它体表的粘液就越好用。”老爷子跟我解释道:“特别是野生的大胡子鱼,活到三十年以上,它身上的那些粘液都能自行招鬼了!”

“刀山降要用的符咒就是这样。”老爷子跺了跺脚,示意让我看地上的图案:“这也算是阵图,给你两分钟,记不下来就得我上了。”

“这种东西很难找吧?”我好奇的问道。

“废话。”老爷子哼了一声,脸上满是一种得意的表情:“就这竹筒里装着的墨水,你拿到行里的黑市去买,少说都能卖它个七八万。”

我撇了撇嘴,心说你就吹吧。

就在这时,我意外发现地上的香灰都凝固了起来,看着像是石膏风干了似的。

画符所用的也是毛笔,但墨汁较为特殊,黑漆漆的,还有股腥臭味儿。

原本我还头疼着要怎么下笔,拿毛笔在香灰堆里画符这不是闹么?能画出来个屁啊?

现在可好,啥都不用担心,老爷子都帮我准备好了。

“还记得那道符怎么画吗?”

“记得。”我笑道:“就算记不住了,往那边看一眼也能想起来。”

闻言,老爷子点点头,目露期待的看了看我,说。

“咱们沈家不是邪.教分子吧?”我强忍着恶心,把盂阴伞递了回去,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人皮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伞面是拿人皮绷出来的。”

“爷,这墨水是你自己加工的吧?”我用毛笔蘸了蘸竹筒里的墨汁,一个劲的皱着眉。

“下笔吧。”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