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五行_葬鬼经

第三十章 五行

2017-05-08更新

我曾经听老爷子说过,行里的先生不怕事,甭管对方有钱或是有权,该拼起来的时候,是从来不会认怂的。

但有一个例外。

如果对方是官家的人,那么十有八九,先生都会选择息事宁人。

宁惹恶匪,不惹官差,这就是当时那个年代,先生们为人处世的座右铭。

十年浩劫带来的灾难性打击,没有任何一个先生敢轻易忘记,特别是那些亲历过那场浩劫的老一辈先生,更是对官家人怕到了深处。

虽然现在浩劫已过,但官家,依旧还是那个官家。

五福孽为祸一方,官家的人为了平民百姓,带着先生来山里降妖伏魔,这种事于情于理都是不能“坏”的。

结果呢?

王生海悍不畏死来找茬是一回事,得罪了官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今天有人活着回去,并且王生海还没死,那这麻烦绝对就大了,王生海不可能承担起这样的后果。

“爷,要是这事被捅上去了,王生海会死吧?”我试探着问了句。

“肯定的。”老爷子说:“无论是为官者还是为商人,又或是我们这些走江湖的先生,只要是不守规矩,那都得死,有的线是画死的,踩过去就得付出代价”

“那这事妥了。”我点头:“王生海不可能放走我们,但我觉得现在最危险的人,应该是周哥他们。”

“不会有事的。”老爷子笑道,抬起手,指了指下山的路:“想要去做掉他们,那就必须走这条道,要么就是从山那边绕过去。”

话音一落,老爷子将那个寻孽庚拿了出来,看了看天池中定住不动的指针,说:“那老畜生没跑,还在林子里猫着呢。”

(注释:天池,指的是罗庚盘面用来安置指针的凹槽。)

“要是他绕过去了呢?”我问。

“放心,只要他开始移动,咱就跟过去搞他。”老爷子笑道:“我就不信了,当了这么多年的菜贩子,还捏不住他这一把小韭菜。”

“其实我有点想不明白。”我皱了皱眉:“王生海有什么理由来坏咱们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事有官家的人参与啊!”

“也许是耐不住了。”老爷子叹道:“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想要找我报复,可惜的是从没找到过机会,只有这次借上了五福孽的力量,才能勉强”

没等老爷子把话说完,我忍不住问了句:“爷,像是你这么小心眼的人,如果他跟你有仇的话,早八辈子就该让你斩草除根了吧?”

“不能动啊。”老爷子无奈的说:“我没有动他的正当理由,他没有给我留下过话柄,动了他不太好看,更何况这十来年我都不掺和江湖事了,跟他打的交道也越来越少”

“说实话。”我提醒道。

“实话就是他怂了。”老爷子显得更无奈了:“不跟我正面起冲突,有事没事还卖我面子,你说我咋动他?”

听见这话,我也无奈了起来,便问老爷子,当初王生海跟他是怎么结下怨的?

老爷子先是点了支烟,之后看了看那只五福孽,似乎也不怕出岔子,跟摆龙门阵一样悠哉悠哉的说:“那老东西一直都不本分,坏了不少次行里的规矩,我这人你也知道,眼里揉不得沙子,一来二去就跟他干上了。”

“说白了就是多管闲事看人不顺眼呗?”我问。

老爷子嗯了一声,点点头:“你这个说法很中肯啊。”

“嘶!!!!”

忽然间,一阵犹如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毫无预兆的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没等我转过身去看,老爷子便皱紧了眉:“锁蟾钉镇不住了。”

“爷,这是啥声音啊?”我问了一句,转过身看了看,只见五福孽的手臂已经抬了起来,看它那意思,似乎是想把铜钉从耳朵眼里拔出来。

在这过程中,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五福孽的鼻腔里,很突兀的涌出了两股黑色的粘液,看着就跟流鼻血了似的。

见此情景,老爷子的表情更难看了,顾不上跟我解释,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就走了过去。

我虽然挺害怕那只五福孽的,但有老爷子在场,我心里的底气还是足了点,壮着胆子就跟了上去。

站在五福孽身前,我才得以有这个近距离观察它的机会。

“爷,它戴着的这个铜钱圈是啥?”我问:“看着咋跟眼镜似的?”

“这是导气用的。”老爷子解释道:“在金属里,铜是阴阳二气最佳的载体,对它们需要的五方五行气,也有绝佳的传输作用”

说到这里,老爷子猛地抬起手来,拿着那块石头横着一砸,直接将那根插在它耳朵眼里的锁蟾钉砸了进去。

砸完一边又换一边,等两根锁蟾钉都被砸进去了,老爷子这才丢下石块,蹲下身子开始翻找装备。

“五福孽所需的五福尸,分男女老少幼,其中又各分五行。”

老爷子翻找装备的时候,嘴里也没闲着,跟我解释了起来。

“富贵棺尸属金,长寿棺尸属木,康宁棺尸属水,好德棺尸属火,善终棺尸属土。”

我好奇的问了句:“木主长寿,生机勃发,在五行之中,金克木,咱们想要对付它,是不是得利用到这点?”

“没错。”老爷子笑道:“你这兔崽子倒是不笨,脑筋转得挺快啊!”

“咱们要怎么利用?”我急忙问。

“沈家压箱底的降术,就只有十八样,每一样都得借助落恶子的力量,所以又称十八落恶降”老爷子说道:“其中的刀山降,就能用来对付这只五福孽!”

“刀山?”我一愣:“刀确实算是金属啊!”

“刀属凶器,其刃含煞,对人都不利,更何况是对属木的冤孽呢?”老爷子嘿嘿笑道:“一棵老而不死的树而已,借着刀山降砍了就是!”

听到这里,我也不免兴奋了起来。

在家里我就没少听老爷子吹牛逼,特别是吹沈家的十八门降术,简直是吹得天上有地下无,要多厉害就有多厉害。

但那也只是老爷子说,我就那么一听而已。

光说不练假把式啊。

好不容易有个亲眼见识的机会,我能不兴奋吗!

“王生海呢?咱不管他了?”我随嘴问了句。

“管啊。”老爷子一咧嘴:“我还得让他帮我抵债呢!”

见我一脸的迷茫,老爷子便跟我解释了起来,说是沈家的降术太狠,哪怕能将报应跟代价转接到落恶子身上,施法的降师也多少要有点损失。

“多大的损失啊?”我忍不住问。

“伤身子呗。”老爷子笑道:“用一次,往少了说,你都得在床上躺个两三天。”

“你说让王生海抵债难道你是想把这种伤身的情况转到他身上?”

我问这话的时候,有些不敢相信,只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但老爷子给我的感觉,很明显就是这意思啊!

“在沈家的十八门降术中,有一种降,名叫枉死降。”老爷子叹道:“这算是十八门降术里最缺德的一门了。”

“怎么说?”我急忙问。

“这种降术就是用来转移伤害的。”老爷子说着,表情有些复杂:“无论是天谴报应,又或是降术反噬,都能一一转移到目标人的身上,你说缺不缺德?”

“挺缺德的。”

我咧了咧嘴,见老爷子的表情有些不好看,便补充了一句。

“但这也得分情况来说啊,如果该缺德的时候不缺德,那咱们可就缺脑子了!”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