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呼吸(2)_葬鬼经

第七十章 呼吸(2)

2017-08-30更新

我们在山下留守,老沈,你回去找支援。”

  “我爷爷在病床上躺着呢,我还能找谁去?”我无奈道。

  “国家啊!”七宝忙不迭的说:“陈姐不是在北京吗?咱打个电话给她不就……”

  “我没她电话。”我叹道:“咱们先上去看看,实在不行就跑,六个重孽咱们斗不过,但不可能跑不过。”

  听见我这么说,七宝嗯了一声,点点头:“那倒也是。”

  在这过程中,易林一直都没有说话,目不转睛的看着山上那些逐渐远去的背影,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咋了细伢子?”胖叔蹲下去,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吓傻了?”

  “我感觉那些重孽的动作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易林嘀咕道。

  一听这话,我们顿时面面相觑了起来,见过跟重孽类似的动作?

  “小家伙,你是不是看过东北的二人转啊?”七宝笑嘻嘻的问他:“我记得跳大神就是这造型,拿着鼓就蹦跶,看着特热闹!”

  “对!跳大神!”

  对于七宝的玩笑话,易林似乎是放在心上了,猛地一拍手掌,兴奋道:“去年我们这儿来了一个东北的先生,好像是萨满一支的,我看他跳大神就是这动作!”

  “东北先生?”我愣了一下,看了看胖叔。

  胖叔咳嗽了两声,没有正面回答,低声提了句:“董家的。”

  “那我明白了。”我点点头:“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萨满教的萨满舞,但我爷爷也跟我说过不少,这么说……这些重孽还真的不一般…….”

  “别听他瞎说。”胖叔笑道:“甭管是萨满教的子弟,还是出马的先生,他们请仙都得跳舞加敲鼓,但他们敲的鼓跟这个不一样,跳舞的动作也不一样。”

  “对!”易林一皱眉:“好像是有点不一样!”

  听见易林这么说,七宝跟胖叔倒是不以为然,反倒是我,真的,我觉得易林算是提到点子上了。

  这些重孽的动作以及举动,都跟常规冤孽相差太多,哪怕它们不是在跳萨满舞,不是在请动物仙儿,那也足以说明…….

  “叔,你觉得它们会不会在进行某种仪式啊?”我试探着问了一句,表情有些难看:“萨满舞,出马仙,他们敲鼓唱词狂舞走山,全都是仪式的一部分,要么是为了请仙,要么是为了与冤孽沟通…….”

  在我问出这话的时候,胖叔很明显的打了个冷颤,忙不迭的摇头:“怎么可能呢?!冤孽怎么会进行宗教仪式??你以为它们会给自己祈福啊??”

  我没说话,默不作声的看着胖叔,表情很认真,压根就不是在跟他说笑。

  胖叔干笑了几声,慢慢把笑容收了起来,一脸难色的说:“先去看看情况吧,如果这事超出我们的预料了,那咱们也别勉强。”

  “嗯,老规矩,让古尸打头阵!”

  在出发前,易林特意去检查了一遍,确定这些古尸都没有受到损害,这才明显的松了口气。

  也许是因为他的职业特殊,所以在对待尸首的时候,易林并不像是普通人那样,把尸首当成异类或是不祥之物。

  在易林看来,这些尸首应该算是我们的战友,或是说,换命的伙伴。

  那场面就跟阅兵似的,易林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跟老首长差不多,检阅着这些古尸。

  “你们加油干,别偷懒别乱来,回去之后,我就多给你们烧点纸钱!”

  说着,易林一脸肃容的冲它们挥了挥手,像是在给它们打气。

  也就在这时。

  山上忽然传来了一声水声,那冷不丁的水声,音量很大。

  说出来可能都没人相信,这声音大得连地面都跟着颤了一下!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泡澡水里放了个屁,咕嘟一声,再放大个千万倍,差不多就是这种调调了。

  “咋了?!老天爷放屁拉稀了?!”七宝万分警惕的掏出枪来,左右瞄着,脸色煞白:“我咋感觉这声音有点耳熟呢……”

  “重孽的声音。”我苦笑道:“这么大的怪声,也不知道是多大的重孽才能发出来,他娘的这不是吓唬我们么。”

  “怕个屁,大不了跟它拼了!”七宝给自己打着气,话是这么说,但他该哆嗦还是一样的哆嗦。

  这时候易林那边也准备好了,轻轻一敲喜神锣,他手下的八大金刚又一次开起了路。

  比起最初上山,我们此时的心情更显沉重,或是说,已经不对这一行抱任何希望了,纯粹就是去看看而已。

  不说别的,就单说那六只重孽,这就不是我能随便解决的麻烦。

  别人不知道我有几斤几两,我还能不清楚自己的底子有多重吗?

  “别丧着个脸,咱们还不一定输呢。”胖叔不动声色的拍了拍我肩膀,递了支烟给我,笑着说:“比这危险的情况我都遇见过,现在不还是活得好好的?”

  “希望是我想多了。”我笑道:“但愿一切都顺利吧。”

  可能我的嘴是让胖叔给传染了,在我说完这话的瞬间,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腥风。

  山顶上很突兀的传来了一声犹如闷雷的……呼吸声??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