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青蚨阵(2)_葬鬼经

第五十四章 青蚨阵(2)

2017-08-22更新

>

  听见这话,易大喜神倒是没说什么,胖叔则是一笑。

  “按不住的。”胖叔说道:“活人毕竟是肉体凡胎,想要去按住这些铜钱,基本上就等同于找死。”

  七宝正要追问,又是嗖的一声,一枚铜钱再度飞起。

  但这一次,它飞行的路线则是向着我们这边,连着砸穿了两棵树干,之后才落进灌木丛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实话,当时我们根本就看不清铜钱的飞行轨迹,只能通过声音还有树干上的窟窿来判断…….

  就个人觉得,被阵气反弹起来的铜钱,威力应该不亚于子弹。

  “我操。”七宝忍不住骂了句,也能算是惊呼,目不转睛的看着树干上的窟窿,额头上全是冷汗:“这要是用手去按…..还不得给我开个窟窿眼?”

  听见这话胖叔也只是笑,但脸上的笑容并没有那么自然,眉宇之间还是透出了一种担忧的感觉。

  三十六青蚨阵算是比较硬派的阵局了,它不像是大多阵局那样只有一个阵眼,想要破掉这个青蚨局,那就必须把阵里的三十六枚铜钱全部崩飞…….

  且不说这阵局的威力大不大,单说持续时间的长短,绝对不是一般法阵能够比拟的。

  遇见麻烦的对手,用这个阵局来拖延时间……那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地上的铜钱,又侧过头瞥了胖叔一眼,心里有些感慨。

  三十六青蚨阵算是道家的东西,我看的那本书里只写了它的作用,至于这个阵局是怎么布下的,没有半点描述,让我一个降师自己琢磨无异于白做工……

  又是连着几声嗖嗖的尖鸣,铜钱一个接着一个飞进林子里,而重孽身上的那些触须,也开始以极慢的速度,缓缓扭动了起来……

  这应该是重孽破开三十六青蚨阵的征兆……看这情况……留给易大喜神的时间不多了。

  “小沈,你的手已经没事了?”胖叔冷不丁的问我。

  我下意识的往手臂上看了一眼,先前被重孽用粘液溶解掉的那块肉,此时还没有长回来,但边缘的烂肉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现在能被我看见的,只有那些泛红的嫩肉芽。

  还没等我回答胖叔,易大喜神又接过话茬,一边用蚨匕在地上刻画着符咒,一边说:“他的肉身恢复力很强,应该是体内蛊气的作用,你用不着担心他。”

  我没吱声,低头看了看。

  易大喜神画的符有点大,毫不夸张的说,这规格是我亲眼见过最大的符咒了。

  与道家传统符咒不同,易大喜神画出来的符咒是个组合体,除开中间呈正方形的符咒外,上下左右,还各有一个异兽的图腾。

  这些异兽的造型各不相同,有的看着似虎似豹,有的则像是鸟类动物,但脑袋却是个人头。

  “老爷子,这阵局……我怎么没见过啊?”胖叔紧皱着眉,看着易大喜神画符,眼中的担忧越来越明显:“这是啥阵局?”

  “四厌阵。”易大喜神答道。

  说完这话,他就紧紧闭上了嘴,不再多说一个字,闷头画着最中间的那个符咒,手里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

  “四厌阵?”胖叔嘀咕道,抬起头跟我对视了一眼,见我满脸的茫然,他也挠了挠头:“好像都没听过啊。”

  “四厌是萨满教的东西,算是古时候他们炼制出来的一种冤孽,但不是用来害人的,是用来祭祀祈福招风引雨的。”易大喜神笑道。

  “这不是湘西五门的阵局吧?”我试探着问道。

  “一半是。”易大喜神笑了笑:“另外一半,是我朋友教给我的,他是萨满教的弟子,萨满教跟湘西土教有一定的渊源,所以两个法派里的东西,有不少都能融合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跟七宝都对易大喜神有了些信心,但胖叔的表情却从没这么难看过。

  “老爷子,你都这岁数了,还玩命呢?”胖叔低声说:“这阵局的力量要是太大,就你这身子骨,你能承受的住吗?”

  易大喜神笑了两声,猛地一抬手,将蚨匕插在了符咒的正中间。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易大喜神说着,一口咬破舌尖,往符咒上吐了口血唾沫,之后又从土里拔出蚨匕,跟跳大神似的,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在边上念念有词,应该是在念咒。

  先前胖叔布下的三十六青蚨阵,看来应该破去了大半,现在还存留在地上的铜钱,满打满算不会超过十个。

  “要不我来?”胖叔问道,目不转睛的看着易大喜神,眼里的担忧很是明显。

  易大喜神没搭腔,自顾自的念着咒词,到最后一抬手,用蚨匕非常干脆的割开了脉门,任由血液流进地上似凹槽的符咒中。

  又是一连串嗖嗖的尖鸣响起,具体响了几声,我确实是没数过来,好像是在同一时间响起来的…….

  转头看去,重孽身边的铜钱已经尽数消失了,而那个扑在它身上的白毛尸,则被它轻飘飘的丢到了一边。

  看见这情况,易大喜神一瞪眼,大吼道。

  “你们都闪远点!!快!!!”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