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李青山(2)_葬鬼经

第九章 李青山(2)

2017-07-31更新

“咱们俩的职业不搭边啊,凑一块搞审讯让我有点不适应。”

  听见我这么说,冯振国也没再多问,点点头就出去了。

  等拘留室的门彻底关上,我这才转过头,仔细的打量了他几眼。

  这个名叫李青山的人,年纪应该是在二十三四左右,但长相比实际年龄要小,可以说是长着一副娃娃脸,看着挺招人喜欢的。

  在我跟冯振国说话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插,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我们,直到现在才冲我笑了笑,开口问我:“你就是他们请来的鉴定人员吧?”

  “他们没跟你说?你不知道我是干啥的?”我问。

  李青山嗯了一声,说不知道,只知道你是来搞鉴定的。

  “是心理医生吧?”他试探着问我:“要不然就是精神病医生,肯定是!”

  我没吱声,默不作声的看了看他,冷不丁的问:“抽烟不?”

  李青山点点头,常龙象随之递了支烟给他,自己也点上根烟抽了起来,目光一直都停留在他身上,似乎是在打量着什么。

  由于他双手都是被铐着的,所以点烟这种高难度的活儿,只能我帮他代劳。

  美滋滋的抽了两口烟,李青山看了常龙象一眼,笑呵呵的说:“这大哥可够壮的啊。”

  “不说这个,小李啊,咱们聊聊你家人的事吧?”我问。

  一听我谈及这个话题,李青山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很明显是在害怕,拿着烟的手都在哆嗦。

  “人是你杀的吗?”我问。

  李青山点点头,又摇摇头。

  “是它操控我的身子去杀的。”

  李青山说起这话来,眼睛也红了起来,似是要哭了,鼻音很重。

  “我爸妈这辈子啥坏事都没做过……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我现在都想一死了之…….我对不起他们…….”

  见他哭了起来,常龙象也有些同情他,毕竟他们俩都有个共同点,家人都死了。

  等常龙象拿着纸巾帮他擦干眼泪,李青山吸了吸鼻子,很感激的看着常龙象:“谢谢哥,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有啥子问题,你们尽管问,我知道的肯定都说。”

  “你跟他们说,你脑袋后面的那个操控你……还说你是被鬼魂控制了…….”我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鬼魂?”

  “不是鬼还能是啥子?”李青山一愣:“我当时是清醒的,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子,是另外一个人在控制我。”

  “我的意思是,会不会他是活着的,只不过控制了你的思维?”我笑道:“你这种病例我在书上见过,算是…….”

  “对,您说的没错,确实有这种可能。”李青山打断了我的话,没有反驳,将信将疑的点点头:“我不能确定它死了,但我确实控制不了自己。”

  “能让我们看看吗?”我问。

  李青山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自己现在不方便,还得麻烦我们走到背后去看,这样能看得清楚点。

  在来之前,我自认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入行之后见过的东西不少,比联体胎人脸更恶心的东西我也见过,我感觉这是吓不到我的。

  但当我亲眼看见那张脸的时候,说句实话,我确实是被吓着了。

  不是恐怖。

  不是恶心。

  是诡异。

  李青山是少有的长发男,他留的头发很长,跟背头一样,大多数头发都搭在后面盖着。

  我没敢直接上手,左右看了看,拿起桌上用作记录的钢笔,小心翼翼的掀开了他的头发。

  很快,被那些头发掩盖住的人脸便映入了我们眼里。

  如冯振国所说,那张人脸有个人样,但不像是人的脸。

  脸的轮廓很是明显,一点都不模糊,总体面积大概有成人巴掌大,除开耳朵之外,活人面部该有的器官它都有。

  只不过它脸上的皮肤像是被腐蚀了,或是说,有种得了烂疮的感觉,许多地方都长着大小不一的水泡,眼睛也是死死闭着,没有眼睫毛,看着就是一条缝。

  从它眼皮子往外鼓出一些的情况来说,这张人脸,应该是有眼珠子的,但是它能不能看见东西,这个我就说不准了。

  有鼻子,也有嘴巴,可是却看不出它有呼吸的迹象。

  当然,我所说的它不像是人,并不是指它长得太丑满脸烂疮,而是说它的五官有点不对,各自都有些歪斜,像是扭曲了一般,看得人心里直发毛。

  “它还活着吗?”常龙象低声问我。

  我没吱声,拿着钢笔,轻轻用笔帽那头碰了碰这张人脸。

  当时我下手的力度并不重,几乎就是碰了一下,马上就抽了回来,但我却没想到李青山的反应能这么大…….

  “滚开!!!要不然老子弄死你!!!”

  李青山愤怒的嘶吼着,极尽疯狂的挣扎了起来,手铐跟锁链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凳子下更是咚咚咚的响个不停。

  “我他妈杀了你们!!!敢碰我?!!你们都得死!!!”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