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稀泥(2)_葬鬼经

第六十四章 稀泥(2)

2017-07-26更新

p>

  “刀子嘴豆腐心?”七宝缩了缩脖子,低声说:“金刚豆腐吧?”

  “你说啥?”苗武人转过脸,一记眼刀甩了过来:“啥豆腐?”

  七宝又缩了缩脖子,跟被人逼良为娼了似的,很不甘心的说:“嫩豆腐!行了吧!”

  苗武人也没想跟他计较,冷哼了一声,坐在车里不说话了。

  闻人菩萨也没墨迹,非常熟练的窜上驾驶位,发动汽车之后,冲我们招了招手,示意让我们跟上。

  这一次开车的不是陈秋雁,是七宝。

  比起陈秋雁那忽高忽低的车技来说,七宝要显得稳定一些,起码不会嗖的一下来个弹射起步,之后又在山里直飙八十迈…….

  “老沈,回去了别客气,直接找老爷子告状去。”七宝像是在闹脾气,说起这话来,表情倒是没那么认真,看着挺气愤的:“咱们这么多人,就不信搞不定一个苗武人!”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叹了口气:“想要做掉苗武人,就算闻人菩萨跟我爷爷一起联手,都不敢说能毫发无伤的办成这事。”

  话音一落,我摇摇头,只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事能这么过去最好,兵不血刃解决了这个大患,咱以后也就不用操心了。

  “他娘的!真憋屈!”七宝猛地一拍方向盘,喇叭瞬间就响了起来,吓我一跳。

  “山里禁止鸣笛知道么!你就不能…….”

  我说到这里,瞬间就止住了后面的话,看着七宝右手上那些金戒指,试探着问了他一句:“你狗日的发财了?”

  “是啊。”七宝点点头,很坦然的说:“这些戒指都是从死人身上扒来的,无主之物,拿了也不碍事吧?”

  “死人身上?”我一愣:“帽儿村那些怪物身上?”

  七宝笑着说可不么,不光扒来了这么多金戒指,还有金项链跟金表呢,都在包里放着,回去了咱就开始分赃!

  “村里都穷成这样了,他们哪儿有钱买这些奢侈品啊…….”

  “他们吃的那些人,又不一定是穷人。”七宝不动声色的说道。

  “也对…..”我点点头,好笑的说:“你狗日的也是财迷,还真是贼不走空啊。”

  “再骂老子,老子就独吞了啊。”七宝没好气的说:“老子就算是贼,那也是实打实的雅贼。”

  雅贼?

  这年头从死人身上扒金戒指的都算是雅贼了,那些在火车站摸包的牲口算什么贼?人好歹偷的是活人啊!还得有一定的技术含量呢!

  “哎老沈,你把装鬼进村的事跟我们说说呗,你是咋混进去的?”

  “这事就说来话长了……..”

  也许是在常龙象背上睡饱了,坐在车里跟他们聊天的时候,我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跟以往没受伤的时候相比,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一聊,我们直接就聊到了下午,找个落脚点吃了些东西,之后才继续赶路。

  直到晚上十点左右,我们的车才缓缓开进成都市区,等赶到药铺的时候,也是十一点多快十二点的样子。

  老爷子好像事先就知道我们要回来,车还没停下,我就看见他站在药铺门口冲我们招手。

  刚下车的时候,常龙象跟陈秋雁都想扶着我,但我可不敢让他们扶着。

  要是让老爷子看见我变成这副挫样儿,他还不得心疼死?

  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有闻人菩萨跟我调和,估计他都得跟苗武人干一架!

  “爷!吃饭没?”我装得跟个没事人一样,笑呵呵的冲他走了过去:“这两天生意咋样?还有时间出去打麻将吗?”

  老爷子没吱声,也不看别人,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睛,看了一会,这才开始从上到下的扫视。

  “老幺,你受伤了?”老爷子问我。

  “放心吧爷,我伤得不重。”我点点头:“帽儿村的那些村民都活着呢,我就是跟他们交手的时候吃了亏,所以才…….”

  “放屁!”老爷子骂道:“你个兔崽子明明是让降气反噬成这样的!”

  “是啊…….”我有些心虚,但也不敢表现出来,低声说:“那帮村民不好对付,我是起了阵才把他们搞定的。”

  “冤孽反噬降气,跟活人反噬你的降气,这是两个概念。”

  老爷子说着,微微侧过头,往闻人菩萨那辆吉普车看了一眼。

  “我他娘的就说怎么有股虫子味儿,原来你个老东西还真盯上我们了?!冲一个后生下手不觉得丢人啊?”

  被骂了这么两句,苗武人显得有些尴尬,倒不像是生气,似乎他也觉得这事做得不怎么好看……

  “停!!”

  闻人菩萨大喝了一声,拉开车门就窜了下来,动作无比敏捷,直接横在了吉普车跟老爷子中间。

  “龙象,小施主,你们俩准备拉架。”闻人菩萨一本正经的招呼着我们:“苗施主这边我看着,保证打不起来!”

  “你干啥呢?”老爷子皱着眉问他。

  闻人菩萨想了想,很客观的给了个答案。

  “我是来和稀泥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