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赔偿_第九守秘局

第四百三十九章 赔偿

2020-12-2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书海阁小说网(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西昆仑的炼气士群体之中。

    在那座隐藏在雪峰之下的“国度”里。

    赵脂儿是一个另类到极致的人物。

    父母早逝,天赋异禀,生性孤僻……

    自赵脂儿记事起,她就一直被几位“师父”带着在远离西昆仑驻地的“西王宫”修行,直到年满十八才得以回到炼气士驻地,再之后又去了“西王宫”几年,可以说……炼气士的城市带给她的记忆并不是那么美好,因为她与那里的人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再加上她生性孤僻,这么多年来也没在那里交到过朋友,甚至连她那几个师父也是如此,她们之间的交流并不多,比起学校里的那种师生关系还要冷漠得多。

    若是放在旁人身上,遇见赵脂儿经历过的这些事,说不定就会认为自己受到了排挤或是遭到了歧视……但赵脂儿却从不这么想,因为她不在乎,甚至她都怀疑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因为她发现外人的目光从来都不会影响到她,她也从未有过想要与人交流的念头,她就觉得自己一个人待着也挺好,并不会觉得孤独。

    炼气士们是将她当做“工具人”来培养,这一点赵脂儿自己是知情的,但她也同样不在乎这件事,因为她自幼养成的道德观念就是知恩图报,是顾山主给了她活下来的机会,是顾山主让她活得比普通的炼气士更好,是顾山主领着她踏入了修行的门槛……

    所以说,她对顾山主是很感激的,至少在顾山主本人看来就是如此,知恩图报是应该的事,所以对于顾山主的一切安排,赵脂儿都是无条件的遵从,哪怕有些事她再不喜欢也不会拒绝。

    在旁人看来,赵脂儿似乎没什么兴趣爱好,平日里除了潜心修行之外似乎就是发呆,很少会去做其他的事,但只有她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她喜欢看书,尤其是一些地理杂志,她向往着昆仑山之外的世界。

    若是可以的话,赵脂儿想当一个自由的冒险家,她想去往这世上每一个令她感兴趣的地方,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她想看看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除此之外,赵脂儿其实还在乎一件事。

    她想荡平镇魔窟,除掉里面的所有邪魔,因为这件事自幼就被那些师父当做毕生目标灌输给她,所以她经常会想……若是我将那些邪魔消灭至尽,我是不是就能毫无负担的去外界看看了?

    “那座城没有了……我……我回不去了……”

    赵脂儿的反应与陈闲想象中的反应不同,甚至可以说在陈闲看来她的这种反应有些奇怪,那种一脸茫然的样子……对,只是茫然,好像真的只是因为家没了,不知道该回哪里。

    没有悲痛,没有哀伤,没有仇恨,没有愤怒。

    “其实我知道……这件事不能全部怪你……我一直都在旁边看着……是顾仙棠引出来的……所以我不怪你……”赵脂儿自言自语似的喃喃着,“但你杀人就杀人……为什么要把那座城给毁了……”

    “你……你不恨我吗?”陈闲满头雾水地看着赵脂儿,有些理解不了她这样的脑回路了,“我把你全家都给灭门了你还……”

    “我没有家人。”赵脂儿看着陈闲说道。

    “你朋友啊,师父啊,街坊四邻什么的……”

    “我没有朋友,街坊四邻我也不认识,师父……倒是有,有好几位。”赵脂儿轻蹙娥眉,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些年来与那几位师父的相处的过程,“她们教我修行,我为她们办事,除了教我修行之外,她们跟我单独相处的时间很短,我觉得我们之间是一种合作关系。”

    “顾山主呢?”陈闲又问,“他不是你们的头儿吗?”

    “他给了我活下来的机会,也带我进了修行的门槛,但我也为他办过很多事,为他出生入死近百次,我还答应嫁给他儿子顾仙棠,帮他延续顾家的香火……我做了这么多,应该抵消他对我的恩惠了。”

    赵脂儿在这一点上倒是想得极为透彻,或许是因为天生的第六感强,她很容易分辨别人对自己的好是真心的还是有目的……有目的对别人好,这不就是交易吗?

    “那这么说你不怪我哥哥了?真的不怪他?”诸葛豆豆凑到赵脂儿身边,不动声色慢慢把头靠过去,开始近距离的与赵脂儿对视。

    “真的不怪他……”

    赵脂儿不知道诸葛豆豆为什么要这样盯着自己,这种审视的目光让她有些莫名的紧张。

    此刻,众人也都将目光放在了诸葛豆豆身上,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诸葛豆豆为什么会这样盯着赵脂儿……在古遗迹里获取奖励之后,诸葛豆豆读取记忆的能力也有了飞跃性的提升,就像是之前她捉弄李道生,只需要双方的目光对视一段时间,她就可以无声无息地读取对方的记忆。

    过了几秒左右,直到赵脂儿都忍不住避开了诸葛豆豆的目光,这小丫头才终于开口。

    “哎,你真可怜。”诸葛豆豆像个小大人似的,很突然地摸了摸赵脂儿的头,“我本来以为自己最可怜了,但我怎么感觉你还不如我呢,这么多年都没人真的关心过你,你这个炼气士里的头一号工具人可是真他娘的惨,本豆豆实名心疼你。”

    “……”

    不知道为什么。

    赵脂儿本来还不想哭也不怎么难受,可诸葛豆豆这一套杀伤力不高侮辱性极强的语言连招下来……她的心是真有点堵了。

    “怎么样?”诸葛景不动声色地问道,然后皱着眉提了一句,“下次不许说脏话,多大的孩子就会骂人了,真是好的不学尽他妈学点坏的……”

    “你不也在骂么……”诸葛豆豆无语地看着他。

    两兄妹面面相觑了一阵,最后又齐刷刷的将目光转移到了无辜的鲁裔生身上。

    “都怪你!”

    “???”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古人诚不欺我!”

    “卧槽?”

    “豆豆,情况到底怎么样?”许雅南担心地问道,没心情在这个时候听他们斗嘴。

    “情况就是……挺好的,她确实不恨我哥,因为那些炼气士其实跟资本家差不多。”

    “……”

    “不过我觉得她的智商不是很高,可能是因为这么多年都没怎么跟人接触过,但是……她的第六感倒是挺敏感的,竟然还能辨得出那些虚情假意的江湖套路,真是让本豆豆刮目相看。”

    “简单来说……她对陈闲没威胁?是这意思吧?”

    “没有。”诸葛豆豆摇了摇头,“她没有想过找我哥报仇,而且她也觉得自己没有报仇的理由,说得直白一点,死的那些人绝大多数在她眼中都是陌生人,最多就只能算是合作交易的对象,而且这事是顾仙棠惹出来的,只能算是因果报应,怨不得我哥。”

    “那她怎么办?”许雅南皱着眉问道。

    “要我说……不行就赔她点钱……让她去城里找个地方买房子算了……至于以后她想做什么咱们也管不着……”诸葛豆豆嘀咕道。

    “不行。”

    陈闲蹲在一边,皱着眉说道。

    “她算是炼气士的遗孤,说不定在这世上,正宗的炼气士也就只剩下她一个了,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怎么能随便赔点钱了事?”

    “那你想怎么解决?”许雅南试探着问道。

    陈闲皱着眉想了一会,摇摇头说还没想好。

    “那你呢?”许雅南看向赵脂儿的一瞬间目光就变了,眼中透着一种莫名的警惕,“你想怎么解决?”

    “解决什么?”赵脂儿迷茫地看着许雅南,似乎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

    “……”许雅南不说话了。

    这时候,陈闲似乎有了主意,一本正经地说。

    “这样吧,你们先带她回宁川,那地方咱们都熟,把她暂时安置在那里我也比较放心,要不然就她这样,没跟外界的人接触过,不知道人心险恶,指不定哪天就被人给卖了。”

    “……”

    “你们觉得我这主意怎么样?”

    “……”

    众人都没说话,只是看陈闲的眼神变得怪怪的,尤其是鲁裔生跟李道生这两个心里戏多的“街溜子”,他们俩当时看陈闲的眼神很微妙……

    “不行!绝对不行!我实名反对!”

    开口反对之后,许雅南又暗示性地看着诸葛豆豆与木禾。

    “你们是不是也想反对?”

    “我们都可以啊。”木禾眨巴眨巴眼睛,似乎也不明白许雅南在想什么,嘴里嘀咕道,“随便拿点钱给她好像是有点说不过去,而且……”

    “哦你也反对啊,看来跟我的想法一样。”

    许雅南选择性的把木禾的话翻译成了自己想听到的答案,然后转过脸看向赵脂儿。

    “要不这样吧,我代表陈闲出钱出人,帮你在西昆仑重新建个房子,你想要别墅还是大平层?只要你开口,我保证明天就安排施工队过来!如果你觉得一两栋房子不够,我就再出钱出人帮你建个城,你觉得怎么样?”

    “……”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