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详谈_第九守秘局

第四百三十四章 详谈

2020-12-2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书海阁小说网(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与“那位”会见的地址是在距离西昆仑约莫三百公里的一处山脉中,那里停着三架空鬼战机,附近还有数百位特级异人坐镇,其中有的人是隶属守秘局侦破部的,有的人则是吃皇粮从京城来的。

    总而言之,他们在国内都属于拔尖的异人,其中更是有数位异人的实力只比周抟差半步。

    除此之外,负责现场安保的工作人员还从附近调来了几辆“地魁21式特殊作战坦克”,虽然这东西用在山区不怎么好使,颇有些吊车尾拖油瓶的嫌疑,但工作人员还是把它们全部调来了,哪怕再麻烦再怎么没用……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们还是想在短时间内把所有能调来作战力量全部安排到位。

    这次的会见不怕准备得过分,就怕准备得不充分,因为陈闲在他们眼中已经是一个恐怖到令人胆寒的对手了,连特16号三相弹都能接下来,他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当然,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也很清楚,这一切准备说到底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无论这些异人的实力再强,他们的武器装备弄得再怎么精悍……在陈闲面前,这些都形同虚设,简直跟空气一样对他造成不了丝毫威胁。

    在中心的空地上,一套简易的折叠桌椅安放在那里。

    只有两张椅子。

    左边那张椅子是空着的,右边那张椅子上则坐着一个老人。

    当载着陈闲的直升机靠近这里时,老人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随后又低下头去,继续翻阅着面前的资料档案。

    这是陈闲的资料。

    与守秘局内部档案库的资料不同,这份资料要更加详细,甚至连陈闲生活中的一些小事都被记录在了上面……资料总计有数千页,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一小部分。

    “不是个坏人。”老人一边翻动着手里的资料档案,一边细声喃喃着,像是在自言自语,“但也不是个绝对的好人……”

    就在这时,一个工作人员凑了过来,低声对老人说了几句,随后只见老人点点头,然后将手里的资料档案都放在了桌上,轻轻用牛皮纸档案袋压在上面。

    过了大概两分钟左右,陈闲便在数十个安保人员的包围下,慢慢向着老人走了过来。

    在这过程中,老人一直都紧盯着陈闲,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周抟口中的“天之骄子”,那个值得周抟毕生骄傲的孩子……

    待陈闲入座后,老人摆了摆手,遣散了附近的安保人员,给他们留出了一个可以自由交谈的空间。

    没等老人率先开口,陈闲的声音便在他大脑中响了起来。

    “没想到真的是您……您不用开口,有什么话在心里说就好,这里人太多了,我不是很习惯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

    “好……”

    老人惊讶地看着陈闲,虽然这种心灵沟通的能力他不是第一次遇见,但在这些资料档案中确实没有记载陈闲拥有这种特殊能力。

    “我很……很高兴见到您……”

    陈闲的声音有些紧张,因为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人他实在是太熟悉了,隔三差五就会在电视上看见,论身份地位他可比周抟要高多了……可以说在国内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他的地位更高,至少在官方是这样。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老人笑道。

    “您想见我,是为了昆仑山上的那些事吧?”陈闲问道。

    老人嗯了一声,虽然看起来他的年纪与周抟差不多,但那种精神矍铄的样子却更像是一个正值壮年的人。

    他的眼里没有陈闲想象中的愤怒,仇恨,警惕……这些看似应该有的东西,老人眼里都没有。

    两个人相对而坐。

    不像是谈判。

    更像是一对忘年交在聊天。

    “你说的那些话……现在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我已经下达封口令让他们把消息都压下来了……”老人说着,又慢慢转过头左右看了看,脸上笑容依旧,“估计他们也纳闷呢……只是跟自己人见面……怎么会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没事,理解。”陈闲说道。

    作为这个国家身份地位最为特殊的人,他的身边肯定会有一堆人担心他的安危,所以摆出这么大的阵仗也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从某个角度来说……他来见自己,这确实是冒了很大的风险,谁能保证自己体内的那个怪物不会突然失控呢?

    “能跟我说说一些细节吗?”老人突然问道,语气很平和,不像是在审问犯人,更像是在与朋友聊天,“譬如……你体内的这个怪物究竟是怎么出来的?在古遗迹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见这个问题,陈闲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沉默了一段时间,因为有些事能说,有些事不能说,这一点他还是分得清的。

    老人也不着急,拿着一个保温杯喝着茶水,耐心地等待着陈闲给自己一个答案……既然他没有直接拒绝,那么就可以证明他或多或少会对自己吐露一些“心声”。

    “我长话短说吧。”陈闲开了口。

    “你长话长说也行,看你方便。”老人笑道。

    闻言,陈闲看了老人一眼,随后又移开目光,简略的跟他说了一些那个怪物是怎么出来的……从古遗迹里被顾仙棠阴了一次开始,直到最后自己成功压制了它,虽然个中细节陈闲没有说得太详细,但老人也能听个大概。

    “你的意思是……顾仙棠先害死你……让你的肉身分崩离析之后那个怪物才趁机活了过来……是这样吧?”

    “对。”

    得到确切的答复后,老人沉默了下来,目光中不时闪过一丝愤恨……这当然不是对陈闲的,而是对顾仙棠的,因为在老人看来,这一切都是因那个该死的炼气士而起,若不是他耍阴招“害死”陈闲,那个怪物也不可能趁机夺体活过来。

    至于陈闲说的是自己太贪心才会出这种纰漏。

    这样的话,老人并不在乎,因为他觉得这种“贪心”是可以容忍的,谁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

    年轻人好不容易才撞见这种古遗迹,若是没有仔细搜刮干净,直接掉头就走,然后把里面的东西全留给跟自己有矛盾的人,这样的反应才是最不正常的。

    “我真的很后悔。”

    陈闲说话的语气很平静,但老人怎么听都能听出来那一丝藏在平静之下至极的悔恨。

    “这件事怨不得你。”老人叹了口气,如果那些炼气士没有被陈闲赶尽杀绝,恐怕他也得去找那些炼气士的麻烦。

    话音一落,老人想了想,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你能压制那个怪物多久?”

    “不确定,但短时间应该可以……应该没问题。”

    “有什么办法能对付那个怪物吗?”

    最后这一句话,老人是怀揣着所有希望问出来的,但陈闲给出的答案却十分让他绝望。

    “其实它这次苏醒过来还不是完全体……它下一次夺体的时候肯定比现在强得多……连现如今的它我们都没办法对付……等它下一次苏醒……大家就只能等死了……”

    “这……这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吗……”老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试探着问了一句。

    “其实也有。”

    陈闲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有一个办法可以避免它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

    一听这话,老人顿时就激动起来,甚至都忘了自己可以在脑海中与陈闲交谈,忍不住出声。

    “什么办法??”

    “和谈。”

    陈闲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让老人别那么激动,有些话不适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它在远古时期是一位神……那些史前生物供奉它追随它……不可否认它对那些生物十分慈悲……说白了,其实它对人类没有太大的恶意,因为人类在它眼里就跟草履虫一样,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甚至都不是一个维度的。”

    说罢,陈闲又问老人。

    “你会对草履虫产生恶意吗?”

    老人回答当然不会,不过话是这么说,他的脸色却十分难看。

    “我们得罪过它,这的确没错,但我会跟它解释清楚,只要能平息它的怒火……如果必要的话,我会主动把身体让给它,但你们可千万要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触怒它了,一旦它发起火来,下次消失的就不是一个武装基地了,说不定整个世界都会被它抹除掉。”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