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被记忆杀死的人_第九守秘局

第四百一十八章 被记忆杀死的人

2020-12-1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书海阁小说网(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顾仙棠从未如此害怕过,甚至他都想象不到这个世界会有如此恐怖的存在……这是神吗?还是传说中的魔?它的气息为什么会可怕到这种程度?

    其实顾仙棠很清楚,这个怪物之所以会出现,很有可能就与死亡的陈闲有关,甚至这就是陈闲也说不定!

    所以说,顾仙棠怕了,也后悔极了。

    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对陈闲起半点心思……从这山崩海啸般的能量气息就能看出来,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在“祂”面前,顾仙棠连反抗求生的欲望都难以生出……

    “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对不起……”

    顾仙棠直接哭了出来,这是他记忆中第一次哭,也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哭,虽说看起来有些丢人过于狼狈,但这的确是顾仙棠最为真实的反应……说到底,他也是一个正常人,并没有丧失掉恐惧这种情绪,再者说他能在这种时候开口求饶已经很了不起了,在这种局面之下,心理素质差一点的人估计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祂”不是陈闲,但“祂”也能算是陈闲。

    尤其是在陈闲吸收了最后一个古血池后,“祂”与陈闲相融的程度更高了,而且也不像是外人想象的那样继续沉眠,其实在陈闲踏出血池的那一刻……这个怪物就已经醒了。

    由于“祂”与陈闲是一体的,所以陈闲的记忆自然能够与“祂”共享,不仅如此,连记忆之中陈闲的心理活动,陈闲的情绪变化,所有的一切“祂”都能感知到。

    对“祂”来说,陈闲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曾经在“祂”眼中最为亲近的信徒与陈闲相比都差了一截。

    若是真要往细了论……陈闲对“祂”而言不是朋友,不是宿主更不会是主人,在“祂”看来陈闲就是与自己一体同生,是体内流淌着一样血脉的亲人。

    从“祂”诞生之初,直至今时今日,陈闲是“祂”唯一认可的生命,虽然双方的实力差距悬殊,但在另一个层面,在“祂”看来陈闲与自己并无分别。

    所以“祂”很愤怒,在陈闲的记忆之中,他是第一次被人抹杀得如此彻底……

    “对不起对不起……”

    顾仙棠已经恐惧到精神崩溃了,翻来覆去只会说“对不起”这三个字,瞳孔涣散脸色煞白,就跟犯病打摆子似的,体表冒出了一层肉眼可见的鸡皮疙瘩,身子剧烈地颤栗着……

    “祂”既没有对顾仙棠说一句话,也没有表现出自己心中是何等的愤怒,因为在“祂”看来,顾仙棠这种低级生命1根本就不配与自己交流,“祂”只是从自身分离出了一条人类手指粗细的触手,慢慢搭在了顾仙棠的头顶上。

    这条触手更像是管道,中间是空心的有能量流动,触手的那一头搭在顾仙棠的头顶后,就像是蚊子吸食血液的口器一般,不紧不慢地破开了他的头骨,似乎与他的脑髓连接在了一起。

    此刻,束缚在顾仙棠身上的触手已经松开了,可他却没有随着地心引力下落,反而像是氢气球一般飘浮了起来。

    在这种诡异的状态下,顾仙棠似乎产生了幻觉,谁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突然剧烈地抽搐痉挛,嘴里还发出了不似人声的尖叫,与此同时,他的七窍之中也流出了那些七彩斑斓的“光”,尤其是他的双眼……眼球整体都变成了一种类似水晶的形态,里面有那些七彩斑斓的能量正在流动。

    “祂”到底做了什么?

    其实很简单。

    “祂”只是将陈闲死亡前感受到的痛楚,绝望,愤怒,一切的情绪都尽数灌输进了顾仙棠的大脑里。

    这点说起来轻松,看似不应该将顾仙棠弄成这样,毕竟那些情绪也只是情绪而已,又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顾仙棠怎么会在瞬间彻底精神崩溃放声惨叫?

    这其中的原因其实也简单,因为陈闲并不是普通人,面对死亡时他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能够坦然地认命赴死,哪怕身躯正在以一种极其痛苦的方式消失,他也不曾吭过一声……可这段记忆若是灌输到别人的脑子里,估计没人能承受得住。

    肉身逐渐被抹除的痛楚,那种一点一点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的绝望……这些东西掺和在一起是真的能把人逼疯的。

    顾仙棠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这种酷刑只持续了半分钟的光景,在经受了百万次陈闲记忆的折磨之后,顾仙棠的身躯终于承受不住,硬生生的被那些痛苦记忆给拆散了……没错,杀死他的并不是“祂”,也不是那些散发着骇人气息的能量。

    杀他的,是陈闲的记忆,是数以百万次不断重复的记忆。

    或许从这个角度来说顾仙棠应该感到荣幸。

    因为他是亘古以来,自这个星球上的第一个生命诞生之初直到今日……

    唯一一个被记忆杀死的生命。

    顾仙棠的死法与陈闲相同,他的身躯不断崩解消逝,如同被某种可怕的力量从这个世界逐渐抹除了一般。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顾仙棠的身躯也渐渐消失了。

    可是这对“祂”来说并不足以解恨,因为“祂”与陈闲共用一具身体,陈闲所受的折磨所经历的绝望,“祂”也在一同经受。

    让一位至高无上的“古老神明”经受折磨……这种事怎么可能说算就算了?

    纵然顾仙棠经受的折磨是陈闲的千倍万倍,可这依旧不给“祂”解恨,所以“祂”决定再做点什么……“祂”不是为了报仇雪恨,只是单纯的要将心里的“怒火”发泄出来罢了,所以在杀死顾仙棠之后“祂”便缓缓转过了头,看向了一个与顾仙棠有同样气息的地方。

    那里距离此地不算太远,至少在“祂”看来,两地就跟咫尺之遥差不多。

    那里驻扎有很多人类,而且他们的气息与顾仙棠极为相似,其中甚至有一个人的气息与顾仙棠有九成相似……闻见这个人的气味,“祂”就觉得心里的怒火再一次燃烧了起来。

    “祂”虽然与陈闲拥有相通的记忆,但追根究底,“祂”并不是人类,所谓的道德标准在“祂”眼中一文不值,更何况那些人与陈闲没什么联系,将他们顺手从这个世界抹除掉……好像也没什么,反而还挺开心的。

    开心……

    这好像是一种人类的情绪……

    真复杂……

    但却很享受……

    “祂”安静地站了一会,随后缓缓抬起手来,竖起一根食指,遥遥指着远方的炼气士驻地……那地方对老骗子他们这些异人来说都是十分遥远,可在“祂”看来,简直近得伸出手就能碰到。

    在“祂”指尖,一个七彩斑斓的光球正在凝聚,虽然这东西看起来美轮美奂像是一件七彩水晶制的艺术品,可那种暴戾的能量气息却足以说明……它可不是用来看的。

    站在“祂”的脚下,老骗子与周抟只能将之前发生的那些事看个大概,此刻见这个怪物抬起手来,他们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谁也猜不到这个怪物接下来想做什么。

    “不大对劲。”周抟低声对老骗子说道,表情十分紧张,说话的语速都急促了不少,“好像要出事……它手指上的那个光球应该是能量聚集的产物……这个怪物到底想做什么??”

    “我他娘的上哪儿知道去……”老骗子骂街的声音都放低了,生怕被这个怪物听见,“这怪物指定是发现我们了……但它没攻击我们……反而把那个顾仙棠弄死了……你说顾仙棠那小子是不是哪招惹它了?”

    “不知道,但我觉得……”

    就在周抟打算跟老骗子继续分析的时候,只见一束光突然从怪物指尖射出,犹如守秘局近几年研发的激光能量炮一般,卷带着山崩海啸般的能量气息,直直向着远方射去……

    看见这一幕,周抟猛然打了个冷颤,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这个怪物面朝的方向……

    它手指的方向……

    好像就是那些炼气士在西昆仑驻扎了千年不变的驻地啊!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