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消失,抹除_第九守秘局

第四百一十二章 消失,抹除

2020-12-1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书海阁小说网(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的身体正在逐步自我崩解,或是说,是在以一种绝对无可逆转的方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这种感觉真的很难描述,就像是……这个石环像是一个橡皮擦,它可以擦除掉任何一种世界上的生命,被它擦除掉的生命并不是死了。

    是消失了。

    是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种与陈闲的科学认知背道而驰的“死亡方式”,因为用科学的角度来看,死亡并不是消失,只是以另外一种姿态或是方式进行另一种人生,而且尸体残骸就算是火化后也不会真正的消失,所有的物质都会转变而归于宇宙……是啊,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能够真正消失的呢?

    陈闲也想过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他才得到答案。

    能够真正消失的物质不是别的,正是自己,而且是由内而外从肉身到灵魂,一切的一切都会被这个石环给抹除掉。

    腹腔,腹部,下身,胸腔……

    陈闲的身体正在逐步消失,当他仅剩下一个头颅紧贴在石环上的时候,站在远处旁观的顾仙棠与赵脂儿已经觉得毛骨悚然了,这种死亡方式绝对是他们从未想象过的……

    “顾仙棠……”

    陈闲的声音已经变得很模糊了,若是不仔细听,或许顾仙棠都难以辨别陈闲在说些什么。

    “还有什么遗言吗?”顾仙棠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硬生生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你知道的,我不会把你的遗言带出去,我只会说你的死亡是个意外,我们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死了……”

    “最好是死了……”

    陈闲的左脸开始逐渐消失,声音也变得越来越空洞,甚至都感受不到该有的人类情绪。

    “如果我没死……如果我还能活过来……我一定会杀了你……还有你爹……还有那些无仇无怨就想让我死的西昆仑炼气士……我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这种不含任何人类情感的话语,这般平静的腔调,此刻听来却比恶魔的诅咒更让人不安,顾仙棠虽然知道自己已经赢了,陈闲死在石环上已成定局,连他的自愈力都消失了,那么他自然不可能再活过来,但是……他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或是做错了某个选择。

    又过了十秒左右,陈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消失,直至顾仙棠与赵脂儿再也看不见他,这世上再也不存在一个叫做陈闲的人。

    “我们赢了……”

    顾仙棠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跳快得令他产生了一种仿佛喘不上来气的错觉。

    “快走吧。”

    赵脂儿脸色苍白地说道,在看向那座依旧悬浮在半空中旋转的石环时,她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忍……可就算她再怎么不想让陈闲死,她又有什么办法去改变这一切呢?

    没办法。

    就算有办法,她也没资格。

    这是西昆仑的规矩,这也是西昆仑要做的事,她身为西昆仑的一份子,生在西昆仑长在西昆仑,她早已习惯了被人主导……虽然明面上西昆仑没有太过严格的上下级之分,但所有人都清楚,西昆仑比起守秘局这种等级森严的组织都毫不逊色。

    “陈闲就这么死了吗……我到现在都还有点不敢相信……杀了他我们会有大1麻烦的……出去之后可能会……”

    “没事的,脂儿,你冷静一点。”

    顾仙棠走到宝库的大门前,一边安慰着赵脂儿,一边开始想办法打开这扇紧闭的黄金巨门。

    出去之后会有麻烦吗?

    也许吧。

    但只要在外人发现陈闲死亡之前赶回西昆仑……没有证据,只有嫌疑,闹大了也是西昆仑有理,国家最上层的那些人不会对这件事置之不理的,因为他们绝对不想看见守秘局或是阴市这种庞然大物与西昆仑打起来玩内斗。

    如果陈闲还在的话,或许这种内斗在一定的条件下是允许的,因为陈闲的价值可比西昆仑重多了,这一点连顾仙棠都不得不承认,若是让变强之后的陈闲离开这座古遗迹……别说是自己的父亲西昆仑之主顾山主,就算整个西昆仑的人都与他对上,说不定都拿不下他。

    一边是与各方势力都不对付的西昆仑。

    另一边则是守秘局的下一任继承人,年纪轻轻就已经超过了同辈人甚至超过了老一辈人,用前途无量来形容他都算是谦虚的,而且在国内还颇有名望,无论是异人圈子还是异常生命的圈子,大多都很佩服他……

    这种简答到弱智的选择题,顾仙棠不用想都知道国家上层的监管者会怎么选,所以他必须杀了陈闲……只有这样才能缓解西昆仑现如今“四面楚歌”的局势,同时也给了西昆仑一次翻牌重打的机会,不至于让上层就此放弃他们。

    “脂儿,你别有心理负担,我知道你不想做这种事,但如果不这么做,迟早有一天他们这些外界的异人……他们都会踩到我们西昆仑炼气士的头上来。”

    “真的会吗?”

    赵脂儿回过头,眼神复杂地看着顾仙棠。

    “说不定只是大家为人处世的方式不同……大家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不一样……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误会跟冲突……”

    “不是这样的……脂儿……你想得太天真了……你要知道我们都是西王母氏族的后裔……”顾仙棠一把抓住赵脂儿的双肩,似激动似愤怒地说道,“他们那些生在外界的人跟我们是不一样的……我们生来就……”

    “生来就高高在上?”赵脂儿打断了顾仙棠的话,轻轻从他手中挣脱,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我一直都觉得我们有点过于自视甚高了,再这样下去,就算没有陈闲我们也……”

    “住嘴!”

    顾仙棠猛地扬起手来,似乎是忍不住想要打赵脂儿一巴掌,这种反常的表现是赵脂儿从未见过的,因为她很清楚顾仙棠有多喜欢自己……他的这种反常,或许与陈闲的死亡有关,也只能这么解释。

    一个自始至终都压在自己头上的对手,最后想要干掉他,竟然只能借助外力而不是亲自动手,甚至在对方死亡的那一刻都不敢上前去看……这种事对顾仙棠来说确实是一种难忍的屈辱。

    “你是不是最近跟那些外界人走得太近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不要同情他们,也不用站在他们的角度去看这些事,你要记住你是我们西昆仑的圣女,生来就高高在上!”

    “圣女?高高在上?”

    赵脂儿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惨然的笑容,也许是突然间看明白了什么,也许是……突然觉得什么都不在乎了,摇了摇头不再与顾仙棠辩论。

    见她不再说话,顾仙棠的情绪也缓缓平复下来,想起之前自己竟然想打她,顾仙棠更是悔不该当初……

    我怎么会想要动手打脂儿?!我刚才是不是吓坏她了?!

    本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有些……

    这样一弄她岂不是更讨厌我了吗?!

    “脂儿……对不起……刚才我是……”

    “不用说对不起,开门出去吧。”

    “你别生气了脂儿,要不你打我一顿吧!我真的……”

    就在顾仙棠绞尽脑汁想要哄好赵脂儿的时候,突然间,黑暗的宝库之中亮起了一束光……

    没错,是一束光。

    那是从血池的石桥尽头。

    从那个悬浮在半空中的石环里亮起来的。

    那束光从地面升起直通穹顶,它仿佛涵盖了世界的一切色彩,那种复杂的颜色根本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去形容或是描述……

    那是人世间至极的美。

    但就是在这种美轮美奂的光景之下,一阵骇人的能量潮汐更如山崩海啸般向四方扩散开来……

    顾仙棠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毛骨悚然,心中更是生出了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惧。

    “这……这是什么东西?!!!”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