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寄生体死亡_第九守秘局

第四百一十章 寄生体死亡

2020-12-1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书海阁小说网(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听见陈闲提到血池中的那个古怪圆环,顾仙棠的表情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而且这种紧张可不是他装出来的……因为在他的计划之中,那个古老的石质圆环就是最重要的部分。

    “这地方奇怪的东西多了去了……那个石环又算什么……”顾仙棠竭力控制着脸上的表情,硬装出了一副很平静的样子,仿佛根本没有将那个石环放在眼里。

    可就是因为他的这种表现……陈闲对那个石环的兴趣顿时就变得更浓厚了,甚至他都怀疑顾仙棠他们寻找的“宝物”就是那个古怪的石环!

    不等顾仙棠再说什么,陈闲的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等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石桥之上……

    陈闲贪吗?

    在顾仙棠眼里,他简直比贪心鬼还贪!

    但实际是什么情况,或许只有陈闲自己清楚。

    在旁人看来,若是换一个大气点的人,换一个与西昆仑没有恩怨的人,在拿到古血池的奖励之后必然会掉头就走,哪怕知道宝库里还有一些“零碎”没拿,十有八九也不会在乎……与古血池相比,那些零碎的宝物权当打发给叫花子了,没必要把顾仙棠他们盯得这么紧。

    但那都是别人,不是陈闲。

    陈闲是什么样的人?

    该是他的,就是他的,哪怕他不要,别人也不能拿。

    如果顾仙棠他们没有跟陈闲发生过冲突,双方的关系也比较和谐就像是小天师与他那样,那么陈闲肯定不会计较,甚至还会主动帮他们找找这里还有没有油水可捞。

    可是就现如今的情况来看……帮他们?

    陈闲没有在提升实力之后当场打击报复他们都算是好的了。

    至于这里面剩下的宝物就更别说了,陈闲就算自己用不上,他也会带出去送给其他人,毕竟他朋友那么多……

    “这个石环就是宝贝吧……”

    陈闲走到了石桥的尽头,看着眼前这个悬浮在半空中不断转动的石质圆环,眼里满是好奇。

    这个石环的质地并不出众,看起来非常普通,通体都是用一种灰褐色的石头雕琢出来的,石环的内侧刻有许多不知名的花纹,或许是一种古老的符箓,陈闲对它们有一些印象……似乎在梦中见过,也有可能是在权杖传输给他的信息片段中见过,但他一时间确实想不起来了。

    伴随着石环的旋转,陈闲也逐渐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像是电流声,又像是玻璃碎裂的声响……总而言之那种声音出现得极其突然,而且要凑近了才能听见,似乎是因为石环不停地旋转而发出来的。

    是它与空气摩擦的声音?

    不太像。

    “管它是什么……就算不是宝物也是古物……拿回去当土特产送人也行啊……”陈闲嘴里细声嘟囔着,慢慢将手伸了过去。

    在这过程中,陈闲并没有发现顾仙棠脸上那种几乎抑制不住的狂喜,他的注意力全在眼前的石环上……当然,如果是以前的陈闲,或许他还会抽出部分的精力去注意那两个炼气士的动静,但无奈的是陈闲现在艺高人胆大,实力剧增之后,他已经不把那两个炼气士放在眼里了。

    没错,虽然这么说有点中二,但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在这座古遗迹里,能威胁我的人(或是其他生物)还没生出来。

    再说了,还有体内那些自愈因子在后面顶着,就算遇见了威胁自己也不可能死……所以怕什么?担心什么?完全没必要啊!

    在触碰到石环的一瞬间,陈闲只觉得有一阵刺骨的凉意顺着手指传了过来,入手处十分冰凉……石质圆环的表面很粗糙,就像是他最初观察得到的结果,摸起来凹凸不平完全没有打磨的痕迹。

    就在陈闲打算收回手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令他无法相信的事……此刻,他的手已经收不回来了,石环的表层就像是涂抹了强力胶一般,他的整个手掌都被无声无息的粘牢,而且石环在旋转的过程中似乎还产生了一种无可抗拒的引力,正在疯狂的将陈闲向石环中间空洞的方向拉扯。

    陈闲的力气很大,尤其是在这次提升之后,比起传说中掷象的释迦都毫不逊色,但这一次……他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用力都抵消不了石环对自己的牵引力。

    “怎么回事…….”

    陈闲惊讶地看着眼前这轮石环,虽然他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大对劲了,但以他的心态来说……这点小事还不足以让他害怕,至少他还没有感觉到危险。

    这时,陈闲回头看了看,只见远处的顾仙棠正在紧张地向自己这边望着,似乎是因为自己找到了“他竭力隐瞒的宝物”,所以才会表现得一脸失落……而赵脂儿那边则不是这样的反应,她好像正在纠结着什么,眉宇间满是一种矛盾的感觉。

    “找他们帮忙好像有点丢人啊……”陈闲咬了咬牙,随后便要召出自己体内的寄生体,打算让它帮忙给自己借点力挣脱出来。

    可就在陈闲开始给寄生体下达指令的同时,他的手背突然就乌青了一块,像是淤血似的,足有拳头那么大……还不等陈闲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那块乌青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许多如沥青般的黑色粘液直接透过毛孔渗了出来。

    一开始这些渗出的液体很少,但还不过数秒的光景,这些液体几乎就呈喷射状,不断从陈闲的手背、小腿、以及颈部喷射而出,像是死水一般落地之后就没了动静。

    陈闲认得,它们就是寄生体。

    “这……这是怎么回事……”

    陈闲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地黑水,眼球剧烈地跳动着,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恐惧瞬间在他心中升起……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害怕过了。

    但这一次,事态已经严重到了令他无法平静的地步,因为他发现自己与黑光寄生体的联系……断了!!

    没错,就是断了,而且是黑光寄生体单方面断开了与陈闲的联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你没事吧……”

    陈闲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这是他第一次露出如此不堪的一面,因为在他看来寄生体不仅是自己的一部分,更是与他同生共死的挚友,虽然它从来都不会说话……但陈闲绝对接受不了它死在自己面前!

    是的。

    陈闲已经感应不到寄生体的气息了,此刻它的生命迹象为零,无论怎么看都已经死透了,哪怕陈闲不知道它究竟是怎么死的,甚至都从未想过它会如此突然的死去……

    没有气息。

    金属粒子中的能量也彻底消散。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短短数秒,而且在这过程中,陈闲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它死亡的迹象,似乎它就是安安静静地死去了,连半点症状都不曾传递给陈闲……

    “你怎么会死……你明明已经吸收我的自愈因子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你害死了……”

    陈闲望着眼前的黑水,心中的感觉难以描述,就像是一瞬间缺失了身体的一部分,那种空落落的感觉简直比拿刀子割肉还难忍……或许在旁人看来陈闲的这种反应是不必要的,寄生体只是一种工具,毕竟它连感情都不曾拥有,也不会与人交流,只是一种功能性强大的低级生命罢了,但在陈闲看来可不是这样……

    寄生体虽然不会发声,可陈闲能够确定它一定有感情,因为他不止一次接收到过寄生体传递给他的情感反馈。

    “是因为这个吗…….”

    陈闲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个悬浮在空中不断旋转的石环。

    与此同时,他发现不远处的顾仙棠突然笑了起来。

    “陈科长!”

    顾仙棠冲着陈闲挥了挥手,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再见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