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血池中的漩涡_第九守秘局

第四百零七章 血池中的漩涡

2020-12-12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书海阁小说网(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在古老之地待了很长时间,时间长到外面的顾仙棠都开始不怀好意地揣测他是不是出意外了,说不定是死在里面了……在这足足十来个小时的光景,陈闲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到现实世界的那座宝库之中,如果不是能感应到陈闲的气息,估计任谁来看都会觉得陈闲是出意外了。

    “他肯定得了不少的好处……”

    顾仙棠站在角落里,远远望着那个起舞了十来个小时的怪物,虽然他很看不惯它,甚至早就想把这个混蛋给按在血池里弄死,但无奈的是双方实力还是有一定差距,就算他再不喜欢看这个怪物“妖娆”的舞姿,他也只能咬着牙忍着。

    “古瑶池里的神水……说不定已经被他吸收完了……”赵脂儿叹了口气,虽然早就知道会是如此,但此刻她也难免觉得有些失落,“可能那座古瑶池与我们无缘吧……”

    “无缘??”

    顾仙棠气得都快把牙给咬碎了,说话的声音都在止不住地颤抖着,明显连站着都很费力气,用手扶着岩壁缓了好一会才重新开口。

    “这明明是陈闲借机夺去的!是他趁着这次机会抢走了我们的机缘……”

    听见这话,赵脂儿摇摇头不再说什么,因为她觉得顾仙棠已经没救了……虽然她早就觉得顾仙棠的心态不好,从小到大也都是傲气得让人无奈,仿佛是受不得挫折那般,若是放在外界,估计就他这种性格应该早就死了,不可能有混出头的机会。

    但他这种性格是天生的吗?

    并不是。

    只能怨顾山主把他“教”得太好了,俗话说惯子如杀子,顾仙棠会变成今天这样,他的老父亲可脱不了干系,他让顾仙棠含着金汤匙出生还不够,更是将他从小惯到大,从来都舍不得让这个孩子经历任何挫折……也许是因为老来得子的缘故,总而言之,顾仙棠都已经被他惯得不成样了。

    昆仑会算是他人生中的滑铁卢,也是在昆仑会这一行他才意识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围着他转的,外界的异人根本就不惯他那些毛病,甚至他的父亲顾山主……在外界,顾山主也算不得什么,至少还有守秘局的局长周抟,以及阴市的大老爷葛慈能压制他。

    其实赵脂儿一开始也疑惑过,为什么要给顾仙棠一个“杀死陈闲”的任务?

    这个任务的风险怎么看都不小,且不说被陈闲当场反杀的几率有多大,若是行动失败让陈闲逃脱……别说顾仙棠一人,就是整个西昆仑都会大难临头!

    陈闲可不仅是守秘局的科长那么简单,他背后还有阴市的势力……阴市老爷不就当着众人的面说过吗?他是拿陈闲当孙子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浅,一旦陈闲逃出去跟他说有人在古遗迹里玩阴的想伏击他……

    周抟是个顾全大局的人,但阴市老爷呢?

    他护短可是出了名的!

    只要今天有人敢伏击他的孙子,明天他就敢带着阴市的那些妖魔鬼怪打上西昆仑山。

    论个人实力,周抟在国内算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阴市老爷就算比不过他,想要拿下第二的位置也是轻轻松松,与顾山主相比更是强了不止一筹……论势力背景,阴市绝对要比西昆仑强得多,一旦双方毫无顾忌地开战,恐怕要不了一天就能灭掉西昆仑的道统。

    那么顾山主为什么会交给顾仙棠这个任务?

    杀死陈闲?

    这跟找死有什么两样?

    不过仔细想想……赵脂儿觉得顾山主那么宠溺自己的孩子,必然不可能派他去送死,而且顾山主也绝对不会想给西昆仑惹来麻烦,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在古遗迹里杀死陈闲。

    这个把握是什么?

    赵脂儿还想不到,毕竟有些话只在他们父子之间说过,赵脂儿作为一个外人是没资格知道那么多的。

    “你还想继续那个任务吗?”赵脂儿低声问道,不动声色地看了顾仙棠一眼,“还准备杀他?”

    “我有把握,相信我……”

    顾仙棠说到这里,突然变得激动了几分,脸上的肌肉隐隐抽搐着……似乎他在刻意压制自己的情绪,尽可能不让自己失态。

    “你说过的死地是什么?”赵脂儿忍不住问道。

    “那其实不是一个地方……我该怎么跟你解释呢……我父亲说那是通往湮灭的大门……”顾仙棠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细声说道,“那扇大门隐藏得很好,外人根本看不出端倪来,只要不触碰到它,一切都会如常,但如果碰到它了……”

    “碰到那扇门?”赵脂儿皱起了眉。

    “对,只要碰到那扇门,无论你是活物还是死物,哪怕你是真正的神明……”顾仙棠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只在瞬间就会被那扇门拉入湮灭之境,那已经不是死亡那么简单了,是一种从根本上的抹除……”

    赵脂儿不说话了,默然不语地安静着。

    过了一会,赵脂儿才开口低声说:“他死了,很多人会找我们的麻烦。”

    “麻烦?”顾仙棠咬紧了牙,表情顿时难看起来,“我其实是不怕麻烦的……我父亲也是……因为我们一开始都觉得这件事很好办……古遗迹的迷宫实在是太过复杂……普通人根本就摸不清哪条路是对哪条路是错……但现在看来好像他们都知道路线……没想到陈闲也能找到这里……”

    “其实有权杖的帮助,我可以扭曲迷宫的路径,直接抄近路赶到这里来,抢先一步拿走古瑶池里的那些神水……只要吸收了它们,我父亲都敌不过我,到那时候我又怎么可能会怕周抟他们的打击报复?”

    “大不了把这事闹大了就捅上去,没有真凭实据,他们也奈何不了我们,毕竟守秘局也是要受高层制约的。”

    听到这里,赵脂儿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顾仙棠这个蠢货。

    “你的意思是,一开始咱们还是有机会抢先一步赶到这里的?”

    “对……”顾仙棠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惭愧,说话的声音都变低了几分,“但我看见陈闲的时候……我有点忍不住……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道理你应该懂……”

    赵脂儿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但顾仙棠却还在一个劲的为自己辩解。

    “不过就算我们抢先一步到这里来也没用啊,这个怪物根本就不会让我们去那个所谓的古老之地,我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机会见到古瑶池……”

    “再说了……我爹也是够蠢的……他竟然跟我说宝库里就是古瑶池……这哪来的古瑶池啊!谁知道这里有这么一个怪物!”

    “说到底也是他的计划出现了问题……这不能怪我……我也不想这样…….脂儿你明白吗??你应该知道我有多努力吧??”

    顾仙棠猛地一把拽住了赵脂儿的手,脸上是一种近乎病态的激动。

    “但你放心!!他一定活不了!!我有办法让他去死!!”

    “你先松开我……”

    赵脂儿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心中对顾仙棠的厌恶,语气也不由变得冰冷了几分。

    “脂儿……等我们回去……我们就成婚吧!”顾仙棠冷不丁地说道。

    “成婚?”

    赵脂儿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顾仙棠,虽然她早就听说过顾山主对于自己的那些安排,但是……在这个风雨飘摇的节骨眼上还想着成婚这种事?顾仙棠你是真的疯了吗?

    就在赵脂儿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只见血池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恐怖的漩涡,而那个一直肆意起舞的怪物则是双手高举,嘴里发出了激动难耐的高呼。

    “我终于自由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