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钥匙到手_第九守秘局

第四百零二章 钥匙到手

2020-12-12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书海阁小说网(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那些古老的兵刃破土而出,甚至在能量从锯肉刀内倾泻而出的瞬间,连眼前这座历史悠久的血池都不能幸免于难,成千上万的古兵器不断填满这座地下空间,恐怖的能量风暴更是在这处战场肆虐开来……

    地面上尽是锯肉刀制造的血海,它们最初在与血池相融的时候,血池中的那些液体似乎还有些排斥它们,不过现在看来……那些充斥在血池中的液体已经被锯肉刀制造的“血”所替代。

    这个战场已经变得一片猩红,连无色无味的空气都被其沾染而变了颜色,若不是陈闲对这一招控制得当,估计顾仙棠与赵脂儿都免不得会牵扯其中……

    怪物遭受了重创,至少在此刻看来,那个怪物应该是疼极了,成百上千的古兵器从它体内凭空冒出,如骨刺般不断撕裂穿透它的身体表层,直接让它在瞬间变成了一只哀嚎的刺猬。

    在怪物被那些古兵器钉死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同时,陈闲已经来到了顾仙棠与赵脂儿身边,黑光寄生体瞬间从他肩部延伸而出变成了两只人类的手臂,一手一个将他们俩给提了起来。

    来到宝库的东南角,这个距离怪物最远的地方,陈闲这才将他们两人放在地上。

    “钥匙,给我。”

    陈闲毫不客气地冲顾仙棠摊开了手,见他没反应,还急切地催促了一句。

    “我都救你们一命了,再怎么说也该把钥匙给我了吧?”

    顾仙棠很犹豫,说他不后悔那肯定是假的,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他们借着权杖的能力遁入虚无之中,暂时避开了陈闲这个煞星,可那个怪物还在啊!

    任谁都能看出来,那个怪物只是受到了重创,但还不至于就此死在陈闲手里,绝大部分的伤口都在自主愈合,说不定用不了两分钟它就能恢复如初了……

    虽然这一次出手的人是陈闲,打伤了怪物的人也是陈闲,一旦怪物自愈如初,它十有八九也会将陈闲当做首要目标去打击报复……但是!

    陈闲可不一定会被这个怪物弄死,从昆仑会之初直到如今,陈闲展现出的能力已经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了,谁也不知道这个陈科长的实力极限在哪里,若是战斗继续被拉扯开来……

    自己能够幸免于难的几率有多大?

    顾仙棠思来想去,觉得答案终究都是个零。

    “给你。”

    顾仙棠咬紧牙关将权杖递给了陈闲,虽然心中满是不甘,但他现在也只能这么做。

    接过顾仙棠递来的权杖,陈闲脸上的表情也不禁变得轻松了一些,或是说变得和谐了一些,对眼前这两个炼气士的态度好了不少。

    “早这么做不就行了么……”

    陈闲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目光复杂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人。

    “陈闲,我们既然都把钥匙给你了,你也应该能感受到我们的诚意了……”顾仙棠强忍着心中的屈辱,沉着声音说道,“现在谁也过不了那扇门,谁也出不去……想活下去,那就必须先解决那个怪物。”

    “谁说的?”

    陈闲不动声色地反问道,转过头向入口处看了一眼。

    “那扇门虽然是金属的,但防御力可不一定能比上这个怪物,只要我们砸开门跑出去不就行了吗?”

    “我父亲说过,宝库的门只能打开一次。”

    顾仙棠似乎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也十分无奈。

    “除了它自主打开之外,任何外力都不能影响其分毫。”

    “这么说……你爹进来过?”陈闲好奇地问道。

    顾仙棠没有说话,但这种表现对陈闲而言就是一个标准答案。

    西昆仑的顾山主进来过,如果不是这样,他不可能得到这么多关于古遗迹的情报,而且……

    如果他没有进来,这把钥匙又是怎么回事?

    “陈闲,我们之间虽然有点矛盾,但是……我们能不能出去再说?至少现在我们能不能站在一条战线上?”

    赵脂儿突然开口劝道,不得不说她说话明显要比顾仙棠管用,也许是有颜值加成,也许是她说话的声音好听,起码陈闲听进去了,同时他也认真思考起了赵脂儿这番话。

    出去再说?

    这合适吗?

    一开始的打算不就是干掉他们然后再出去吗?

    但是现在看来情况已经变得有些复杂了,虽然自己依旧很想干掉这两个炼气士,不过……

    陈闲把玩着手中的古老权杖,眉头越皱越紧。

    “如果你真的想跟我们动手,那么大可以等到出去之后,我们找个地方私下切磋,生死不论也行……”赵脂儿轻咬着嘴唇,眼里满是不甘,“就算要死,我也只想死在西昆仑上,我可不想在这座古遗迹里给这个怪物陪葬……”

    “要求还挺多。”陈闲嘟囔了一句。

    看着眼前一脸求生欲的赵脂儿,不知为何,陈闲突然想起了许雅南与木禾……大男子主义害死人啊!

    陈闲心中长叹,脸上满是无奈。

    如果这个女人什么也不说,直接跟自己硬碰硬的来,那么陈闲下手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有丝毫迟疑,可是现在……她几乎都是用央求的语气跟自己说话,而且仔细想想,一直以来跟自己有矛盾有冲突的都是顾仙棠,对付一个弱女子也没必要那么绝。

    “行吧……有什么事出去再说……”陈闲叹了口气,但同时也把自己的态度挑明了,“不过丑话先说在前面,这个宝库只属于我,这里面的奖励也只属于我,如果你们非要跟我抢的话……”

    “都依你。”赵脂儿无奈地说道。

    在这过程中,顾仙棠一直都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没了说出口的勇气,因为他已经逐渐意识到了陈闲有多么可怕……尤其是在近距离看见他与怪物过招的画面,毫不夸张的说,顾仙棠都觉得自己回去之后会做几次噩梦。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么……”陈闲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在外面跟我玩那么多脏战术做什么……我们无冤无仇的何必要在暗中偷袭我呢……”

    听见这话,顾仙棠几乎要被气得晕厥过去,连赵脂儿都有些忍不住了,心里直骂陈闲不要脸。

    “是你先出手的!”赵脂儿气得瞪了陈闲一眼,一口小银牙都快咬碎了。

    赵脂儿是西昆仑的天之娇女,论实力不比顾仙棠弱,论心态更是要比顾仙棠强了不止一筹,修行这么多年她也从未与人急过眼,哪怕遇见某些事心里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表现出来。

    但是这一次,她的确是破功了。

    虽然她见过很多次睁着眼说瞎话的人,但那些人的功力跟陈闲比起来简直差了无数倍。

    陈闲这也太不要脸了!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陈闲一脸懵懂地看着赵脂儿,摸了摸头问道,“我记得是你们先对我出手啊,是不是你们记错了?”

    “……”

    赵脂儿深呼吸了几下,尽最大的努力平复情绪,缓了足足十秒有余,这才再一次开口。

    “你要怎么对付它?”赵脂儿问道。

    “我?”

    陈闲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地望着那只正在惨嚎的怪物。

    “如果它不是通往古老之地的门,那么我直接几刀砍死它也就算了,但现在我是真的舍不得杀它……”

    说罢,陈闲露出了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我想去试试,看看能不能通过这个怪物的审核,要是过了我不就赚了么!”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