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血肉的门扉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八十八章 血肉的门扉

2020-11-20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进入古遗迹之前,陈闲就为自己的这些朋友们做足了完全的准备,毕竟这个古代迷宫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走岔了路,那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都走不出来,而且还有一定的可能会被困死在里面。

    所以说,在前来西昆仑之前,陈闲就以那张图纸为基础,给他们准备好了各自的路线。

    每一条路线的终点都是一个宝库。

    谁也不知道宝库里是什么。

    所以说,陈闲在给他们准备好路线画好图纸之后,直接揉成了一个个纸团让他们自己抽,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就跟抽奖差不多,毕竟宝库里藏着的东西都是未知的,谁也不知道自己顺着这条路线打开宝库之后会有什么惊喜。

    这样说起来,抽签的确是最公平的办法。

    “跟我走。”

    陈闲走在前面领着路,同时也不动声色地开启了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模式,密切注意着走道中的风吹草动……说实话他也很纳闷,那两个炼气士到底是凭借什么手段消失的?

    如果在昆仑会里他们有这本事的话,那也不至于输得这么惨,更何况看他们消失之前顾仙棠的动作……他们能够消失,应该与那柄权杖有关。

    那柄权杖是什么东西?

    法器吗?

    陈闲想不明白。

    他带着队伍连续过了九个拐角,这才来到了隧道的最深处,或是说这才是古遗迹真正的入口。

    这里是一扇门。

    不过与外面看起来科幻感十足的菱形巨门不同,这一扇门看起来像是腐肉做的,与锯肉刀的刀背有异曲同工之妙,三米高的灰绿色门体凹凸不平满是褶皱,表面布满了许多散发着恶臭的粘液,说是这里挂着一大片烂肉估计都有人信!

    “老大,你确定是从这里进去?”鲁裔生满头冷汗地问道,说话时还止不住后退,想要尽可能离这扇诡异的门远点,“这门要怎么开啊?”

    “谁跟你说这扇门要用开的了?”

    陈闲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说道。

    “守秘局一开始也搞错了,还以为这地方要用开的,其实……只要屏住呼吸钻进去就好了,真正的门在后面。”

    说罢,陈闲便一头撞在了这扇血肉之门上,然后瞬间就从门中挤了进去,到这时众人才得以发现…….这扇门的中间有一条裂缝,只不过之前挤得太紧所以外人看不见,陈闲就是从这里挤进去的。

    “老大进去了,咱们要不要跟着?”李道生特别小心地问了一句。

    “你说呢?要不你在这等着我们回来?”

    虽然鲁裔生脸上写满了拒绝,但在这种事上他还是分得出轻重缓急的,穿过这扇恶心的外门固然令人想吐,可鲁裔生还是觉得去那些宝库扫荡一圈也不算亏,所以他咬了咬牙也就跟着陈闲进去了,再之后则是诸葛景,李道生,骷髅先生,小不点……

    到了最后,留在外面的就只有那三个女性同胞了。

    “卧槽……难道他们不觉得恶心吗……”诸葛豆豆忍不住满脸惊讶地嘀咕了一句。

    许雅南抬手拍了一下她的后背,低声说道:“小孩子学什么不好!不许说脏话!”

    “哦哦……我是看鲁哥哥平常都这么说……”

    “他吃屎你也要学着吃一口?”许雅南无奈地说道,“别跟那些臭男人学,女孩子要文雅,要贤淑,要……”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木禾已经欢呼着钻进了门里,那种兴高采烈的表现就像是去游乐园似的。

    “卧槽。”许雅南也忍不住了,看着门体上那些恶心的粘液,脸色白得吓人,“他们的心理素质就这么强么……”

    话音一落,许雅南便发现诸葛豆豆正瞪大眼睛盯着自己。

    “口误。”许雅南不动声色地揭过了自己说脏话的事,随后便屏住呼吸牵着诸葛豆豆的手一起穿过了那扇血肉之门。

    感受到那些粘腻湿滑令人不寒而栗的触碰,许雅南更觉得这扇门是真肉做的了。

    门后是一个密闭的房间,墙上的砖块也都变成了青绿色的金属材质,在许雅南她们正对着的地方是另外一扇门,那是古遗迹真正的入口。

    一扇由黄金铸造的大门。

    “恶心死我了……”鲁裔生疯狂的用毛巾擦拭着脸,时不时还会干呕两下,因为他之前进门的时候太着急,一不小心喘了口气,当时就把他给恶心坏了。

    “所以我让你们屏住呼吸嘛……”陈闲倒是没擦脸,因为他知道现在不是爱干净犯洁癖的时候。

    他走到门前,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

    下一秒,这扇宛如万斤重的巨门便轻轻颤动起来,门内传出了一阵机械齿轮运作的巨响,随后便缓缓开了……

    在这扇门后是一条T字型的廊道。

    从入口走进去二十米,一眼望去便是一排黑漆漆的门洞。

    这些门洞便是这座古代迷宫的入口,每一个门洞之后都是一条蜿蜒且毫无规则可言的迷宫。

    “你们先去吧,我目送你们……”

    陈闲面无表情地靠着墙站着,虽然他已经尽可能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可眼中不时闪过的担忧还是出卖了他。

    此刻,说他不担心那肯定是假的,因为那两个西昆仑的炼气士跑没影了……

    这种事其实是陈闲最忌讳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次埋伏那两个炼气士会引来多大的麻烦,如果将他们斩草除根了还好,至少可以一劳永逸地抹除掉这两个隐患,可是……现在却让他们跑了!

    若是换个角度,陈闲是那个被伏击然后逃脱的人,他会做什么不用想都知道。

    他会报复。

    不惜一切代价去报复。

    陈闲并不担心那两个炼气士在暗处对自己玩阴的,也不会担心诸葛景这个实力稍逊自己一筹的人被他们伏击,可是其他人呢?

    且不说实力吊车尾的鲁裔生有多危险,就那个能够强制催眠他人的诸葛豆豆,若是让顾仙棠抓住破绽在她还没施展自己能力的时候就出手……这个小丫头存活的几率有多大,陈闲不敢深想。

    不过有些时候就该搏一搏。

    说不定那两个炼气士跑了呢?

    “老大,你给我的路线好像是这个门吧?”

    “我好像是这个。”

    “那我是这个……”

    众人按照陈闲给出的路线图找准了属于自己的“门洞”,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就这么踏进去,他们都在回头望着陈闲,只有见到他点头众人才敢放心的走进去,生怕自己认错了门。

    最先踏入迷宫的人是诸葛景,之后又是小天师,李道生,鲁裔生,骷髅先生,诸葛豆豆……木禾与许雅南是最后进去的人。

    “那我进去了啊!”

    木禾回头冲陈闲挥了挥手,脸上满是期待的表情。

    “等我给你们抱一堆宝物回来!”

    “自己多小心。”陈闲皱着眉说道,对所谓的“宝物”并没有那么痴迷,“如果那两个炼气士在半道上堵你,你不用留手,直接把他们给我分解了……如果你没把握的话就跑,在迷宫里甩掉他们的机会有很多。”

    “嗯嗯!那我进去啦!”

    木禾说罢,兴冲冲的一脚就踏进了门洞里,随后整个人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别担心他们了。”

    许雅南似乎知道陈闲在想什么,回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他们都经历这么多事了,也该让他们出去闯闯了,不就是两个炼气士吗?打不过还不能跑?”

    “我感觉没那么简单,你自己也小心一点。”

    陈闲眉头紧蹙,并没有因为许雅南的安慰而放松下来。

    “如果那两个炼气士真的就挑软柿子捏跑去伏击你们……那么等我出去非得扒了他们的皮……”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