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消失的炼气士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八十七章 消失的炼气士

2020-11-20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怪物留下那句“你会后悔的”之后,不等顾仙棠与赵脂儿来得及反应,那副犹如半人半虫的身躯便迅速溶解,就像是碰触到盐的蛞蝓…….软体下身冒出了许多散发着肉腥味的气泡,在这些气泡出现的同时,它的身躯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萎缩。

    这种萎缩的变化似乎是无极限的,直至最后它的本体都消失在了那片遗留在地板上的气泡中。

    “怎么回事……”

    顾仙棠满头雾水地走上前去查看了一下,只见地板上除了那些令人作呕的气泡之外,似乎那个怪物还在这里剩下了什么……不,应该是留下,它在地面留下了一个似是被火焰烧灼而出的图案。

    这个图案极为复杂,外层是一个不规则且略显扭曲的菱形,内部则出现了一些古怪的“符箓”,与道家符箓的结构非常相似,但里面的图案与文字都是顾仙棠理解不了的……在最中心的区域,那里有一个不规则的圆。

    在那个圆之中,是一幅星图。

    应该是星图,顾仙棠曾经在某些古籍上见过类似的图案,不过他却辨认不出这幅星图所绘的是哪片星域。

    “不管它了,我们先进去。”赵脂儿收起法剑,面无表情地催促了一句,“那些人已经进去了。”

    “好。”顾仙棠点点头,转身便向隧道中走去。

    隧道中的气温很低,甚至比西昆仑山上的气温还要低得多,顾仙棠呼吸时都感觉鼻子都快被冻上了,虽然他的体质异于常人,但长时间待在这种低温环境下还是会觉得不好受。

    越是往隧道深处走,这种低温的现象就越是明显,仿佛最深处便是一个深埋地下的冰窖,越是靠近它,气温就越是低得骇人。

    “真要杀了陈闲他们?”

    赵脂儿说话的声音很轻,在这密闭的环境下,顾仙棠都要仔细听才能听清她说些什么。

    “我爹说了,陈闲这个人留不得。”顾仙棠低声说道,手里紧紧握持着那柄顾山主传给他的权杖,“在这个地下古遗迹里,有它在我们就不会输。”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赵脂儿难忍心中好奇,低声问了一句。

    “不是我不想跟你说,是我真的不知道这柄权杖是什么……我爹没有跟我多说,只是教我怎么用它,应该算是法器的一种,但跟我们理解中的法器又有点不一样。”顾仙棠无奈地解释道。

    赵脂儿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刚才那个怪物为什么说你会后悔?”

    “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顾仙棠摇了摇头。

    没错,顾仙棠并不是在跟赵脂儿说谎,他确实不知道这柄权杖的来历,甚至连它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因为顾山主并没有跟他多解释什么,只是将这柄权杖当做一件古代法器传给了他,然后教给了他一些使用这柄权杖的方法。

    其实顾仙棠在私底下也猜测过,这柄权杖既然跟古遗迹有那么多的关联……那么会不会是自己父亲偷偷从古遗迹里带出去的?

    不过这种猜测很没有根据,至少顾仙棠在想了几次之后,最终都还是否定了这种可能。

    在守秘局发现这一处古遗迹之前,顾山主并不知道昆仑山脉之中藏着这个神秘之地,也就是说,在守秘局将古遗迹彻底封锁之前,顾山主并不知道这个地方……如果这柄古代权杖真是从古遗迹里带出去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顾山主是在守秘局进行封锁的基础上潜了进来,然后偷摸着把这柄权杖给顺了出去。

    虽然在顾仙棠眼里自己的父亲简直就是天人转世,他那一身修为比起周抟也弱不了太多,绝对能算是国内最拔尖的那一批异人,可就算如此……顾仙棠也不认为自己的父亲可以在守秘局重重封1锁之下潜入古遗迹。

    且不说他有没有那个实力,就算他真的潜了进来,也不可能单独拿走一柄权杖了事啊!

    西昆仑炼气士一脉最需要的是什么东西,顾仙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之所以他在昆仑会里那么拼命,也正是因为他需要一个进入古遗迹的名额,他需要让自己来到这个地方取走炼气士们最需要的那件至宝。

    走至隧道的尽头,顾仙棠与赵脂儿便匆匆过了拐角。

    他们并不担心陈闲会在这里伏击他们,因为陈闲一直以来都没有表现出太过“迫切”的敌意,毕竟所有人来这里都是奔着那些宝物去的,谁先拿到谁就血赚,按照陈闲他们的性子来看,应该是抓紧时间奔着那些宝库去了……

    “你还真敢过来?”

    就在顾仙棠走过拐角的一瞬间,陈闲的声音突然从他头顶上方传来,不等他抬起头来,一道散发着浓重血腥味的刀芒便劈头盖脸地砸向了他……顾仙棠能看出来,这一刀是奔着要他命来的,陈闲自始至终就没有打算放过他。

    不得不说,诸葛豆豆是个聪明的孩子,既然大家没有对赵脂儿出手的理由,那么她自然能为众人找出一个来,就譬如她之前给陈闲出的那个主意……只要当着赵脂儿的面对顾仙棠出手,赵脂儿十有八九都会帮忙,而她一旦出手帮忙,那么收拾她的理由自然就有了。

    “陈闲?!”

    顾仙棠本能地惊呼出声,虽然他知道陈闲看他不顺眼,但还真没想过陈闲会在走道里伏击自己,更猜不到他出手能如此果断,明显就是奔着要自己命来的。

    与此同时,一旁的墙面上也逐渐浮现出了一道影子,那正是将自身影化的诸葛景。

    骷髅先生如蜘蛛一般在天花板上爬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堵住了顾仙棠与赵脂儿的退路。

    “让我来让我来!”

    这时,诸葛豆豆也跑上前来跃跃欲试地看着顾仙棠与赵脂儿,准备再给这两个手下败将来一个催眠套餐。

    可就在诸葛豆豆抬起手准备拍掌时,顾仙棠先她一步有了动作。

    只见顾仙棠握紧手中的权杖,猛地一下杵在地上,那一瞬间响起的并非是金属撞击到地板的声音,反倒是一阵类似风铃的声响……当陈闲听见这个诡异的声音,他本能的就觉得不对劲,但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也并非是察觉到危险的那种感觉。

    不等陈闲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见顾仙棠与赵脂儿的身影瞬间从他们眼前消失,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整个消失的过程无声无息甚至都没有散出半点能量波动……

    “嘭!!!”

    伴随着剧烈的撞击声,陈闲手中的锯肉刀直接劈在了地面上,之后又如刀切黄油般陷入地板之中,等他拔起来的时候,地板被劈出来的那条裂缝已经蠕1动了起来,仿佛整个地面都是“活着”的,两侧的地板互相蠕1动着挤1压,最后合二为一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这鬼地方还真古怪。”小天师蹲在地上,一边用手抚1摸着地板一边嘀咕着,“这条走廊裂开的时候你们注意到没?它里面好像是红色的……有很多类似动物脏器的东西。”

    “比起这个,我现在更在意他们俩跑哪儿去了。”陈闲皱着眉说道。

    此时不仅是陈闲纳闷,连刚从墙里爬出来的诸葛景也是一头雾水。

    诸葛景出生在全知会中,他这些年来所见过的异人数不胜数,其中能力奇诡的异人也比外界要多得多,可就算如此……他也搞不明白顾仙棠与赵脂儿是怎么消失的!

    难道是那柄权杖?

    陈闲思索着,眉头不展,满脸的郁闷。

    那柄权杖之前没见顾仙棠使过,但应该是被他随身带着来了,十有八九就是被他用麻布裹住的那件“新装备”。

    “不管他们了,先进去。”

    陈闲提着锯肉刀转身向隧道深处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

    “他们想要的东西说不定跟我是一样的……迟早他们会撞在我手里……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先送你们进去……”

    话音一落,陈闲突然停住脚步,回头问了一句。

    “我给你们的路线图都背熟了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