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钥匙与权杖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八十六章 钥匙与权杖

2020-11-17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被这个软体怪物一把拽住,顾仙棠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紧张,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害怕,明明这个怪物体内扩散出的能量气息并不算强,至少还没有强到能够让他害怕的地步,但是……他对这个怪物却有本能般的恐惧。

    “你干什么?!”

    顾仙棠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喊话的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这种狼狈的表现只让他觉得无比丢人,尤其是在青梅竹马的赵脂儿面前……

    “你……是你们……”

    怪物佝偻着瘦高枯瘪的身躯,就像是一棵即将枯死的树,那张凹凸不平如树皮般的老脸上,露出的是一种瘆人的笑容。

    虽然它深陷的眼眶中没有眼球组织,但顾仙棠可以感觉到……这个怪物正在盯着自己。

    “什么我们?!给我松开!!”

    顾仙棠大喝一声便拔出了随身携带的佩剑,由于双方距离实在是太近,他想利用剑尖去刺怪物已经不大可能了,所以只能翻转了一下手腕,斜着一剑劈在了怪物的手臂上。

    他对自己手中的这柄法剑有十足的信心,虽然比不得蜀地李家代代相传的那柄锈剑,但单论锋利程度的话也差不了太多。

    尤其是在顾仙棠体内能量的加持下,这柄法剑更是无坚不摧无物不断,可是当它碰触到这个怪物的时候,剑刃传递回来的反馈却让顾仙棠有些不能接受。

    怪物枯瘪的手臂看起来弱不禁风,犹如毫无水分的枯树枝一般,仿佛轻轻一碰便会粉碎,但实际上……这个怪物的肉身要比绝大多数的金属都要坚硬!

    顾仙棠手中这柄无坚不摧的法剑刚劈砍上去,几乎瞬间就被崩出了一条显眼的豁口。

    顾仙棠的感觉肯定不好受,毕竟这柄法剑已经跟了顾仙棠十几年,说是他最心爱的一件珍宝都毫不为过……

    “你!!我杀了你!!”

    “小心!!”

    赵脂儿提醒的话音刚落,顾仙棠便发现自己忽然陷入了一片粘腻柔软的物质中……他低下头一看,这才发现怪物的软体下肢已经缠绕在了自己身上,就像是要将自己吸收殆尽一般,不断往身体的内部拉扯。

    说实话,顾仙棠有点想吐。

    这种感觉就像是正在被一条巨型鼻涕虫不断的吸收,那些散发着异香的软体物质怎么看都令人作呕,而且这也不仅是恶心那么简单。

    被这只怪物牵制的同时,顾仙棠还发现自己体内的能量正在飞速流失……似乎这些能量都被什么东西给吸走了,四肢根本就不听自己的使唤,无论自己再怎么想挣脱束缚都只是徒劳。

    “我来帮你!”

    赵脂儿拔出了随身携带的法剑,不像是顾仙棠那么鲁莽,她并没有直接对怪物展开攻势,而是手掐法决催动体内的能量聚于指尖,随后又将指尖往剑身一抹……

    刹那间,剑刃之上便浮现出了一些七彩斑斓的物质,犹如粉尘一般悬浮在距离剑刃半厘米左右的空气中。

    直到这一刻赵脂儿才“舍得”出手。

    只见她紧握剑柄抬手一刺,看似坚不可摧的怪物肉身便在瞬间被剑身穿透。

    “它有弱点。”

    赵脂儿眼中闪过了一抹激动的神色,轻轻一挑便将怪物的手臂截成两段,可就算如此,留在顾仙棠身上的那半截手掌也依旧死死握着他的手臂。

    “你……为什么会有……物质……神性……物质……”

    怪物并没有攻击赵脂儿,它不仅没有反击,甚至连躲闪的举动都不曾出现,自始至终都在直勾勾地盯着赵脂儿看,似乎在这个人类身上它发现了一些令它不敢相信的东西。

    就譬如那些七彩斑斓的能量。

    它口中所说的“神性物质”。

    “你闪开!我能对付它!”

    就在这时,顾仙棠毫无预兆地吼了起来,似乎是觉得在赵脂儿面前有些丢人,只在一瞬间就被这个怪物搞得这么狼狈……顾仙棠此刻除了愤怒之外就只感到一种强烈的屈辱感。

    当然,对他这种神经质的表现,赵脂儿早就习以为常了,一直以来她都觉得顾仙棠不是个正常人,或许是因为顾山主的娇生惯养,他从小到大都受不得委屈,自尊心比任何人都要强……

    “我先把你救出来。”赵脂儿皱着眉说道,并没有按照顾仙棠的话闪到一边,“之后你想怎么对付它都随便你。”

    “不用你救!我可以的!”

    顾仙棠的牙都要咬碎了,听见赵脂儿说要救自己,他感受到的屈辱便瞬间增加了好几倍……

    此时顾仙棠已经察觉到了怪物的变化。

    怪物在利用自己的软体下肢束缚他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它被许雅南砍伤的缘故,那种古怪的束缚力已经变弱了许多,至少顾仙棠的四肢已经开始逐渐恢复听使唤了。

    这一次顾仙棠没有再用剑。

    他直接用手握住了腰间别着的另一件兵器。

    没错,就是陈闲他们之前好奇的那个东西。

    由于这件兵器的外层被麻布死死缠绕裹住,所以陈闲他们当时并没有看见这层麻布底下是什么……

    这是一柄权杖。

    从外观来看,这柄权杖应该是由黄金铸造,整体呈一种诡异的螺旋状,外层有许多不明其意的浮雕图腾,大多都是一些扭曲到让人无法辨识的图案,而权杖的顶部则镶嵌着一块成人拳头那么大的乳白色宝石。

    那块宝石似乎是“活的”,并且在它的外层有许多类似血丝的东西,这些猩红的丝状物就如蜘蛛网一般覆盖在宝石的表层,将完整的宝石分割成了一个个不规则的小格子。

    每一个小格子里都有一个黄豆那么大的黑点。

    它们在不停地转动,就像是无数只眼睛,当它们失去那层麻布的遮掩时,第一时间就看向了握持权杖的顾仙棠,随后又转动眼珠齐刷刷地看向了近在咫尺的那只怪物。

    “钥匙……在你这里……原来在你这里……”

    怪物似乎认得这柄权杖,说话的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但那种语调让人听着却很是奇怪,就像是……很惊讶,为什么会有人胆敢拿走这个东西?

    下一秒,怪物便毫无预兆的将顾仙棠从自己的身体里硬生生抽离了出去,随后又以极快的速度移动了数米远,像是在刻意与顾仙棠保持距离。

    “是神的安排……一定是……”

    怪物嘴里细声喃喃,它看了看顾仙棠,又回过头向隧道深处看了看,似乎是在寻找陈闲他们的踪影。

    “竟然敢偷袭我……”

    顾仙棠眼中满是毫不掩饰的杀意,在脱离这个怪物的束缚后,他心中的怒火并没有熄灭,反倒愈演愈烈,恨不得就此杀了这个怪物泄愤。

    怪物并不在乎顾仙棠生不生气,也不在乎顾仙棠接下来想对自己做什么,它只是一个守护古老之地的门徒,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神明指派的任务罢了。

    此时,怪物再一次开口,而且相比起之前,它的语言能力似乎又恢复了一些,至少没有再那么结结巴巴了。

    “你会后悔的……”

    怪物简短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深深地看了顾仙棠一眼。

    “低级的生命……无法承受万物的重量……它在你手里不会是钥匙……只是一件不详的圣物……”

    听见这些从怪物口中冒出来的话,顾仙棠顿时就皱起了眉头,似乎觉得这个怪物是在危言耸听。

    “不详的圣物?”顾仙棠冷笑道,“你觉得我还压不住它?”

    “愚蠢。”

    怪物诡异地笑了起来,像是在嘲笑顾仙棠的不自量力。

    “你会后悔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