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进入古遗迹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八十五章 进入古遗迹

2020-11-17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蒙淘克的深红殉道者?

    难道这是骷髅先生原来的名字?

    陈闲疑惑地看了那个怪物一眼,但也没有多问,因为骷髅先生已经先一步开了口,似乎他也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称呼自己。

    “殉道者……谁是殉道者?”骷髅先生疑惑地问道。

    怪物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微微鞠躬向骷髅先生行了一礼。

    “殉道者……值得所有生命尊重……”

    说罢,怪物便抬起手指向前方的道路,示意让众人赶紧去那个所谓的宝库,像是不想再跟陈闲他们多做解释了,它就此便沉默了下去一言不发,任凭骷髅先生再怎么追问,它也保持着一种恭敬的沉默。

    见问不出什么来,陈闲便劝骷髅先生放弃追问,毕竟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如果不是有这个怪物在这里堵着门,或许陈闲会选择直接就地跟西昆仑的两个炼气士开干,反正都已经到这一步了,没必要再跟他们客气,若是一味的先礼后兵给对方抢先攻击的机会,到时候伤着旁人多不好?

    在场的这些人里,不是陈闲的朋友就是陈闲的“小弟”,让任何一个人受伤,这种事都是陈闲接受不了的。

    所以在这种时候他可不会去讲那么多规矩,逮住机会就一定会将那两个炼气士往死里整。

    可无奈的是……这里有一个不知来历的怪物。

    虽然陈闲并不认为这个怪物能敌过自己,但它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息……古老悠远,仿佛已经活过了不知多少个年头,对于这种不知根不知底的怪物,陈闲觉得还是小心些比较好,毕竟鲁裔生他们的实力远不及自己,就算陈闲有自保之力,也不能保证其他人能够在这个怪物的攻击下毫发无伤。

    所以说,现在顺着这个怪物来就是最优选择,反正进了古遗迹之后有的是动手的机会,也不急于这一时。

    “看见前面的拐角了吗?”

    陈闲领着众人踏入隧道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压低了声音,细声给众人安排着接下来的任务。

    “过了拐角,雅南,你带着木禾跟豆豆继续往前走,剩下的人跟我在拐角那里堵他们。”

    “我呢?”小天师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跟着雅南她们一起走,这事跟你没关系,犯不着让你动手杀人。”陈闲头也不回地说道。

    听见这话,小天师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但同时又有点不开心,因为他觉得陈闲是拿自己当外人了……虽然这种矛盾纠结的心情有种立牌坊的嫌疑,但不可否认,他就是这么一个纠结的男人。

    之所以陈闲会经常逗他也是因为如此,陈闲太了解小天师这种纠结的个性了,有时候都感觉逗他比逗小木禾还有意思。

    至于投名状什么的……陈闲还真不在乎。

    “老大,你准备怎么做?”鲁裔生跃跃欲试地问道。

    “我一会把刀拿出来,就站在拐角后面等着,谁先过那个拐角我就砍死谁,绝对让他人首分离,死得痛快死得其所,至于第二个人……你们都帮我看着点,别让那人跑了就行。”陈闲不动声色地说道。

    “我看那两个人……好像都是男的走在前面……这次咱们连女的都不放过哈?”鲁裔生小心地问了一句。

    说实话,鲁裔生也就是嘴上叫得厉害,真到动手杀人的时候他远没有陈闲这么果断。

    “不然呢?”陈闲反问了一句,眉头皱得很紧,“虽然我也不想杀她,但是……总不能留着她出去告状吧?”

    鲁裔生没说话,表情十分纠结。

    “要不咱们看看再说。”

    陈闲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他觉得这种举动是多余的,甚至还会徒增很多风险,但现在看来……能果断出手的人只有自己跟诸葛景再加上骷髅先生,李道生与鲁裔生的想法应该是相同的,毕竟赵脂儿是个女流之辈,直接偷袭然后杀了她……这种事他们委实很难接受。

    所以说陈闲也只能暂退一步,当然了,其实这也有点借坡下驴的意思,因为他就算再怎么心狠手辣也很难去埋伏偷袭一个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没招惹过自己,一直以来都是顾仙棠在找事……

    “看见没,这就是男人。”

    许雅南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自然也能听见陈闲他们的对话,所以一听陈闲放软了态度,顿时就感觉不开心了,忍不住跟木禾豆豆她们数落起来。

    “动男人没事,动女人……你看他们一个个没出息的样子!要我说动手就动手!想那么多干嘛!”

    “对!雅南姐姐说得有道理!心慈手软是会出大事的!”诸葛豆豆很赞成许雅南的这番话,甚至她都开始考虑了,要不要一会自己主动出手把那两个手下败将再催眠一次?

    “但是……那个女人也没有惹过我们啊……”

    在这几个人里,木禾的心态与性格都是最接近陈闲的,或许这跟她一直与陈闲在一起生活有关,她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跟陈闲一样也是瞪眼就杀人的主儿,但问题是……在对方没有直接招惹到她的时候,她也起不了杀心。

    “这倒是。”许雅南叹了口气,表情十分凝重,“但就这么放她回去……对陈闲很不利啊……”

    “没关系,不就是一个动手的理由么!”

    诸葛豆豆拍着胸脯开始大包大揽,直接跟许雅南她们打了个包票。

    “我帮你们找个理由出来,到宰她的时候就不会有心理负担了!”

    “你?”

    许雅南好笑地看着这个跟小大人似的女孩,虽然她也承认这个小姑娘的实力很强,但她日常表现出来的一切都跟同龄人差不多,最多就是比同龄人稍微成熟一些。

    “你这丫头行不行啊?真能帮我们找个理由出来?”

    “那当然!”诸葛豆豆自信地笑着,又冲许雅南挑了挑眉,“占领道德高地这种事我原来经常做,你们就放心吧!”

    这时陈闲他们已经走过了拐角,不紧不慢地消失在了黑暗中,隧道之外的顾仙棠与赵脂儿也准备鼓足勇气踏进这扇菱形的金属大门……

    那个怪物依旧在门口站着,既不攻击也不后退,之所以顾仙棠与赵脂儿迟迟不敢进入古遗迹也正是因为它……

    虽然这么说毫无根据,但顾仙棠确实是这么觉得。

    他感觉这个怪物跟陈闲是一伙的。

    “你别乱来,我不动你。”

    顾仙棠在带着赵脂儿往前走的时候,说话的声音都不禁变得凝重了许多,双眼也死死盯着这个怪物,生怕它会突然发起攻击。

    “请……”

    怪物似乎只是一个单纯的守门人,或许是感受到了顾仙棠对自己的警惕,它略微往后退了一步,或是说,蠕动着爬行了一段距离,给顾仙棠与赵脂儿让出了一条路来。

    见此情景,顾仙棠心里也免不得松了口气,虽然他也算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异人,但摸着良心说,他是真不想跟这种看起来就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战斗……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顾仙棠皱着眉先一步踏入了古遗迹的大门,在与怪物擦肩而过的时候,心里也在嘀咕。

    “爹怎么没跟我说过这地方还有这种怪物……”

    就在顾仙棠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又小心翼翼的往隧道里走的时候,只听忽的一声……像是风声。

    在他们两人谁都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那个怪物枯瘪的右手已经紧紧拽住了顾仙棠的手臂。

    难道它能听见我在心里骂它??

    顾仙棠百思不得其解,只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是你……”

    怪物以极慢的速度缓缓弯下腰来,如树皮般斑驳的脸庞,慢慢撕扯出了一个笑脸。

    “是你……我记得……你们的味道……”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