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偏财运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七十九章 偏财运

2020-11-13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由于西昆仑古遗迹处在昆仑山脉中最偏远也是最荒凉的地方,所以想要去到那里,陈闲他们也只能坐上守秘局安排好的飞机,而且那个地方据说还尤为隐秘,没有守秘局的人带路他们就算进了山也找不到那座古遗迹所在的位置……

    但还别说,飞机的速度虽然比不上白狗载人飞行的速度,可陈闲还是觉得坐飞机舒服,至少不用一路顶着冷风过去了……要知道那片山脉中的气温可比京城这边低多了,而且早晚温差极大,虽说不会把他冻出病来,但挨冻的滋味还是挺不好受的。

    “啧啧啧!小诸葛!你再输这一把可就是十六连败了啊!我都不好意思再赢你了!”

    “看你这话说得……就跟赢钱的人是你似的……你不也连输了十六把了吗?!”

    “此言差矣,我老大赢了不就等于我赢了么,回头让他再请我吃半年夜宵不就什么都回来了?”

    飞机客舱里放着两张麻将桌,此刻陈闲与鲁裔生李道生诸葛景都在同一桌,另外一桌则是小天师与木禾诸葛豆豆以及骷髅先生,刚被换下来的许雅南则坐在一旁观战。

    “你们别给老大点炮了啊……我特么棺材本都快输出来了……”李道生看着面前的麻将十分不爽,要不是顾忌影响太差,估计他都想掀桌子不玩了……这玩个屁啊!

    鲁裔生是猪脑子,这个啥也不说了。

    但诸葛景呢?!

    你不是自称滇南小赌神吗?!

    十六把牌,其中有将近一半都是你特么放的炮,而且被你放炮的那几把还是陈闲牌面最大的局……不是清一色就是大对子,连着十六把输下来是个人都受不了啊!

    “这跟我们有鸡毛关系啊?!”

    鲁裔生与诸葛景异口同声地喊道,表情极其的无辜。

    “我们也不想输啊,谁知道老大(我哥)记牌这么狠呢,他打麻将的套路比我们还脏……”

    “别瞎说啊,这是智商的博弈!”陈闲一本正经地说道,然后推翻了自己面前的一排麻将,“自1摸,清一色小对子,掏钱。”

    “…….”

    相比起快被输哭的李道生他们,坐在另外一桌的小天师可过得滋润多了,他简直就像是另一个陈闲……甚至比陈闲还狠,从头到尾打不过十张牌,要么就自1摸,要么就被人放炮和了。

    说实话。

    他这种恐怖的偏财运……说他没出老千都没人信!

    陈闲那一桌才打了十六把麻将,他们这一桌都快打四十把了,其中有几把更是惨烈,小木禾与诸葛豆豆刚把麻将堆好,还没来得及出牌小天师就自1摸了……

    “我不想跟你打了……”小木禾泪眼汪汪地说道,一边搓着面前的麻将,一边痛斥着小天师不厚道,“你肯定作弊了!”

    “对!他肯定作弊了!我的零花钱都没了!”诸葛豆豆眼睛也红了,时不时还吸一下鼻子,明显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我们不想跟你玩了!”

    “我也是。”骷髅先生虽然对钱不是那么敏感,但连着输几十把麻将确实有点伤他自尊了。

    “这么认真干嘛呀,就是玩玩么,不带急眼的啊!”

    小天师笑眯眯地说道,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说话的同时还不忘蛊惑木禾他们。

    “没事的,说不定这一把你们就赢了呢?难道你们不想报仇雪恨吗?不想从我这里把钱赢回去吗?”

    “……”

    众人沉默了片刻,突然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

    “不想!”

    下一秒,这桌“赌徒”就开始轮番上阵数落小天师的不是了。

    “你之前也是这么骗我们的!但我们一局都没有赢过!”

    “对!就是就是!”

    “我怀疑你作弊,但我没证据,等我找到证据,我一定把你两只手都给砍下来当辣条吃了……”

    作弊?

    我堂堂天师府继承人怎么可能会在牌桌上作弊?

    笑话!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然了,牌桌上不作弊是人格修养的问题,牌桌下作弊……那就不算是作弊了啊,更何况被逮住才算出老千,你们又逮不住我现行,我这只能算是智商上略胜你们一筹!

    “哎呀……老爹教我的这招五鬼运财的法门真厉害……再这样赢下去估计我明年都不用工作了……”

    小天师想到这里,顿时笑得更得意了,甚至还忍不住对一旁刚下桌的许雅南发出了邀请。

    “许仙子,要不你上桌陪我们玩玩?”

    “不了不了,你们玩你们玩,我等一会跟陈闲他们打。”

    许雅南摇头如拨浪鼓,压根就不上小天师的恶当,她作为旁观者可是十分清楚小天师现在的偏财运有多离谱……说实话,她也在找小天师出老千的证据,但从头看到尾,她发现小天师打麻将好像真没有出老千,从头到尾都是“运气”在作怪。

    刚拿牌就报听,差一张就自1摸,这运气谁能比得上?

    如果说陈闲玩牌是玩技术,那么小天师这就是单纯的玩运气了,前者是拿智商与人博弈,后者是纯粹的短命玩法,每一把牌都特么像是在烧自己的阳寿……这种赢法太缺德了!

    “陈闲!刚才空姐过来跟你说什么啊?我前面顾着打牌了没注意听。”

    “快到目的地了。”

    “哦这样啊……那也打不了多久了,要不你来跟我玩玩?”

    小天师不知死活的对陈闲发出了邀请,也许是连着赢了这么久的牌,运气给了他十足的勇气,所以他打算借着这机会给自己找点场子回来……在比赛里我斗不过你,但在牌桌上你还能压得过我吗?

    我特么不把你赢得叫爸爸!

    “行啊,骨头你先来我这桌打,我来替你打一会。”

    “好。”

    坐上牌桌,陈闲咳嗽了两声,不动声色地问小天师。

    “咱们要不要玩一把大的?”

    “大的?”小天师顿时警惕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准备跟我玩多大?”

    “直接一把梭哈,你赢了,我把我兜里的钱都给你,你输了,你把之前赢的加上本钱全给我吐出来。”

    听见这话,小天师仔细斟酌了片刻,最后还是点点头,小心地应了下来,毕竟他现在鸿运当头,财神爷就坐在他脑袋顶上,谁有本事能赢他?

    除非陈闲出老千。

    “行,来吧。”

    这一把牌局可谓是尊严之战,小天师从搓牌到拿牌的过程中更是集中了十万分的注意力……刚一理牌,小天师马上报听,清一色连七对,只差一张牌就能赢。

    现在摸牌的人是木禾,之后又是陈闲,最后才是他。

    “你们摸牌吧。”小天师笑眯眯地说道,甚至都忍不住抖了几下腿,“这就是你们的死亡倒计时啊……”

    “有这么夸张么?”

    陈闲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看了木禾一眼。

    “你先出牌,别怕,这把我就帮你把本都给赢回来……”

    听见这话,木禾吸了吸鼻子,可怜巴巴地打了一张牌上桌。

    “东风。”

    “啧啧,就一个东风啊?就这啊?”小天师继续嘚瑟,“陈闲,到你了啊!”

    陈闲笑着不说话,从码好的牌堆里摸出来一张。

    “小张,看样子你得出点血了……”

    陈闲将手里刚摸上来的白板放在桌上,然后推翻了面前理好的牌……三个东风,三个西风,三个南风,三个北风,还有一张单吊的白板,加上他刚摸出来的这一张白板…..

    “自1摸,大四喜,掏钱吧。”

    “卧槽?!陈闲你特么黑我?!”

    小天师不可置信地看着陈闲面前的牌,又看了看自己的牌,顿时憋得脸都红了……

    “怎么说话呢?”陈闲不开心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能运气好就不许我运气好了?我有偏财运你管得着吗?”

    没错。

    陈闲确实有偏财运。

    不过他的这个偏财运来得比小天师要直接得多,并非是五鬼运财那么玄学……

    简单来说。

    他的兜里吧。

    大概有六七张白板。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