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颁奖典礼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七十六章 颁奖典礼

2020-11-12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敖寰根本就没有将戚平安的威胁放在心上,因为他很清楚戚平安就只是过过嘴瘾而已。

    在这种只是发生了言语冲突的基础上,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对自己动手,这点敖寰十分自信……

    因为他是阴市的人。

    只是因为一些口角矛盾就要动手杀人,这种事犯在别人头上无所谓,但要是犯在阴市头上,那就是明摆着找不痛快,再加上阴市老爷一向那么护短……戚平安敢吗?

    他敢。

    但在他还没占领道德高地的时候,他是真不敢,因为这么做就跟找死没什么两样,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跟阴市老爷对上。

    颁奖典礼进行得很顺利。

    从开始到结束不过一个小时,大致流程就是主办方发言,领导发言,然后颁奖,再之后就是各参赛选手发表一下获奖感言……其他人都还好说,可陈闲本就是一个话少的人,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的感想,而且还得编几百个字出来,这确实有点为难他了。

    所以到他发言的时候,他发表的感言就只有短短一句话。

    “很开心,很激动,谢谢大家的支持。”

    昆仑会的奖杯一共有四个,材质也各不相同,像是陈闲他们拿到的冠军奖杯就是纯金打造的,侧面嵌着一排花花绿绿的宝石,整体造型也透着一种阴森森的味道,在底座之上就是一只人类手掌与骷髅手掌握手的雕像,据说这是阴市的工匠做出来的,象征着人类与异常生命和谐共处打造美好家园的愿景,在奖杯的底部还有守秘局、阴市、西昆仑的署名。

    在这场颁奖典礼之中,周抟作为主办方的发言人,他也给陈闲等人宣布了事先定好前去西昆仑古遗迹获取奖励的日期。

    不用多等,就在明天。

    这一点是非常出乎陈闲等人意料的,因为按照原来的安排,前去古遗迹的日期应该是在全部赛程结束后的一到两个月,但现在一听周抟这么说……难道他们比自己还着急吗?

    陈闲免不得多想了一些,因为周抟给他的感觉就是如此,好像很急迫的在催促他们前去古遗迹拿到那些“奖励”。

    目前知道诸葛景与诸葛豆豆真实身份的人,除了陈闲之外只有老骗子,不过他们都没有对外透露半点消息,甚至连周抟都还不知道这些……

    在私底下,陈闲曾经问过诸葛景一些事关全知会机密的问题。

    譬如全知会成员的分布情况,总部与分部各在哪里等等。

    虽然从某个角度来说诸葛景算是被全知会养大的孩子,对于这个组织也寄予了一定的感情,但在老会长走后,他对这个组织的感情确实没剩下多少,而且在外界活动的这段时间里,他也发现了很多以往自己都没注意到的问题。

    全知会是错误的,至少在此刻的诸葛景看来就是如此,全知会的理论以及目标都深深透着一种反人类的感觉,他们只在乎这个世界会不会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却从来不会去考虑外界那些人类的死活。

    简单来说就是诸葛景变了。

    他变得更像是人类理解中的“好人”。

    他的理念也与全知会给他们自幼灌输的理念背道而驰。

    就因为如此,他打算跟陈闲合作,那些有关于全知会的机密情报基本都被他给吐了出来,甚至有些陈闲都没有提及的问题,他就先一步给出了答案……满满当当的情报挤满了十几页打印纸,陈闲在整理这份情报的时候还在不禁感叹,这小子也太合作了,要是全知会的叛徒都像是他这样,那能给自己省多少事啊!

    这份情报在整理完后被陈闲塞进了一个牛皮纸档案袋里,从沟通交流到资料归档,这个过程都没有超过半小时,毕竟他们俩都是聪明人,知道什么样的交流方式是最有效率的……这份资料陈闲打算先放在自己身上,并不急于交给周抟,因为他还没想好要怎么给自己的周爷爷说这些事。

    直接说诸葛景是全知会叛逃出来的议员?

    不行。

    虽然周爷爷是个明事理的老人,但不可否认坐在他这个位置,需要考虑的事就变得很多了,更何况全知会这三个字在当今的局势下确实很让人敏感……

    先缓缓吧,过段时间再告诉他也不晚。

    陈闲如此想着。

    其实在整理情报资料的过程中,陈闲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因为从这些资料来看……诸葛景知道的东西非常有限,或许这就跟他们全知会的规定有关,当他不参与某些计划的时候,那些计划的具体内容是不可能透露给他知道的,就譬如全知会接下来要对华展开的一系列战略部署……

    陈闲很想让诸葛景知道,只可惜他并不知道。

    回到别墅区后,陈闲他们迎来了最后的休整时间,毕竟明天就要去西昆仑了,再之后按照计划应该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这次你就不能跟着我们去了。”

    陈闲叫来余生与那棵会说话的树,一本正经的跟他们分派起了接下来的任务。

    “你带着这棵树直接回宁川,最近我们一直在忙昆仑会的事,当地出现的异案有很多都还堆着呢……这次你回去就开始办案,能解决的就解决,解决不了的打电话给我,从西昆仑飞过去也不费事。”

    “嗯嗯!”余生乖巧地点着头,对精神偶像分派给自己的这些任务没有丝毫怨言,“我一定会把那些异案都给处理掉的!”

    “乖。”

    陈闲笑了笑,又从兜里拿出陈家老宅的钥匙递给他。

    “回去之后自己把房子收拾一下,要是生活里差什么东西,你直接给后勤科打个电话,让他们送过来。”

    “嗯嗯!”

    余生接过钥匙小心放在口袋里,然后满脸期待地望着陈闲。

    “陈闲哥,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估计也就这几天吧……”

    陈闲摸了摸下巴,仔细回忆着主办方的安排,在前去古遗迹拿奖励之后……好像就没有别的事了,到时候直接从西昆仑往宁川飞就行了。

    “哥哥,我们去宁川之后也住你家吗?”

    这时诸葛豆豆突然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了这么一句话,脸上写满了期待。

    虽然陈家老宅她从来没去过,但在读取了陈闲的记忆后,她对那座老宅子也是熟悉得很,甚至都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感情,对陈闲过的那种悠闲自在的生活也是向往到了极致。

    “住呗。”陈闲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轻声说道,“以后你跟小六子都住我那儿,反正老宅里的房间多,你们分着住吧。”

    “那我们能住一起啦!”木禾兴奋地抱住了诸葛豆豆,对这个同龄的好朋友她可是非常看重,“回去了我拿陈闲送我的那几个娃娃公仔给你看!它们超级可爱!”

    其实熟悉陈闲的人都已经感觉到了一些古怪,在陈闲与诸葛家两兄妹身上,似乎真的发生了一些事……他对待诸葛家两兄妹的态度亲密得让人觉得奇怪,那种感觉说不出的复杂,简直比对待鲁裔生他们的态度都要亲一些,就像是真的哥哥在宠弟弟妹妹一样。

    不过陈闲自己没说,鲁裔生他们自然也就不问。

    因为他们很清楚,若是真的有什么事,陈闲肯定会给他们说,除非是陈闲刻意不想说……

    既然不想说,那自然就不问了。

    鲁裔生他们也不会让陈闲为难。

    当然,鲁裔生他们嘴里不说,但心里有好奇是肯定的,他们也纳闷……陈闲又不是那种自来熟的人,怎么一场决赛打下来,对待诸葛家两兄妹的态度就变了呢?

    就在这时,别墅的门铃突然被人按响了。

    余生第一个跑过去开门,只见门外站着的是一位熟悉的老人。

    “老爷你怎么来啦?”

    “我找陈闲有点事,你帮我把他叫出来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