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名次之分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七十三章 名次之分

2020-11-09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诸葛景将夺来的“影子”还给众人后,那些陷入沉睡的人也都自然醒了过来,然后第一时间就冲到诸葛景身边打算把他给分尸了……说实话,诸葛景的能力是真的招人恨!

    用鲁裔生的话来说,大家本来都还打得好好的,有来有回你来我往好不快活,结果呢?

    一闭眼就过去了。

    一睁眼……比赛结束了嘿!

    在离场的时候,鲁裔生一手勒住诸葛景的脖子,李道生则是拔剑在诸葛景的下三路比划着,似乎在挑从哪里下刀子比较合适。

    “算了算了,大家别跟他计较……”陈闲劝道。

    “老大!这孙子阴我们啊!之前还想杀你来着!我不弄死他我心里实在是……”鲁裔生气不打一处来地说道。

    陈闲想了想,觉得确实是这个理,之前诸葛景的表现确实挺气人的,要不是他心态好不记仇,估计早八辈子就把诸葛景给按死在领域里了……

    “那我不拦你了,上吧。”陈闲说道,然后满脸欣慰地松开了拽着鲁裔生的手。

    自始至终,诸葛景都表现得跟个鹌鹑一样,毕竟他之前做的事是有点气人,再加上他收拾鲁裔生他们也有一点点偷袭的成分,所以被鲁裔生按得跟个鹌鹑似的他也没话说……当然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陈闲在一旁看着,如果不是有陈闲这个大哥在,估计他能反手赏鲁裔生一套军体拳。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嘛,什么叫做我阴你了?

    不服咱们现在再打一场试试!

    “你……你不拦我了?”鲁裔生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不拦了,你们再打一场吧。”陈闲笑着点点头,满脸期待地等着鲁裔生“为自己”出气。

    “那就再打一场!你们一起上!我诸葛景又有何……”

    不等诸葛景把威风抖完,鲁裔生已经将手松开了,李道生也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自己的剑,两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既亲切又友好,完全就是一副兄友弟恭的热情模样。

    “嗯……其实仔细想想……咱们打比赛有点摩擦很正常……”鲁裔生笑呵呵地说道。

    “对,有摩擦很正常。”李道生点了点头。

    “我们之前是技不如人,再打一场也没有意义啊!”鲁裔生哈哈大笑道。

    “对,没有意义。”李道生又点了点头。

    诸葛景回头看了陈闲一眼,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这俩兄弟原来是说相声的?怎么一唱一和的?”

    “淡定。”

    陈闲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说道。

    “你跟他们待的时间久了,你以后也这样。”

    等众人回到直播楼之后,与陈闲他们队伍关系较好的人也纷纷来他们包间混了个脸熟,这个说“恭喜陈科长一举夺冠”,那个说“陈科长果然是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总而言之……陈闲都快被烦死了,因为他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跟不熟悉的人交际来往。

    按照主办方的安排,下午四点左右便要举行颁奖仪式。

    冠军是陈闲他们队伍。

    亚军自然是诸葛景与诸葛豆豆的两人小团队。

    至于季军跟殿军……

    这个本来是要打一场才能分出谁第三谁第四的,但小天师他们似乎在私底下与西昆仑的炼气士谈好了,这一场比赛不用打,小天师他们自认不如西昆仑的队伍,直接拿了第四殿军的名额。

    这事在陈闲看来是不可接受的,因为在他眼里,西昆仑的炼气士很强吗?他们就是一个屁!

    你们六个人还不敢跟那两个人打?

    小天师你们还混个屁呢?

    丢不丢人?

    “老大,要我说咱们就该给小天师他们送一副挽联,一写丢人败兴二写死不足惜……这也太给咱们内地的异人丢脸了!”

    “老鲁说得没错!我也觉得他们丢人!到时候我亲手给他们写这副挽联!我的隶书还是有一手的!”

    “那我呢?我去给你们买纸?”

    陈闲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摇了摇头说道。

    “虽然我也有点气,但是……人跟人是不一样的,他们想认输就认输吧,反正咱们已经拿冠军了,无所谓了。”

    说罢,陈闲抬起手指了指坐在一旁的诸葛景,又指了指正在跟木禾嘀嘀咕咕说笑的诸葛豆豆。

    “大家先安静一下,我说个事……”

    “虽然以前我们跟诸葛景之间有点误会,但以后他跟他妹妹就算是自己人了,这个叫我老大了,那个叫我哥哥了……等我们忙完昆仑会的事,去西昆仑古遗迹拿了我们想要的东西,回头他们俩就跟着我回宁川,如果顺利的话,我准备在宁川分局给他们找点活干。”

    “???”

    众人一脸的诧异,但小木禾却忍不住欢呼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诸葛豆豆这个难得的同龄朋友。

    “这……这是一边打比赛一边给分局拉人啊……”鲁裔生满脸惊叹地说道,“老大,霍叔要是知道你这么敬业,估计他回去得给你发奖金了!”

    “都回宁川吗?”许雅南想得要远一些,好奇地看着诸葛景问了一句,“你们不回滇省了?”

    “不回去了。”

    诸葛景笑着摇摇头,说道。

    “我们在那边没亲人也没朋友,搬个家换个地方也方便,以后我就安心跟着我哥混了。”

    我哥?

    陈闲听见这称呼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下,但也觉得有些不太习惯……毕竟这种感觉很突兀,就像是在平静的生活中突然冒出来几个亲人似的。

    不,不是就像,应该说本来就是!

    “砰!砰!”

    突然,包间的门再次被人敲响,陈闲他们本以为又是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朋友来祝贺自己夺冠,但却不曾想……一开门,他们看见的人会是小天师。

    “恭喜你了。”

    小天师吊着个死人脸走了进来,也不管陈闲他们欢不欢迎,直接走到茶几那边坐在了角落里,先是看了看在座的其他人,又看了看陈闲,突然问了一句。

    “你们之前是不是在背后骂我?”

    “没啊!我们可不是那种在背后说人坏话的小人!”

    鲁裔生这个提出要送他们挽联的人第一个跳出来反驳,然后他又用胳膊肘顶了李道生一下,示意让他给自己帮腔。

    “卧槽,这你都知道?”李道生没搭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天师问了一句,“哪个孙子给你告的密啊?”

    “没人告密,我猜的。”

    小天师说完这句话又沉默了下去,整个人看起来都极为压抑,眼里满是一种不甘。

    “你怎么想到投降了?”陈闲走过去坐到他身旁,忍不住好奇心问他,“我感觉你不是那么怂的人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斗不过。”

    小天师直截了当地说道,眉头皱得很紧。

    “顾仙棠跟赵脂儿的实力很强,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实力都不在我之下,而且我们队伍的实力跟你们队伍有点像,你懂吧?”

    陈闲点点头表示我懂。

    小天师他们队伍的情况确实跟陈闲的队伍很像。

    队长跟其他队员的实力差距过大了,而且这个差距大得还不是一点半点……

    “之前是顾仙棠来找我聊的,他说我们没必要打,打那场比赛就跟耍猴给人看似的浪费时间,然后他就跟我在包间里过了一手……当时我就发现顾仙棠确实不比我差,这一点我已经能确定了。”

    “你们之前在包间里切磋?”陈闲迷茫地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你召雷也不怕把直播楼给劈塌了?”

    “切磋是有很多方式的……”

    小天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在那之后,赵脂儿又来找我了,我发现她的实力也不差,甚至比顾仙棠还要强一点……”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