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首次通话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七十一章 首次通话

2020-11-09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当金属茧散去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六分钟,老骗子也在金属茧散去的前一秒遁地离开了赛场……不得不说老骗子遁地的能力还是很不讲道理的,至少陈闲跟诸葛景他们都没看明白,呲溜一下就窜进了地里,整个过程竟然无声无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不过事后想想,陈闲也觉得这没什么,因为老骗子本来就是异常生命的一种,只是因为他平常表现得太像是活人,所以总是会让人忽略掉他异常生命的身份。

    作为一个异常生命,尤其是灵体类的异常生命……

    遁个地怎么了?

    这不是很正常吗?

    “现在还打吗?”陈闲做着扩胸运动热着身,跃跃欲试地看着诸葛景问道,“要是还想跟我打,那一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打个屁。”

    诸葛景无奈地说道,此刻这个赛场依旧被陈闲的领域笼罩着。

    血雾肆意弥漫,空中黑鸦尖啸。

    踩在犹如腐肉般的地面上,任何人都会觉得自己已经置身在地狱之中,那种恐怖的氛围仿佛都凝成了实质,犹如跗骨之蛆般紧紧缠绕在身上,甚至连嘶哑的鸦啼都变成了催命的符咒……

    在这种不祥之地,诸葛景真是连一秒都不想多待。

    陈闲的真实实力如何,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概念,在不动用鸦地狱的前提下,诸葛景有绝对的把握能压制他,但也只能压制他一时…..想要彻底杀死他,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

    那些血液犹如神迹。

    在那些猩红的液体之中,诸葛景已经看出了眉目……他似乎已经明白了何为真正的“不死”。

    毫不夸张的说,诸葛景一点都不怀疑自己会被陈闲生生耗死。

    在他那种恐怖的自愈力之下,一切攻击都是徒劳,想要真正的杀死他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号的实力很强,但他能杀死陈闲吗?

    诸葛景脑海中只有一个问号,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也想不到。

    “喂!裁判!”

    诸葛景抬起手来,冲着无人机挥了挥。

    “我投降了,这场算是陈闲赢了!”

    此时,屏幕前的观众们一片哗然,因为这场古怪的决赛已经彻底把他们的脑子搞懵了……之前看陈闲他们还在继续打,观众们都还挺高兴的,毕竟决赛的票价高昂,能多看一秒都是福报,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恨不得让陈闲跟诸葛景打到下个月去。

    可是之后呢?

    被那个金属茧罩住之后,陈闲与诸葛景就慢慢的没声了,好不容易熬到金属茧消失,他们两人又重新回到了镜头之中,但话还没说几句……这特么就投降了?!

    他们在金属茧里到底干什么了?!

    “你……你投降?”

    无人机里传出了裁判的声音,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便又问了一遍以做确定。

    “你真的要投降?”

    无论让什么人来看,诸葛景此刻的状态绝对跟正常人差不多,比起之前他被那颗“人造星体”砸扁的样子可好了不止一点半点,给人的感觉就是莫名其妙的又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虽然这点让人很不解,但让人更不解的是……你小子既然状态这么好,怎么又突然投降了呢?

    难道他现在不是状态好,只是单纯的回光返照?

    不少观众都在心里犯着嘀咕。

    就在这时,诸葛景沉寂已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在听见铃声的一瞬间,诸葛景很明显地哆嗦了一下,但整个人又很快冷静下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后便接通了电话。

    “你在做什么?”

    电话那边当即传来了一号的声音,那种语调虽然还算平静,但熟悉一号的诸葛景却已经听出了……他那种难以抑制的杀意以及愤怒。

    一号很讨厌别人忤逆自己。

    尤其是在明确给出指示之后的违背或是抵抗,这种举动在一号看来是无法接受的。

    “投降啊。”诸葛景壮着胆子回答道,拿着手机的右手也在一直发颤,“我又打不过他,我不投降干什么?”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一号在电话那边已经懵了,因为这还是诸葛景第一次这样跟他说话,所以他现在非常怀疑……诸葛景是不是被陈闲控制了?他正常的时候,借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这样跟自己说话啊!

    “我知道啊,我说我打不过他,你有本事你来跟他打啊。”

    诸葛景颤抖着却还是在笑,像是被欺压多年的奴隶终于得到了翻身的机会,那种亢奋的神色在外人看来透着几分病态。

    “你……”

    “你别不服气!”诸葛景冷笑着低下了头,尽可能避开了那些正在拍摄的无人机,声音也压得很低,“你觉得自己比陈闲强,你就来京城找他试试,妈的一天天拿老子当枪使……你不是一直觉得自己牛逼吗?你来找他单挑啊!”

    “诸葛景你是不是疯了?!”一号终于忍不住在电话那边开始了大声咆哮,那种愤怒的情绪以往给诸葛景带来的只有绝望与恐惧,但是现在听来……

    真可笑。

    “疯了?我是疯了……这都是你逼的!”诸葛景眼里满是愤恨,咬牙切齿地骂道,“一天天就会威胁老子……我欠你的啊?你不就能打一点吗?你不就有个遥控器吗?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你个孤儿你特么一无所有!”

    “现在老头子死了,其他兄弟姐妹也死得差不多了,等你回去翻户口本只有一页的时候你就知道厉害了!”

    “屁大的事你都能来威胁老子,我可是你兄弟,你还有点人性吗?”

    “对不起我忘了你没有人性,你就是一个活脱脱的……”

    不等诸葛景口若悬河的把脏话喷完,电话那边的一号就已经受不了了,因为这么多年来还真没人敢这样跟他说话……所以他决定现在就解决诸葛景,并且他也开始后悔,自己一开始就不该给诸葛景这个机会,在他超出五分钟这个时间限定的时候就该杀了他!

    “你们都给我去死!!!”

    “嘭!!!”

    一号似乎在电话那边砸什么东西,在那声闷响过后,诸葛景便听见了一连串滴滴滴的电子警报声……这个声音对除了一号之外的其他实验体来说就是催命符,所以在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诸葛景不可避免地紧张了起来。

    三秒过后,诸葛景依旧紧张地颤抖着。

    十秒过后,诸葛景稍稍放松了一些。

    半分钟过后……

    “嗯?就这?就这啊?”诸葛景嘲讽他人的套路似乎都是跟着陈闲与鲁裔生学来的,说话的语气已经不是欠揍了,完全就是欠杀,“你不行啊小老弟……你不是要让我们去死吗?你诸葛爷爷跟你诸葛阿姨现在还活着呢?这怎么说?”

    “你……你怎么没死!??”

    电话那边的一号已经陷入了茫然,因为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诸葛景竟然还能活着,诸葛豆豆也是跟个没事人似的,完全没有半点要爆炸的迹象……

    “因为什么?”

    诸葛景冷笑道,然后不动声色地看了陈闲一眼。

    “因为我新认了一个好老大。”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诸葛景身边帮他遮挡摄像头的陈闲突然伸出手来,并且还开了口。

    “拿电话给我,让我跟他说。”

    诸葛景点点头,回头就将手机递给了陈闲。

    接过手机,陈闲便听见了一阵粗重的喘息声,就像是强行压制着愤怒的野兽,仿佛随时都会失控一般。

    “你是一号?”

    陈闲开门见山地问道,然后又觉得这样不够礼貌,便又自我介绍了一句,顺便问出了一个小问题。

    “你好,我是陈闲,方不方便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