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换血xiN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六十八章 换血xiN

2020-11-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最大的禁忌就是“陈跋”两个字,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他几乎不会提到任何有关自己爷爷的话题,甚至连一人独处的时候都很少去想……因为他觉得自己亏欠了那位老人太多,有些事至今都放不下。

    “什么意思?”

    陈闲突然抬起头来,整个人散发出的气息都变了,就像是一头即将丧失理智的野兽,那种疯狂的眼神是诸葛景他们从未见过的。

    “你爷爷……哎不说这个了!”老骗子摇了摇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急忙说道,“我曾经答应过你爷爷,有些事不能跟你说,你个兔崽子现在也别问,就当放我一马成不成?”

    “好。”

    陈闲虽然心有不甘,但他很清楚有些事急不得,尤其像是现在这种情况,若是老骗子执意不想说,那么再怎么问他也是徒劳,更何况陈闲也不想逼他…….

    “陈跋?”

    诸葛景若有所思地看了陈闲一眼,低下头似是在回忆着什么,过了几秒才说。

    “我好像从老头子嘴里听过这个名字……他说那是他最大的对手……如果当初不是因为陈跋……我们全知会也不会沦落到现如今的地步……”

    “你还知道什么??”陈闲紧紧盯着诸葛景,希望从他这里问出些消息来。

    “我知道的不多。”诸葛景无奈地说道,“反正在我记忆里,老头子只提过陈跋一次,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提过了。”

    陈闲点点头不再多问,看他一言不发的那样子就能猜到,他现在肯定藏着什么心事……看老骗子这意思,陈跋的死应该跟全知会的会长脱不开干系,甚至极有可能……诸葛景他们口中的“老头子”就是导致陈跋死亡的元凶!

    曾经陈闲认为自己爷爷只是寿终正寝,对于那位老人的逝去,陈闲只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愧疚,但现在看来……老人的死有蹊跷,似乎还与上一辈的某些恩怨有关。

    可就算有恩怨,现在还能怎么办?

    一号已经杀死了会长。

    陈闲总不能再去杀他一次吧?

    “你们体内……好像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它们的体积很小……就像是砂砾一样……像是某种能量至纯的提取物……”

    “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竟然把我都差点给骗过去了……”

    突然间,老骗子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边搭着诸葛景与诸葛豆豆的脉门,一边念念有词地说着,眼中满是诧异。

    “数量很多……不……太多了……”

    “它们在哪儿??”诸葛景急忙问道,心中万分急迫,“它们不会真的藏在我们体内的细胞核里吧??”

    虽然诸葛景他们知道自己身体里有这些奇怪的东西存在,但自始至终都没能找到它们,甚至连它们处在哪个部位都摸不清楚……可是看老骗子这话的意思,他好像已经找到这些东西了!

    “没那么夸张,就在你们的血液里。”

    老骗子收回了手,表情十分凝重。

    “你们体内的血液里都有这些东西……它们像是一种能量结晶……已经扩散到你们的四肢百骸了…..”

    “那…..那这个能取出来吗?”

    “能,但是取出来之后没处理好的话,估计你们都会死啊。”

    老骗子一脸愁容地看着他们俩,拼命搓着下巴上的胡子,皱着眉思索着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法……按照陈闲他们的说法,现在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且不说一号还能宽限他们多久。

    就这个金属茧……连陈闲都无法保证它能隔绝一号那边传递而来的信号!

    “想要把那些东西弄出来,那就必须把你们的血抽干。”老骗子皱着眉说道,“换血手术我不是没做过,但现在明显就没有做这种手术的条件,虽然你们都是异人,可一旦体内流失的血液过量并且得不到及时补充,一样会出大事的。”

    “这……”

    “让我来。”

    陈闲往前走了一步,做了两下扩胸运动算是热身,跃跃欲试地说道。

    “我自愈能力强生血速度快,你把我的给他们换上!”

    “这……这要是血型对不上……”

    “现在没时间去验血型配血了,试试吧。”

    诸葛景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虽然眼中还是藏着一丝担忧,但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做其他选择了……陈闲制造的这个金属茧虽说能隔绝手机信号,但可不一定能隔住一号那边传递过来的“信号”。

    直到如今,诸葛景都记得很清楚,他的某个兄弟就是为了躲避总部发出的信号指令而潜入了马里亚纳海沟中的暗房,那里曾经是全知会设立的一个试验场所,不仅能够隔绝已知的任何一种信号,而且还能隔绝光、热、电、酸、甚至一切已知的粒子能量。

    可就算如此,总部在几千公里外的研究基地发出“引爆指令”的时候,他一样被摧毁得连渣都不剩。

    之所以诸葛景不敢冒险也正是因为如此。

    说白了,他就是对陈闲制造的这个金属茧没信心,而且不光是他……其实陈闲本人对这个金属茧的信心也不是很足,毕竟这种高技术活他也是第一次干,谁知道寄生体能不能隔住一号那边发出的指令?

    “你们真的确定?”

    老骗子皱眉看着诸葛景,说话的语气也变得严肃了几分。

    “我倒是不担心小闲,他输血输得再多也死不了,但是你们两个……且不说你们的血型匹不匹配,在这里咱们也没有做手术的条件啊,很多手术器械我都没带,只能凑合着做,风险很大的,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没关系。”诸葛景急切地说道,“有机会总比没机会强,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

    得到这个准确的答复,老骗子也不再磨叽,先是将诸葛豆豆拽到自己身边,咬破自己的食指借着血在她双手脉门上画了两道符箓,然后又在她的后脖颈,额头,人中,两侧耳垂,各用血在皮肤表层点了一个红点。

    照葫芦画瓢,最后诸葛景也没落下,当他额头被老骗子点出一个红点的时候,站在一旁的诸葛豆豆还在笑。

    “哈哈哈怎么看你跟小哪吒似的!”

    “……”

    老骗子没有跟他们打趣的心思,做完准备便回头看向陈闲。

    “寄生体很听你的话是不是?”

    “是啊。”

    “你现在给我变几条金属软管出来,一头要跟针尖一样,另外一头就随便了,但必须是中空的,直径在三个毫左右就行。”

    “然后呢?”陈闲紧接着问道,“还需要我做什么?”

    老骗子一把拽过诸葛景到自己身前,用手指着他身上的某几个标点位置,耐心的给陈闲说起了接下来的任务,也算是在给诸葛景他们讲解自己的手术方案。

    “你什么也不用做,就给我用寄生体变软管就行,你最好让它们变得紧实点,可千万别在里面散开了,我听说你体内的寄生体是有剧毒的,这个你自己把控,一会我会借着符箓的力量去催行他们体内的血往软管里涌,到那时候……”

    “我就同步给他们补血?”陈闲问道。

    “不着急,先放点出来也无所谓。”老骗子说道,“因为是同步换血,所以这个过程可能有点长,以我的速度,最快也需要三五分钟才能搞定,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们的命数了。”

    话音一落,老骗子最后问了诸葛景一次。

    “你真想清楚了?如果真死了可别怨我啊。”

    “想清楚了。”

    诸葛景点了点头,很郑重的对老骗子微微鞠了一躬。

    “葛爷爷,麻烦您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