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诸葛豆豆的记忆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六十五章 诸葛豆豆的记忆

2020-11-03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诸葛豆豆的能力远比常人想象的复杂,她不仅能够强制催眠一切已知的生命体,不仅能在催眠状态下读取他人记忆……她还可以将自己的记忆封装为“视频影像”的格式,直接灌入他人的脑海之中。

    就譬如此时此刻她所做的这一切。

    与其绞尽脑汁去头疼要怎么跟陈闲解释,那还不如直接让他看看自己的记忆……看完了他自然就明白了。

    我们不是敌人。

    我们是……

    家人。

    向他人灌输记忆这种事,诸葛豆豆只做过一次,那也是组织内部的某种试验……当时诸葛豆豆也才不过五岁,脑海中的记忆与此刻相比可以说少了一倍不止,但就算如此,对方在接收到那些记忆影像之后反应也很激烈,几乎瞬间就陷入了脑死亡的状态,普通人类根本就无法接受这种方式的记忆灌输,甚至连普通异人都是如此……但强如陈闲这般的异人应该可以吧?

    毕竟他是一个比六哥都要强的人啊!

    事实证明,这种记忆灌输的手段在陈闲这里只能算小儿科,因为当初在被童官唤醒某些“记忆”的时候,陈闲所接收到的信息量远不是诸葛豆豆的这些记忆可以相比。

    文明更迭,神明崛起。

    那些古老影像所包含的信息量是人类难以想象的。

    在这一刻,陈闲的感觉无比奇妙,因为他觉得自己陷入了某种半催眠的状态,而且这种状态给他的感觉并不难受,整个人都像是飘在云端一般,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得到了极致的放松……

    与此同时,诸葛豆豆这些年来的记忆也如电影一般不断在陈闲脑海中闪过,这些是从她记事起直到现在的记忆,虽然内容很多,但好在这些记忆影像可以通过倍速播放。

    这些影像里每一分每一秒陈闲都看得很仔细,毕竟他的大脑信息处理速度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甚至连诸葛豆豆这种善于读取他人记忆的异人都比不过他。

    也就是过了半分钟左右的光景,诸葛豆豆便慢慢离开了陈闲的怀抱,仰起头看着这个哥哥,眼中藏着一丝希望被接纳的期待,又有一丝紧张……似乎很害怕陈闲看过这些记忆后会再次翻脸,毕竟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

    在这种原则问题上,翻脸也很正常。

    “你……你们……”

    陈闲此刻的眼神有些恍惚,似乎还没有从之前那些记忆影像里缓过劲来,看着眼前这个“妹妹”,他一时间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如果自己看见的那些画面都是真的……

    那么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们确实就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只是没有血缘关系罢了……这应该算是……家人?

    缓了几秒,陈闲脸上的表情逐渐平静下来,因为他知道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他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去做。

    “他们在你们体内种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陈闲压低了声音,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

    “你们亲眼见过那东西吗?是炸弹还是……”

    “没见过。”诸葛豆豆摇了摇头,语气也很无奈,“被种那东西的时候,我们都被麻醉了。”

    “对……麻醉……我好像在你的记忆里见过……有这个印象……”

    陈闲有些生硬牵着诸葛豆豆的手,将她带到自己身前,然后一手握着她的脉门,另外一只手则放在了她的头顶,缓缓将自身体内的能量分离了一部分出来,小心翼翼的往她体内灌输着……

    “经脉里只有能量在流动……没有异……物……那东西到底在哪儿……”

    “找不到也正常啦,我们自己也找过,但想尽办法也找不到,所以现在都淡定了,听六哥说着东西好像在细胞核里,说不定还融入进了我们的基因里……”

    “没事的。”

    陈闲有些不太自然地摸了摸诸葛豆豆的头,几乎本能地安慰道。

    “我不会让你们出事的,放心吧,我去找葛爷爷他们帮忙,说不定他们有办法……”

    一直以来,诸葛豆豆都只见过陈闲安慰别人,譬如木禾,譬如许雅南,譬如他身边的那些兄弟们,就算偶尔安慰自己几句,哄自己几句,那也是大人关照小孩子的那种,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虽然她能看出陈闲的动作有些生硬,似乎还没有习惯自己突然多出来一个妹妹,但是……那种藏在眼底的温柔却是装不出来的。

    随后,陈闲拿出手机来就准备给老骗子打电话过去,但一看诸葛景已经挣扎着爬了起来,他也只能走过去再把他给按回去。

    “别死撑了。”

    陈闲皱着眉说道,看着这个弟弟越是看越是觉得不顺眼,因为他觉得诸葛景实在太不懂事了……明摆着打不过还要死撑,这种倔驴脾气简直就是愚蠢!

    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愚蠢的弟弟?

    “谁死撑了?!”诸葛景恶狠狠地瞪着陈闲,虽然他知道诸葛豆豆已经将自己的底细全盘托出,甚至都将自己的记忆灌输到了陈闲的大脑之中,但是……他可不想承认陈闲是自己哥哥。

    谁让他把我打得这么惨的?!

    “打不过还死犟……”陈闲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微微摇头叹了口气,“你跟豆豆比起来差多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你都不懂……我看你还是欠揍!”

    见陈闲与诸葛景都没有动手的意思,观众们也纷纷好奇起来……这几个人嘀嘀咕咕的聊什么呢?又是压着嗓子说话,还刻意避开了镜头,神神秘秘的搞什么鬼?

    此刻,好奇的也不仅是那些普通观众,还有某些特殊的人。

    在我国南海边缘,一艘不明潜水物正在水下进行超高速移动,它的外观非常接近于雪茄的形状,但前后底部各有两个直径十米左右的碟形圆盘座舱。

    从外观来看,这种周身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大型机械,非常像是科幻电影中的产物,完全不是已知的任何一种潜水器。

    此刻,在前指挥舱中,有一男一女正坐在沙发上观看投影幕布上呈现的超清画面,那正是昆仑会比赛的同步直播……

    “克里斯汀,你说他们在聊什么呢?”

    坐在左边的男人“裹”得很严实,上身穿着黑色的连帽卫衣,下身一条简简单单的休闲裤,从头到脚每一个地方都用黑灰色的绷带死死裹住,甚至连手指都不例外,唯一暴露在外面的只有眼睛。

    那不是一双人类该有的眼睛。

    眼白之中血丝如蛛网般密集,比常人大两倍有余的虹膜更是呈现出一种猩红的色泽,还有许多黑色的细小斑块夹杂其中……那些斑块并非只固定在一处,当这个男人转动眼睛时,那些斑块也会自主移动变换位置,甚至出现扩大或收缩的现象。

    “我怎么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说话的女人长着一副欧美人的面孔,如传说中的天使一般,曼妙的身材,精致到极处的五官,仿佛这一切都是经过上帝精雕细琢的产物,深棕色的微卷长发随意地散在肩上,从头到脚都透着一种慵懒的气质……她的打扮也较为简单,干净利落的T恤加牛仔裤,很符合她二十来岁的气质。

    “一号,你既然好奇他们在聊什么,直接打个电话过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坐在角落的男人笑了笑,缓缓拿出了手机来。

    “说的也是……我还是打电话过去问问吧……”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