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开门见山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六十四章 开门见山

2020-11-03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天知道诸葛豆豆怎么跑得那么快,陈闲这边刚听见她的声音,忽然眼前一黑……只在瞬间,诸葛豆豆就直接出现在了他与诸葛景的中间,生生将两人彻底隔开。

    “别打了……算我求你了……哥……”诸葛豆豆面朝诸葛景,脸上满是一种哀求的神色,“既然打不过咱们就不打了……我们试试别的办法好吗……”

    “还有什么办法!”

    诸葛景气急败坏地吼道,但在吼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又意识到自己不该冲着妹妹发火……诸葛豆豆不是傻子,她早就明白局面已经彻底颠覆过来了,虽然诸葛景在比赛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处在优势,甚至都能单方面压制住陈闲将他吊着打,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陈闲占了上风,落入下风的反而是诸葛景。

    虽说此刻的陈闲也是重伤在身,大半个躯干都被那条影状巨鳄给吞了,目前自愈的程度也极为有限,想要把那些缺失的部分再长回来估计需要几个小时左右,但是……有寄生体作为义肢,陈闲给外人的感觉就跟没事人似的!

    相比起之前,陈闲此刻的气色也明显要好得多,不仅呼吸的节奏恢复了规律,甚至连体内消耗的能量都在迅速自我补足,苍白的脸色也再度红润起来……而诸葛景呢?

    他可没有像是陈闲那样越变越好。

    就跟之前说的一样,他现在看起来跟死人差不多,有出气没进气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一闭眼直接过去了。

    在这种状态下还想反抗,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当然,诸葛豆豆也知道陈闲对自己哥哥是什么态度,别看陈闲下手又黑又狠,实际上他才是那个最不容易起杀心的人,就算诸葛景死不认输,陈闲也只会选择打晕他或是让他彻底丧失战斗力。

    杀了他?

    陈闲从未这么想过。

    可就算如此,诸葛豆豆也不想再让自己哥哥受皮肉之苦了,更何况就现在的局势来看,别说是杀死陈闲,就是想赢下这场比赛都几乎是妄想,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一号给出的任务……

    既然都没有完成任务的希望,那么何必再那么拼呢?

    诸葛豆豆想得很明白,她觉得自己就算是死,那也必须让一号陪着出点血才行……更何况现在的全知会已经落进了一号手里,完全不是那个老头子率领的组织了。

    简而言之,她只对老头子有一定的感情,对组织的感情一直都非常淡薄,尤其是在一号拿下组织的掌控权之后,她对于自己做出“背叛组织”这种举动没有半点负罪感。

    “哥,你别管了,让我来。”

    诸葛豆豆说着,不再给诸葛景开口的机会,转过身便向陈闲走去……

    与此同时,屏幕前的那些观众们也开始觉得这场比赛变得有些古怪了,诸葛景到底打不打?那个小丫头不是退赛了吗?她又闯进来搅和战斗这难道不算是违规?裁判组的那些老头子怎么不吭声呢?

    “咱们现在判吗?”

    “应该判吧……那小姑娘闯进来已经算是违规了……咱们判陈闲胜出也是理所当然啊……”

    在裁判组的诸位裁判细声交流的同时,诸葛豆豆已经不声不响地走到了陈闲跟前,仰起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两头的哥哥。

    “怎么了?”

    陈闲看见这小姑娘来搅局也有些头疼,无奈地问道。

    “你不去劝你哥认输,你来找我干什么?”

    “哥哥你过来点,我跟你说个悄悄话!”

    不知为什么,陈闲一听诸葛豆豆这么亲切的叫自己哥哥,心里突然就莫名其妙的跳了一下,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听见自己的妹妹在叫自己,本能的就按照她的话做了。

    “什么悄悄话?”陈闲问话的时候已经低下了头,半弯着腰将自己耳朵凑到诸葛豆豆面前,“有话赶紧说,这边还在比赛呢!”

    “那个……”

    诸葛豆豆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开了口。

    “我跟你说个事……你不要生气啊……”

    “放心吧,我比你哥脾气好,你说什么我都不生气。”

    “那……那我说啦……”

    诸葛豆豆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凑到陈闲耳边,避开了所有能拍摄到她脸部的摄像头。

    “我是全知会的人。”

    “哦你是全……嗯???”

    诸葛豆豆的开门见山直接让陈闲懵了,可以说就这么一句话直接让陈闲的大脑陷入了死机状态。

    全知会??

    她是全知会的人??

    那这么说诸葛景也是全知会的人??

    想起周抟提到过的有全知会的人潜入了我国境内,陈闲瞬间就想明白了……潜入我国当特工的不是别人,十有八九就是他们兄妹俩!

    他们潜入我国境内有什么目的??

    为什么现在会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

    难道他们不怕死吗??

    陈闲大脑里挤满了问号,也许是因为他还没缓过神来,整个人看着都有些呆滞,诸葛豆豆便又鼓足勇气开口,继续跟陈闲说道。

    “哥哥你别生气……也别声张……我们……”

    不等诸葛豆豆把话说完,陈闲忍不住反问了一句。

    “你真是全知会的人?”

    陈闲不可置信地看着诸葛豆豆,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怀疑,这小丫头本来就属于古灵精怪的类型,她现在自称是全知会的人……会不会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是啊,我是九号实验体,我哥是六号实验体,我还知道……”

    诸葛豆豆的声音压得更低了,神秘兮兮地看着陈闲。

    “木禾是十三号实验体,你……是零号。”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无论是她本人还是躺在一旁的诸葛景,他们瞬间都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敌意。

    或是说……杀意。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闲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之前还算热情的目光也不禁变得冰冷起来,因为他最大的忌讳也是最大的底线就是暴露身份……当初为了抹除掉一切有可能知道木禾身份的人,他直接将潜伏在宁川的全知会成员都给杀了。

    一个不留,尽数灭口。

    由此可见他对自己以及木禾的身份有多看重。

    “在我进入你身体的时候,我能看见你的记忆,你从小到大的记忆我都看过了。”诸葛豆豆有些不敢面对陈闲的目光,说话的声音隐隐颤抖着,“哥哥,你别这么看我,我有点害怕……”

    陈闲默不作声地看着她,过了几秒,这才将目光移开,声音也变得柔和了几分。

    “你们来我国境内的目的是什么?”

    “参加昆仑会,然后夺冠去西昆仑的古遗迹,取走血池里的东西……哥哥你应该知道的,那些东西你吸收过!”

    “回答这么干脆……你不会还有别的企图吧?”陈闲皱着眉问道。

    诸葛豆豆这么干脆了当的表现是陈闲想象不到的,因为他觉得像是这种事关机密的问题,她不可能也不应该回答得这么爽快……

    “没有没有,不……有!有一个!”

    “到底有没有?”

    见诸葛豆豆说话吞吞吐吐,陈闲也不免疑惑起来,十分警惕地盯着她,生怕被这小姑娘给骗了。

    “很多事说不清……几句话说不明白的……”

    诸葛豆豆急得脸都红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她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对了!我可以拿我的记忆给你看!”

    “???”

    不等陈闲发问,诸葛豆豆便垫着脚尖将自己的额头贴在了陈闲的脸上,然后双手轻轻抱着陈闲的头,嘴里细声说着。

    “你看了就明白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