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鸦地狱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六十章 鸦地狱

2020-11-01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锯肉刀传承给陈闲的刀术只有三式。

    第一式魍斩雷是三式刀术中最为干脆利落的一招,也是一招纯粹在物理层面对敌人造成伤害的刀术,无物不断是它的特性……除了某些能免疫物理伤害的敌人之外,这招可以算得上是一记杀招。

    第二式万兵冢其实也是属于物理伤害刀术的一种,不过它的破坏力可要比魍斩雷大多了,因为它的威力主要呈现在“毁灭”这两个字上,是一种以毁灭一个区域内的物质能量为主要目的的杀招。

    而这最后一式“鸦地狱”,则是唯一的一招异术。

    这一招对施术者本人的消耗极大,可以说除了陈闲之外,同辈之中不会再有其他人能承受住这种恐怖的能量消耗,甚至连诸葛景都承受不了……

    虽然看起来诸葛景能力出众,从开局到前不久都能单方面压制着陈闲吊着打,但他确实有一点比不过陈闲,那就是体内能量的多寡与陈闲差异巨大。

    如果用数字来表示能量多少的话,那么诸葛景体内蕴藏的能量大概就有八千到一万左右,而陈闲呢?

    他体内的能量。

    能够被他如臂使指的部分至少在十万!

    在使出鸦地狱这招异术之后,陈闲体内的能量几乎就凭空蒸发了九成,这种恐怖的消耗是其他同辈异人绝对承受不住的,放在诸葛景小天师他们这种异人身上,那一刀刚挥出去他们就得当场暴毙,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俗话说得好,能量不够生命力凑。

    只要他们敢挥出这一刀,估计瞬间就会被锯肉刀给抽成人干。

    “这一招的杀伤力有多大……其实我也不清楚……还得麻烦你帮我试一试……”

    陈闲盘坐在黑鸦的背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战场,脸上的表情已经逐渐变得兴奋起来,因为这种制造领域的异术他还是头一回用,那种万物皆在掌握之中的感觉……简直让他太享受了!

    在这片名为“鸦地狱”的领域之中,无论是自然环境下的地形地貌还是气候变化,只要陈闲想,那么这一切都会随着他的意念而发生改变……

    挥手之间便是狂风呼啸。

    一念起则血雨倾盆风雷交加,

    山脉崩裂,天地倒转。

    连那些上万斤重的巨岩都在血色能量的作用下,随陈闲的意念而动,扶摇直上升至万米高空。

    此刻,天空中的云层已经压在了地面上,而那些被守秘局加固过的山岭则纷纷碎裂开来,犹如氢气球一般飘向高空……天与地仿佛变成了混沌一体,那些观看直播的观众们也彻底看懵了,完全没有想到这场战斗会演变到如今这个地步。

    他们本以为诸葛景的能力已经独步天下,同辈之中更是无人能出其右,但是现在看来……诸葛景与陈闲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异人。

    在这片领域之中,陈闲既是某种意义上的……

    神。

    “陈闲你没死……你怎么可能没死……”诸葛景颤栗着,脸上只有一种惊恐到极致的表情,“你应该死了才对!!”

    “你就这么盼着我死?”

    陈闲忍不住反问了一句,有些不能理解诸葛景此时的心态,也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什么……我们之间无冤无仇,只是因为昆仑会的比赛才碰到一起,你为什么这么盼着我死呢?

    “你应该死……死了才对……”诸葛景右手拿着手机,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你为什么还活着……你就不能听我的话去死吗……”

    陈闲皱了皱眉,望着诸葛景的眼神都变了。

    “就是一场比赛啊……没必要这样吧……”

    陈闲低声嘀咕了一句,只觉得诸葛景今天的表现太不对劲了,跟以往的他相比简直就判若两人……他究竟为什么这么恨我?难道我死了他就开心了吗?

    诸葛景很紧张,这点所有人都能看出来。

    诸葛景也很恐惧,这点同样所有人都能看出来。

    但没有一个人能猜到诸葛景的这种恐惧是由何而来。

    是因为陈闲的强势让他感到了恐惧?

    还是因为这场比赛要输了所以才如此不安?

    都不是。

    诸葛景害怕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触怒一号……因为他很清楚现在一号正在观看直播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九十,而且现在也已经超过了五分钟的界限,简而言之就是没有完成一号给出的任务。

    没有完成任务,一号会怎么做?

    诸葛景不敢去想,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

    “没事……他说不定还在给我们机会……”诸葛景自言自语似的安慰着自己,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既然我们现在还活着……那就还有机会……抓紧时间除掉陈闲就好了…….”

    在说话的同时,诸葛景体内的能量也再度被他调用起来,身躯逐渐开始“影化”,消瘦的面孔上也睁开了一只只诡异的眼睛。

    勉强让情绪平复下来之后,诸葛景也开始细心观察起了战场中的这种种变化……相比起场外那些通过直播镜头观战的观众,诸葛景能够看见的细节更多,甚至他都看出了一部分有关这个“异术”运行的规则。

    虽然这个领域的主人是陈闲,但陈闲想要彻底控制这个领域,那么他就必须要借助其他的东西……没错,就是那些正在天空上不断盘旋嘶鸣的黑鸦。

    普通异人看不见,但诸葛景能看不见吗?

    每一只黑鸦的腹部与背部都延伸出了一条近乎透明的黑线,而且从各个角度看来这些黑线都是垂直的,一条向天一条向地……升至高空的黑线去了哪里,这个诸葛景看不见,因为一眼都望不到头,但垂直落向地面的那一条条黑线诸葛景可看清楚了,它们都没入了黄土之中,具体伸进去了多少这个他也说不准。

    虽然这么说有点夸张,但诸葛景确实是这么觉得的。

    他觉得这片天地都变成了那些黑鸦爪中的提线木偶。

    “让你妹妹闪开。”

    陈闲的耐心快被诸葛景耗尽了,虽然他还没搞明白诸葛景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古怪,但他也不打算去细想了,只等着把诸葛景打个半死不活之后再去跟他聊聊……

    此刻,诸葛豆豆就站在诸葛景身旁,若是就此展开攻势,那么势必会误伤到那个小丫头……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陈闲可不像某些参赛选手那么下三滥,该是什么就是什么,打起来绝对不会牵连到外人。

    “豆豆,你先走开。”

    诸葛景头也不回的对诸葛豆豆说道,语气十分急迫,恨不得现在就把诸葛豆豆送出这个赛场。

    “哥……咱们能不能别打了……”

    见陈闲竟然没死还活了过来,可想而知诸葛豆豆的情绪起伏有多大,她死死拽着诸葛景的手臂不肯松开,眼眶通红地说道。

    “我们说不定还有其他办法…….我们……”

    不等诸葛豆豆再说什么,只听嘭的一声闷响,诸葛景的身子突然从她背后一闪而过,而她也在这瞬间晕了过去。

    解决完这个碍事的妹妹,诸葛景也打算全力以赴了,无论如何都要在一号动怒之前杀死陈闲……

    “下手这么狠?”

    陈闲眉头不展地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说道。

    “豆豆才是一个聪明人,她都看出来你不是我的对手了,你小子还非得跟我打……”

    “别废话。”

    诸葛景脚下的影子瞬间拉伸了出去,那条被鸦群撕裂的巨鳄也再度映入了陈闲的视线。

    “要么你弄死我,要么我弄死你。”

    诸葛景说话的声音发着颤,双眼赤红一副如欲吃人的样子。

    “何必呢……”

    陈闲无奈地叹了口气,抬手轻轻一挥,鸦群的速度便顷刻间慢了下来,而那些被领域的力量托起升至万米高空的物体也猛然停滞,不再继续上升,反而陷入了一种滞空的状态。

    “对了……你见过流星吗?”

    “???”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