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克制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五十六章 克制

2020-10-30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其实陈闲的感觉没有出错,这条如鳄鱼般的怪异生物,确实就是诸葛景的“本我体现”。

    虽然从全知会出来的实验体都没有灵魂这个部件存在,但从某个角度来说……诸葛景算是一个异类,他生来体内就有一种类似于灵魂的“生命体”寄居着,在他看来这就是自己的灵魂,只可惜它没有人类的模样。

    它就是这条鳄鱼。

    一条足以吞噬万物。

    甚至连“光”都能被其吞噬殆尽的鳄鱼。

    “怎么回事……”

    陈闲在高速坠向地面的过程中,忍不住用右手紧紧捂住了左肩上的伤口,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一幕,他更是后怕到了极处……那条怪鳄的牙齿比任何已知的武器都要锋利,甚至比李道生手中无物不断的锈剑还要锋利得多,就算自己身上披着寄生体凝成的铠甲,只在瞬间还是被它给切断了。

    不仅如此。

    最让陈闲感到后怕的,是那个怪物对自己能力的克制。

    在被怪物断臂之后,陈闲本来还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等一会再长出来就是了,但是……他却忽然发现自己体内的自愈因子似乎受到了某种能量的影响,别说是自愈长出一条新手臂来,就是伤口都无法自愈完整,直至此时都还在疯狂地往外涌着血。

    “这样下去……很可能会被它杀了……”

    陈闲想到这里的时候,顿时感到了一阵毛骨悚然,再一回头看向那只紧随其后追上来的怪物,陈闲都忍不住屏起了呼吸,尽生平最快的速度扇动着金属骨翼以曲线转向的方式甩开了它。

    从这点就能看出有翅膀的好处了。

    那条影状巨鳄并没有飞行的能力,在坠落的时候也只能保持一条直线往下坠,想要在空中做出转体转向的动作完全是不可能的事,也正是因为这点才给了陈闲喘息的余地。

    在金属骨翼的帮助下,陈闲一路扶摇直上,升至万米高空。

    直到这个高度,陈闲感受到了迎面而来零下几十度的罡风,这才稍稍放松一些……

    诸葛景还真是不留情啊……这孙子翻脸也翻得太快了吧?!怎么一出手就是杀招呢?!

    难道他都不想跟我客气一下吗??

    “还好……能止住血……只是速度变慢了……”陈闲紧紧捂着自己的伤口,调动起寄生体充当纱布绷带来帮忙止血。

    毫不夸张的说,他觉得自己的自愈力已经被弱化了数百倍,像是这种“小伤”放在以往他的眼里,其实就跟被虫子咬了一口差不多。

    可是现在呢?

    连止血都很勉强!

    若是再弱一点,陈闲毫不怀疑自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晕过去。

    其实直到此刻陈闲都没有生气,哪怕诸葛景翻脸如翻书,二话不说就对自己下杀手……像是他这种种举动,陈闲都会自动理解为“自己威慑力太大所以导致诸葛景只能这么干”,稍微这么一想,陈闲还挺开心,最多就是嘴里吐槽两句这混蛋没有武德不厚道而已。

    “这里人太多了……再打起来恐怕要误伤到他们……”

    陈闲俯瞰着战场嘴里念念有词,左右扫了几眼之后,很快就找到了一处新战场,那是位于西北方的一片山岭……

    “有胆子就来吧,一会就砍死你们!”

    在向山岭飞去的时候,陈闲嘴里还嘟囔着,右手紧握着锯肉刀做足了决战的准备。

    其实在昆仑会中,陈闲无论面对哪一个异人,心中都有必胜的把握,至少他曾经是这样……但在与诸葛景对上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眼界太窄了,也太过自大了。

    虽然诸葛豆豆已经退赛,留在场上的唯一对手就只有诸葛景,但在此刻陈闲也依旧找不到半点自信,甚至他都还没想好要怎么对付这个怪物。

    利用锯肉刀的力量……再用一次万兵冢?

    不行。

    之前就用万兵冢劈过他一刀,那小子屁事没有,在他身上用万兵冢简直就是浪费自己的能量。

    可要是不用锯肉刀的话,那还能用什么手段去对付他?

    黑光寄生体?

    这个选择明显就不靠谱啊!

    因为寄生体本来就不是偏战斗型的“兵器”,它对自己的意义多在“辅助”这个方面,利用它去战斗的话……基本上只能施展出物理层面的攻击,想要更进一步伤及诸葛景本身,寄生体是不可能做到的。

    再不然用自己的能力去吃了他?

    陈闲心中生出了这个念头,但也就是随便那么一想,很快这个念头就被他自己的理智给扼杀在了摇篮中。

    那条影状巨鳄很明显能把自己吊起来打,除了不能飞行之外,它几乎是没有弱点的……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这些都在自己之上,更何况它的状态与诸葛景的状态非常相似,说不定也能够免疫一切物理层面的攻击,甚至连能够直接摧毁物质能量本身的“万兵冢”都能免疫掉……

    换言之,只要自己有胆子近它的身,那么自己的处境就会变得十分艰难,直接死在它嘴里都是很有可能的事。

    “要怎么办呢……”

    陈闲眉头不展地思索着,越是想越是觉得这场比赛有点悬,想要解决诸葛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

    与此同时,诸葛景已经陷入了一种极度焦虑的情绪,因为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且他也意识到了杀死陈闲这项任务比想象中还要难得多!

    陈闲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竟然连之前的那一次袭击都能躲过去……这混蛋的命是真大啊!

    “时间不多了。”

    诸葛景叹了口气,双眼紧紧盯着正在高空中盘旋的陈闲,随后抬起手来轻轻一挥,位于地表之上游动的影状巨鳄便依照他的指示直奔陈闲而去。

    见此情景,站在一旁的诸葛豆豆又忍不住走到诸葛景身边,紧紧抱着他的手臂哀求道。

    “哥,我们可以试一试,让他想办法帮我们拆了……”

    “没人能帮我们。”

    诸葛景已经没有耐心去听自己妹妹的哀求了,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接下来的战斗中。

    “种在我们体内的东西又不是炸弹……不是想拆就能拆的……它们分布在细胞核里……甚至我都怀疑它们混在了我们的基因里……就算守秘局愿意帮我们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成功……在那之前一号就会杀了我们……”

    说罢,诸葛景转身便向前走去,缓缓迈向陈闲所处的那片山岭。

    “豆豆,我不想看见你出事。”诸葛景说话的声音很轻,但每一个字都万分清晰地落进了诸葛豆豆耳中,“我死了无所谓,可我绝对不会让你死在我前面,我可不想到了下面被其他兄弟姐妹指着脊梁骨骂我连自己妹妹都保不住…..”

    听见这话,诸葛豆豆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

    “我知道的……哥……我都知道……”

    “以后如果有机会……杀了一号给陈闲报仇就行了……”诸葛景头也不回地说道,双眼紧盯着那条正在不断追击陈闲的影状巨鳄,“现在势必人强……咱们只能先忍……陈闲不得不杀……作为朋友我只能给他一个痛快了……”

    话音一落,诸葛景的身影瞬间在场中消失。

    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远在近千米外的山岭之中。

    也许是受到了那条影状巨鳄的影响,山岭中每一寸土地的地表都渗出了许多类似黑水的物质,仿佛这片大山即将变成一片黑色汪洋……

    很快,在这片黯淡无光的“水面”之上,数以百万的黑色长条状物质被抽离了出来,犹如一根根筷子粗细的黑色线条,它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向天空延伸而去。

    在这一瞬间,大若山岳的影状巨鳄也再度一跃而起,直奔正在空中盘旋的陈闲而去。

    “陈闲……别怪我……”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