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不能杀他xin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不能杀他xin

2020-10-30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当诸葛景挂断了电话,诸葛豆豆这才有勇气开口,她死死拽着诸葛景的手臂不肯松开,眼中的神色万分复杂。

    “你别杀他。”

    诸葛豆豆说话的声音很低,只有她自己跟诸葛景能听见,或许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的缘故,她拽着诸葛景的右手都有些微微发颤。

    “不要杀陈闲……”

    听见这话,诸葛景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他觉得诸葛豆豆虽然是个孩子,平常也有心慈手软的时候,但在这件事上……她应该分得清轻重啊!

    在这之前他们就在私底下聊过,她对杀了陈闲来保全自身性命也是持赞成态度,所以就算陈闲对她再怎么不错,她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跟自己唱反调啊!

    难道她不知道放过陈闲自己就会死吗?!

    “豆豆,听话,你已经认输了,你先退场……”诸葛景的心情已经变得不受控制的急躁起来,因为一号给他的时间只有五分钟,一旦超过这个时间没有办成事……若是五分钟过后陈闲还活着,那么他们俩就会死,这点诸葛景毫不怀疑。

    一号绝对不会给他们多余的时间。

    哪怕只是过了一秒两秒,诸葛景觉得一号都会毫不犹豫地按下遥控,直接引爆那个“种”在他们体内的东西。

    他们会心慈手软,但一号可不会,甚至诸葛景都怀疑一号是存心在针对自己,说不定那个混蛋就希望他们能超过五分钟这个规定的时间,到那时候……就能顺理成章地按下遥控除掉他们兄妹两人了。

    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心慈手软,一旦就此放过陈闲或是超过了五分钟的时间限制……

    “我不退场!”诸葛豆豆一把抱住了诸葛景,身子剧烈地颤抖着眼里满是恐惧,“不要杀陈闲……他不能死……”

    诸葛景竭尽全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可能让自己表现得没有那么不耐烦,耐着性子问了一句。

    “为什么?”

    听见这个问题,诸葛豆豆瞬间凑到了他耳边,以只有自己与他能听见的声音说。

    “他是我们的哥哥……零号。”

    诸葛景没有看过陈闲的记忆,听见诸葛豆豆这么说,自然也就没有联想到“零号实验体”这种关键字上,但诸葛豆豆接下来的解释却让他逐渐意识到……豆豆口中的哥哥究竟是谁。

    “他就是老头子说的那个实验体……是那个最接近于神的零号实验体……那场发生在海沟基地的爆炸没有杀死他……零号就是陈闲……我已经看过他的记忆了……”

    这番话对诸葛景来说无异于一场发生在脑海中的风暴,他打死也想象不到陈闲竟然是“自己人”!

    陈闲是零号?!

    这怎么可能?!

    零号不是早就死了吗?!

    组织还数以百次去搜寻过零号的尸体,但是那场爆炸波及的范围太广,任凭组织掘地三尺将那片海域翻了个遍,最终也没有找到零号的尸骸,虽然他最终也是被认定为“失踪”,但是…….组织里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失踪只是老头子对零号的“美好祝愿”。

    他一定是死了。

    只不过还没找到他的尸骸罢了。

    但是现在诸葛豆豆说的……零号还活着,而且零号就是陈闲!

    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只让诸葛景有些无法相信,因为对他来说零号就是一个早就死去的人,而且无论怎么说,就算零号还活着,诸葛景也无法将他联系到陈闲身上。

    守秘局的异人。

    全知会的实验体。

    这种正邪不两立的敌对背景……竟然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说出去谁敢信??

    但不得不说的是,虽然诸葛景很不敢相信这个消息,可他却知道这应该是真实的,因为他很清楚诸葛豆豆那种能够查阅他人记忆的能力有多厉害……在那种翻阅记忆的手段之下,任何谎言都注定是徒劳的,她能够获取到的信息也都尽是“真实”。

    “他怎么会是零号……”诸葛景虽然已经意识到自己妹妹说的是真话,但还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句,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如果他是零号的话……那他怎么可能是守秘局局长的干孙子…..”

    “这里面很复杂,我也没搞明白,他有一段记忆缺失了。”诸葛豆豆低声说道,“而且不光陈闲是我们的人,连小木禾也是,她就是那个死在雾山基地的十三号实验体,是咱们妹妹!”

    “???”

    这个消息虽然不比陈闲是零号实验体那么吓人,但同样也给诸葛景带来了很大的震撼,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木禾竟然会是十三号实验体!

    雾山基地的实验体不是一个婴儿吗?

    怎么才没过多久就长到木禾这么大了!?

    “可能是实验出岔子了,要不然就异变了。”诸葛豆豆似乎也猜到自己哥哥正在疑惑什么,便低声解释了一句,“反正她就是十三号实验体,那些记忆片段我看得很清楚,就是她!”

    “他们俩是怎么凑到一起去的?”诸葛景忍不住问道。

    “雾山基地不是炸了吗?陈闲当时就接到守秘局的任务赶到雾山那边去了,碰巧就遇见木禾了,然后机缘巧合……反正解释起来很复杂,他们最后就凑一块去了!”诸葛豆豆急匆匆地说道。

    “这样啊……”

    诸葛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其实在之前他就觉得木禾与陈闲的能力很古怪,相比起寻常的异人……他们的能力更接近于“真理”的本源而并非寻常的能量运用方式。

    陈闲的自愈力……

    木禾拆解物质的能力……

    如果他们是实验体的话,那么这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糟了!”

    诸葛景突然脸色一变,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分钟有余,剩下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不杀他不行,时间不够了。”诸葛景咬了咬牙,轻轻将诸葛豆豆推到一旁,“那些种在我们体内的东西有多麻烦你也不是不知道……如果那个混蛋想杀我们只要一瞬间就够了……”

    “可以让陈闲哥帮我们啊!而且他身后还有守秘局……”

    “你傻吗?!”诸葛景忍不住瞪了诸葛豆豆一眼,“守秘局能善待陈闲是在不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前提下,如果他们知道陈闲是我们全知会的一号实验体,是那个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议员,你觉得守秘局还能像是现在这样对他?”

    “这……”诸葛豆豆愣了一下,随后沉默了下去。

    “如果我们全知会的身份暴露了,且不说守秘局的那些人……你觉得陈闲能放过我们吗?”

    诸葛景的想法很现实也很悲观,因为他不止一次了解过守秘局对全知会的态度,也曾经私底下与陈闲聊过一些关于全知会的话题。

    按理来说,有关于全知会的话题不该由他提出来,因为这种在国内秘而不宣的组织从他嘴里冒出来是很容易惹人怀疑的,但有意思的是……他跟陈闲实在是太能聊了!

    很多时候他也只是旁敲侧击随便聊聊国内的局势,陈闲就会借着这机会偷偷摸摸的跟他科普一下什么是全知会,并且让他一定要当心那些全知会的人。

    他们在某个深夜里的对话。

    诸葛景至今都记忆犹新。

    “那些人都没什么道德观念,无论放在哪个国家都是祸害,如果你以后运气不好碰见他们,千万记住打电话告诉我……”

    “打电话给你干什么?”

    “当然是让我去收拾他们啊,像是那种全知会的畜生,我见一个杀一个!”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