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哥哥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五十二章 哥哥

2020-10-26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诸葛景与陈闲相似,他也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所以被陈闲从头到脚吐了一身之后……不夸张的说,诸葛景有点想死,但他在死之前准备先带走陈闲,至少要让这个混蛋比自己先死!

    “你个混蛋!!我特么弄死你!!”

    诸葛景双手掐着陈闲的脖子疯狂摇晃着,那种如欲吃人的表情让人丝毫不怀疑他是想真的干掉陈闲,不过很快残酷的现实就给诸葛景上了一课。

    在不合适的时机做出不合适的事,通常都会引出让人更加难以忍受的后果。

    就譬如现在。

    陈闲胃里本来就难受得要命,现在被诸葛景猛地一晃,胃里顿时又天翻地覆地痉挛起来,然后不出意外的再次吐了诸葛景一脸。

    下一秒,诸葛景就丧失了干掉陈闲的勇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挣扎着爬到一边陪着陈科长一起吐了起来。

    在这过程中,许雅南与木禾都只敢远远地看着,完全不敢靠近他们,生怕这两个生化武器“爆发”的时候会误伤到自己。

    “雅南姐姐……还好你反应及时……”木禾一脸后怕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刚才诸葛景蹲着的地方就是小木禾的位置,如果她没有跟着许雅南一起跑的话,那么被陈闲“洗礼”的就不是诸葛景而是她了,这种惨烈的画面光是看着都会觉得心里发怵……

    不。

    准确的说。

    是看着就想吐。

    真不知道诸葛景是怎么坚持下来不断气的,如果被吐了一身的人是自己……

    许雅南与木禾想到此处,心里也是一阵后怕,连鸡皮疙瘩都被恶心出来了。

    “怎么回事啊……”

    此刻,陈闲也逐渐清醒了过来,但看他的表情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整个人盘着腿坐在地上都是迷迷糊糊的,看起来就跟街边喝多的酒蒙子一样,说话的时候,时不时还干呕两下。

    “我嘴里怎么这么苦……这个味道……”陈闲咂了咂嘴,然后又干呕了两下,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是那个果子吧……是不是有人喂我吃那个果子了……”

    陈闲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爬起身一边擦着嘴,迷茫的表情稍微变得清醒了几分,嘴里也在嘀嘀咕咕的回忆着。

    “我刚才是怎么了……对了……好像是被诸葛豆豆催眠了……”

    想到这里,陈闲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趴在地上干呕的诸葛景,脸上逐渐露出了一种鄙夷的表情。

    “诸葛兄弟你们是真不行啊……我在地上躺这么久了……你们竟然还没赢??”

    听见这话,诸葛景刚缓过来的情绪顿时又激动起来,甚至还激动得吐了好几口。

    “我妹妹呢?!”

    诸葛景擦着嘴从地上爬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陈闲身边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

    这个本应该威慑力十足的动作,此刻看起来分外别扭,因为陈闲的衣领极其的脏,对诸葛景来说这就跟粪坑旁的垫板一样……所以诸葛景拽住他衣领都不敢一把抓,硬生生给逼出了兰花指来,只敢用两个指头小心翼翼的去“拽”他的领子。

    这小子怎么娘们唧唧的?

    陈闲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一手推开了诸葛景。

    “什么你妹妹我妹妹的?”陈闲满头雾水地看着他,很不明白这小子怎么突然就找自己要起妹妹来了?

    诸葛豆豆怎么了?

    是出事了?

    我一直都在地上瘫着呢,你要找诸葛豆豆也不该找我啊!

    “我妹妹在你身体里!”诸葛景着急忙慌地说道,也顾不上给陈闲多做解释,直接问他,“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什么异样?”

    听见这话,陈闲也没再多问,仔细感受了一翻。

    “没有啊。”

    陈闲眨了眨眼睛,很无辜地看着诸葛景。

    “我刚才一直都在躺着睡觉呢,你突然找我要妹妹干什么?而且你还说她在我的身体里……这话是几个意思啊?”

    “这个……”

    就在诸葛景想破头皮准备给陈闲一个解释时,只听陈闲身后突然传来了诸葛豆豆的声音。

    “可算是出来了……”

    听见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且不说别人是什么反应,就连陈闲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因为这种感觉太诡异了……诸葛豆豆的声音就像是贴着自己后背发出来的!

    还不等陈闲转头看去,只听扑通一声闷响。

    回头一看,诸葛豆豆已经特别狼狈地瘫坐在了地上,似乎是刚从什么地方摔下来的,一副死里逃生满脸后怕的样子。

    “你……你从哪儿冒出来的?”陈闲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从你背上钻出来的啊。”诸葛豆豆眨了眨眼睛,在读取陈闲的记忆之后,她怎么看陈闲都觉得顺眼,“哥哥你还好吧?我刚才催眠你的时候……应该没有伤着你吧?”

    对于诸葛豆豆称自己为“哥哥”,陈闲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在他眼里,诸葛豆豆跟木禾是同一辈人,叫自己一声哥哥,这倒也担当得起。

    “放心吧,没伤着。”

    陈闲轻声说道,本能地伸出手去要将诸葛豆豆扶起来。

    女孩子又不是男孩子。

    像个小邋遢似的坐在地上多不成体统啊!

    干干净净的多好?

    陈闲只想着把这小丫头扶起来,但他却不曾想诸葛豆豆被他扶起来之后,瞬间就钻进了他的怀里。

    诸葛豆豆似乎也不顾陈闲身上有多脏有多臭……她就像是找到了遗失多年的宝物,就那么紧紧地抱着陈闲,整个脸都埋在了陈闲胸前不住地蹭着。

    从某个角度来说,除了逝世的陈跋之外,诸葛豆豆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陈闲的人了,因为在读取那些记忆之后,她知道太多外人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的事……

    她知道陈闲凶起来有多可怕,也知道他那张冰冷的面庞之下藏着一颗多温柔的心。

    他热爱这个世界的一切,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表露出来。

    他给人的感觉性情过于淡薄,仿佛任何人任何事对他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但事实却是他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珍惜自己身边的一切,只不过他珍惜的方式显得过于笨拙,甚至让人有些难以理解……

    但无论如何。

    在诸葛豆豆看来,他都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温柔的人。

    “豆豆你怎么了?”

    陈闲见这小姑娘扑在自己怀里不愿意出来,本能的就想抬起手轻轻拍一拍她的背,想要安慰她几句,但无奈的是双手太脏,陈闲实在下不去这个手……

    “没怎么……”

    诸葛豆豆紧紧地抱着陈闲,说话的时候都不敢放松片刻,仿佛一松开陈闲就会消失一般……她突然间想起了自己在全知会生活的那一幕幕,忍不住鼻子一酸,眼眶都跟着红了起来。

    如果陈闲一直都在全知会……

    他应该会像是一个大哥哥那样照顾我吧?

    就像是他照顾木禾那样!

    那么老头子是不是就不会死?

    我们也不会被一号威胁?

    不会被他们在体内种下那个要命的东西!

    “哥哥……哥哥……”

    诸葛豆豆说话的声音很低沉,原本就是个孩子的她,此刻情绪变得更难控制,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她紧紧抱着陈闲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这一幕是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诸葛豆豆都经历了什么,不知道她在陈闲体内都看见了什么……

    “别哭啊你!我可没欺负你啊!”

    陈闲最见不得的就是身边有人哭,一看诸葛豆豆都哭得鼻子冒泡了,他顿时就特别嫌弃地把人推开,然后从兜里掏出来一包皱巴巴的餐巾纸给诸葛豆豆擦鼻涕,一脸郁闷地嘀咕着。

    “都多大的人了……你没事哭什么啊……别哭了啊……是不是我睡着的时候木禾欺负你了?没事我回头帮你骂她!”

    “???”

    木禾一脸迷茫地看着陈闲,又看了看诸葛豆豆,随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过来,作势要手撕了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贱人。

    “你别告我黑状啊!我一直都没跟你动手来着!你……”

    不等木禾把话说完,诸葛豆豆瞬间就将她拉进了自己怀里,然后连着眼泪带鼻涕往木禾脸上蹭了蹭。

    “妹妹不许跟姐姐这么说话,乖,别闹了。”

    “???”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