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守家犬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四十七章 守家犬

2020-10-24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对诸葛豆豆来说,死亡不过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毕竟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种生物都会死,包括她自己在内,只是迟与早的问题罢了……但她却从来不知道死亡竟然会如此的沉重。

    老人溘然长逝之后,陈闲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变得更加缄默内向,也变得更喜欢逃避现实,只愿意躲在那片老宅之中,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都不想再出门。

    诸葛豆豆只觉得陈闲的“心”已经死了,往日花红草绿的美景对他来说如毒药一般,连湛蓝无云的万里长空都不再吸引他的目光。

    在那段日子里,陈闲就像是鬼一般活着,终日都躲在可以遮住自己的阴影里,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与常人不同的怪物,与人类社会的割裂感越来越强,那种身在人类社会中却始终格格不入的感觉终日都在折磨陈闲。

    诸葛豆豆很心疼他,甚至都想闯进这个记忆画面中去抱抱他。

    她觉得陈闲不该活成这副模样。

    或许只需要一个友善的拥抱,只需要有人主动向他走几步,他就能脱离这种浑浑噩噩的生活,重新在阳光底下活过来。

    又过了很久。

    陈闲长大了一些。

    心结似乎也解开了些许。

    至少他变得像是个正常人了。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他正躺在院中竹椅上午睡,只听房门突然被人敲响……走去开门一看,屋外站着的是一个胖子,据他自我介绍,他姓霍。

    雾山精神病院是全知会的据点之一,虽然诸葛豆豆年龄小,但她也知道那地方是用来干什么的,她很清楚那所精神病院底下正“孕育”着一个新的兄弟姐妹。

    伴随着陈闲在病院中深入的探查,一个熟人很快就映入了诸葛豆豆的眼帘。

    没错了。

    这个泥猴子就是木禾!

    再之后诸葛豆豆更是看见了一些令她不敢相信的东西,譬如属于木禾的那块身份铜牌,又譬如……陈闲回忆中突然一闪而过的“零号”铜牌。

    其实陈闲小时候看过那块铜牌许多次,但每一次他都是匆匆看过就放了回去,再加上诸葛豆豆的注意力也不在这些小事上,她就像是热衷于看剧的少女,自始至终都在以倍速快进的方式去看这部属于陈闲的人生影片。

    她只会关注到一些在陈闲记忆中被他本人标注的“大事”,也就是那些记忆较为深刻,能使得他情绪变化极大的事件。

    毕竟这部“影片”的时长太夸张了,诸葛豆豆虽说能将一个人的记忆完整的提取出来,但这并不能代表她能在短时间内解读一份完整的记忆档案。

    在这一刻,诸葛豆豆才发现自己已经漏过了太多细节,当她仔细查阅起这份属于陈闲的记忆时,她这才知道……不仅木禾的身份超出了自己的意料,连陈闲也是如此,甚至他给自己带来的震撼是木禾远远比不上的。

    陈闲是零号。

    是那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实验体。

    是老头子口中经常念叨的“神明之子”。

    是那个……

    哥哥。

    “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既然你这么喜欢吃米饭,那么以后你就叫木禾吧。”

    “木禾?”

    “对呀,木禾。”

    看见记忆画面中陈闲露出那一丝温柔的笑容,诸葛豆豆这才明白……陈闲究竟是怎么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

    从某个角度来说,是木禾拯救了他。

    在刻意逃避现实的陈闲面前,能够走近他的人,那必然只有同类……或许当初的陈闲还不知道木禾的身份,但那种同根同源的联系却是怎么都无法忽视的,虽然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甚至连体内的基因都来自于不同的“神明”。

    可有一点无法否认。

    他们都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这个世界,容不下他们。

    这是深刻在基因深处的东西。

    所有实验体生来都会有这种感觉。

    无一例外。

    或许就是因为这种至深的情感共鸣才会让木禾那么顺利打开陈闲的心结,他们仿佛是一种变相的“救赎”关系,陈闲作为一个引路人教会了木禾要怎么融入这个世界,木禾则是牵着陈闲的手一步步带着他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至少在认识木禾之后。

    陈闲变得更像是一个“人”了。

    “十三号实验体……她应该还是婴儿啊……怎么可能刚苏醒过来就长得这么大了……”

    “还有陈闲哥哥……他的能力虽然很罕见……但作为零号实验体也太弱了吧…..与一号根本就没得比……”

    诸葛豆豆在观看陈闲记忆影像的同时也在分析着,既然老头子会对零号实验体念念不忘,甚至都数次称其为最完美的神明造物,是最接近于“神”的人类……

    难道最完美的神明造物就只有这个实力?

    不应该啊!

    但仔细想了一阵,诸葛豆豆似乎明白了什么。

    在全知会搜集而来的资料档案中,无论是哪个国家哪个民族信仰的神明,都会被他们称之为“伪神”,那些所谓的神明不过是旧时代的残影,他们注定要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什么是真正的神?

    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能够搬山倒海偷天换日?

    还是能活死人,肉白骨?

    亦或是能让信徒们心想事成,万事如愿?

    都不是。

    在老头子口中,真正的神明只有一个特点。

    它不会死。

    悠远无尽的历史长河只是匆匆过场,对万物生灵充满了意义的“时间”二字,在真正的神明面前是不存在的,那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词汇。

    真正的神明是从时间的彼端而来,同时也存在于时间的尽头。

    它永远不会消亡,无论是天地灾变或是信徒灭绝,一切的手段都无法阻止它的永生。

    神明昔在。

    神明今在。

    神明亦将永在。

    自愈力对于异人而言只是一种身体的基础特殊机能,但达到“不死之境”的自愈力,就譬如陈闲这样的自愈力……若是连时间都无法杀死他,那他与真正的神明相比又有什么两样?

    他既是神。

    “入侵者……”

    突然间,诸葛豆豆听见了一个极其突兀的声音,虽然那是人类的语言,她能够听得懂,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认为那是人类发出的声音……低沉,沙哑,仿佛是千万个声带正在同时发声。

    当诸葛豆豆循声看去时,不知从何时开始,她背后就蹲着一条足有上百米高的“巨犬”。

    诸葛豆豆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条苍白的骨骸之犬,正是众人印象中的“陈闲底牌”之一。

    “你……胆敢侵入……”

    苍白之犬的声音十分沙哑,在那种扭曲的语调之中,诸葛豆豆能听出一种比野兽还要疯狂的兽性……

    “渎神者……该被审判……”

    诸葛豆豆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她更是从未想过,自己在对他人进行心灵入侵的时候,竟然会遇到苍白之犬这样的异常生命体。

    在心灵入侵的状态下,诸葛豆豆的战斗力几乎等于零,可以说她现在就处在自己最为脆弱的状态,只需要对方稍稍一碰便能伤及她的根本。

    简单来说,苍白之犬若是在这一刻对她动手,想杀死她简直是太容易不过了,就像是喘口气那么简单……

    不能留在这里!

    必须要尽快退出去!

    诸葛豆豆当即就做出了决定,哪怕自己还没有看完陈闲接下来的记忆影像,她也必须离开这里……

    不跑?

    难不成还留在这里喂狗吗?

    但现实情况却让她彻底绝望了,因为当她生出想要离开这里的念头时,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失去了离开“梦境”的能力……

    “这怎么可能……难道我的能力失效了?!”

    诸葛豆豆彻底慌了,因为她还不想死,更不想被这条疯狗吃进肚子里,再退一万步说……这丫头也只是一个孩子啊!看见苍白之犬把头低下来准备咬人的时候,她几乎本能地扯着嗓子喊起了救命。

    “六哥快救我!!我要被疯狗吃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