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毫不留情的开局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三十八章 毫不留情的开局

2020-10-1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诸葛景他们来的悄然无息,走路的过程中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就像是行走在阳光下的阴影一般,身上的气息似乎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若是说以往的诸葛景给人的感觉亲和力十足,毫无半点侵略性,那么此刻的诸葛景就像是一只复苏的厉鬼,周身都散发着那种不详的气息。

    当陈闲看见他的时候,心脏猛地抽了一下,因为就在双方目光发生接触的一瞬间,他清楚地感受到了一阵莫名的危险感。

    这种生命受到未知威胁的感觉……是陈闲第一次在其他异人身上感受到……

    “这小子是开始认真了吗……”

    陈闲目不转睛地盯着慢慢向自己走来的诸葛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潜藏在他体内的黑光寄生体也在这一刻从皮肤组织下“渗”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身上结成了一身铠甲。

    锯肉刀早早就被他握在了手中,整个人都处在了随时都可迎战的状态。

    当然,相比起陈闲的如临大敌,诸葛景表现得要冷静许多,甚至他嘴角都开始隐隐抽搐了。

    “卧槽……陈闲他们这是搞什么鬼……这是打算让我们活活笑死吗……”诸葛景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诸葛豆豆跟在他身边,此刻也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陈闲,她可没有哥哥那么好的定力,看了没一会就忍不住捧腹大笑。

    “哈哈哈!陈闲哥头上戴的这是什么鬼啊!”

    虽然陈闲已经戴上了耳塞,外界的声音已经被彻底隔绝,但是他也拥有基础的读唇能力,所以在这时候……他已经不想跟诸葛家两兄妹打了,只想现在立刻回去杀了鲁裔生祭天!

    天知道鲁裔生的脑袋是怎么长的,他的脑洞跟脑回路与正常人相比绝对不一样。

    让他做个高科技隔音耳塞,他为了隔音效果更佳显著,在外面弄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外置天线不说,还在天线顶端交叉的位置打了个蝴蝶结,脑门正上方更是顶着一根十来厘米长的天线,怎么看都跟动漫里的呆毛一样,这种超现代主义的耳塞谁戴谁像个傻叉!

    陈闲一直都在自我安慰。

    不管它丑不丑,只要实用就行。

    就算戴着这玩意儿有点显傻,自己的颜值应该也能拯救它一下,但是现在……看见诸葛家两兄妹他们脸上的嘲讽,陈闲已经没办法再自欺欺人了。

    此刻他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鲁裔生是百分之百的留不得了,那个混球现在都能折腾出这种东西来,以后指不定要怎么作妖呢!

    “陈闲,你们准备得够充分啊!”诸葛景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肩膀不停地抖动着,“这是要把我们笑死吗?”

    笑吧!

    尽情的笑吧!

    一会你们就笑不出来了!

    陈闲咬紧牙关,猛地抬起锯肉刀来,作势就要向前扑杀而去。

    看见他这一系列的动作,诸葛景他们也不敢掉以轻心,急忙摆出了迎敌的架势,尤其是诸葛豆豆,她更是上前一步似要抢先催眠陈闲……

    “下来吧你!”

    许雅南的声音猛然在战场中响起,不等诸葛景他们来得及反应,这一大一小两个人的身子就直接陷进了地里,仿佛坚硬的地面瞬间就变成了骇人的流沙……

    与此同时,李道生的声音也在不远处传来。

    “风雷鼓!!!”

    当诸葛景本能的向传来声音的方向看去时,只见半空中掠过了一道铁锈色的剑光,而高空之中更是响起了阵阵如闷雷般的鼓声。

    这种凭空响起的鼓声比起闷雷更要令人不安,仿佛有成千上万的人正在高空中敲击战鼓,那种密集的敲击节奏只让人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大脑内的神经也随着这阵鼓声而不断疯狂跳动。

    只在瞬间,诸葛景就感受到了一阵极其难受的眩晕感,虽然他很不想承认这个现实,但他确实有些受不了了……简直比晕车还难受,听了没几声就干呕起来,只想找个地方吐个痛快。

    “你们这算是偷袭啊……”诸葛景没好气地骂了一句,强忍着头疼打算从沙地里爬出来。

    可就在这时,诸葛豆豆却猛然间陷入了沙中,仿佛那些砂砾都是活物,如浪卷般将她包裹起来直接拖进了地底……而使出“风雷鼓”这一招的李道生也已经无声无息地摸到了诸葛景身后,毫不迟疑抬手便砍,直接将长剑当做了砍头的大刀,瞄准了诸葛景的脖颈就劈了下去。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

    在剑刃即将碰触到脖颈的前一秒,诸葛景的右手猛地抬起拽住了剑身,随后整个人的脑袋就一百八十度转了过去,直勾勾地盯着李道生不言语。

    那种阴森的目光只让李道生有些毛骨悚然,连抽剑回来的想法都还来不及有,只感觉一阵巨力袭来……

    借着李道生的法剑,诸葛景直接拽着剑身从沙地里爬了出去,他的七窍之中也随之冒出滚滚黑烟,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沙哑起来。

    “你们是真不留情啊……”

    诸葛景叹了口气,但他说话的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仿佛在这一瞬间放下了心中的重担,甚至到最后还笑了出来。

    “先解决你吧。”

    李道生戴着耳塞听不见他的声音,但在这时他能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气息变得危险了许多,本能让他想要抽剑后撤,但显然为时已晚……那柄无物不断的锈剑在诸葛景手中就跟烧火棍一样,被他随意握在掌心里也伤不了他分毫。

    在剑刃与他手掌相交的地方,李道生能很清楚地看见……诸葛景手掌那一块变成了一团雾,或是说,变成了一小块“影子”,它们就像是强力胶似的死死粘着剑身,任凭李道生再怎么使劲抽剑也脱离不了诸葛景的掌控。

    愈发强烈的危险感让李道生汗毛竖立,如堕冰窟一般,那种阴冷的感觉正在顺沿着剑身不断传递给他。

    李道生已经不敢多想,直接将体内所有的能量都调动起来,尽数灌输于锈剑之中。

    “斩妖邪!!!”

    当李道生大喝出声时,锈剑也随之震颤不止,剧烈的能量波动如山崩海啸般透过剑身传至外界,数不尽的铁锈色剑光凭空乍现,只在瞬间便切断了诸葛景的右手……乃至于他的身躯。

    这是李家剑阵中最大的杀招,也是李道生至今都用来压箱底的招数,但他已经不得不用了……

    虽然诸葛景还没有展开进一步的攻势,但李道生的第六感已经发出了警报,只要再犹豫哪怕一秒的时间,死的人就是自己!

    此时陈闲已经提着锯肉刀奔袭至诸葛景身前,虽然那些剑光已经将诸葛景的身躯切得四分五裂,可陈闲很清楚这还不足以杀死他,所以这就补上了一刀。

    “壹斩……魍斩雷!!!”

    一刀过后,诸葛景的身躯直接被陈闲从中间竖着劈成了两半,而李道生也在这瞬间抽回锈剑开始飞速后撤,陈闲亦是如此,因为他们发现诸葛景在遭受了如此密集的攻击后,本体的气息竟然全无半点变化,似乎连受伤的迹象都没有……

    这种诡异的现象直接让他们失去了继续乘胜追击的勇气,李道生当即选择后撤,直接奔回了丛林里,而陈闲则是变化出金属骨翼冲天而起,瞬息间便拉开了与诸葛景的距离。

    接下来的战斗变得非常简单,至少在陈闲看来,后续的作战计划已经有了。

    物理性质的攻击无法伤及诸葛景本体,这种麻烦的人不是一刀一剑就能解决的,需要更强的力量才能压制他。

    “贰斩。”

    “万兵冢!”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