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决赛开始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三十七章 决赛开始

2020-10-1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陈闲他们队伍与诸葛家兄妹对战的决赛可谓是万众瞩目,因为从某个角度来说,参与决赛的这些选手都是国内年轻一辈异人中的巅峰人物,尤其是这两支队伍的队长。

    陈闲。

    诸葛景。

    前者是守秘局的掌上明珠,不仅背靠着守秘局这棵大树,据说还跟阴市有很深的关系,守秘局局长周抟以及阴市老爷葛慈都声称自己是他干爷爷,虽然他本人没有正面承认过,但观众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谁会怀疑周抟他们说假话?

    陈闲不承认那肯定是因为他本人太喜欢低调了,对于这种事自然是能避就避,大家都能理解的嘛!

    相比起陈闲,诸葛景就没有那么强的背景了,但他的实力也一样令人震撼,因为他那种古怪的能力是这个世界上从未出现过的,甚至他妹妹的能力也是无比独特,那种不讲道理的强制催眠方式简直闻所未闻……

    从昆仑会开始的第一天直到现在,诸葛景他们的队伍明显要比陈闲他们的队伍顺利很多,当然这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运气。

    陈闲他们的运气很差,从头到尾遇见的队伍都很强,尤其是在进入全国十六强之后,无论是丙丁虬所在的火龙游,还是接下来对阵来自藏区的戚平安……陈闲他们的战斗都很“艰辛”,至少在外人看来就是如此。

    在进入赛场的入口之外,许雅南正在细心地帮木禾整理衣服。

    “今天就是决赛了,咱们可得表现好点……”

    “我知道啦!”

    木禾对于这场战斗可是期待已久,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她可算是等到能跟诸葛豆豆同台竞技了,虽然她们俩在私底下的关系很好,但说起争强好胜来,一样是谁也不服谁。

    “耳塞都分给你们了,千万别弄丢了,一会咱们进了赛场就戴上……”鲁裔生不厌其烦地叮嘱着大家,只不过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还是有些尴尬,毕竟他通过这几天深入研究弄出来的特制耳塞……要怎么说呢,除了形状比较诡异戴上像是傻叉之外几乎就没有缺点了。

    “你也不说弄好看点!”李道生手里拿着八爪鱼似的耳塞,脸上满是嫌弃,“折腾几天才搞出这么个玩意,我都不好意思往头上戴!”

    “凑合一下嘛。”鲁裔生干笑道,“咱们以实用为主,好不好看还是其次,再说了,我搞这玩意儿你们也没给我批研究经费啊,要是经费充裕的话,我能给你们做成纯金的再镶两排大水钻!”

    “滚蛋吧你……拿了钱也不说用点真东西……还拿水钻……”李道生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你想要水钻,老子回头就给你弄一颗比你脑袋还大的装你脖子上!”

    过了两分钟左右,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双方参赛队伍开始依次有序的进场。

    与之前的比赛相同。

    参加这场比赛的两支队伍都各选择了一个入场口,看双方前行的路线,似乎也是奔着荒原战场去的……

    “六哥,今天早上他是不是又给你打电话了?”

    “嗯。”

    “那我们……”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诸葛景在说这话的时候,回过头看了诸葛豆豆一眼,那种悲哀到心如死灰的眼神是诸葛豆豆第一次在他脸上见到。

    都说人们在这个世上生来自由。

    但只有真正在这个世上活过,人们才知道这句话是假的。

    谁也不自由。

    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异人,亦或是他们这些在外人眼中放浪形骸随心所欲的全知会议员……谁也不会自由。

    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说,诸葛景他们就像是两个稍微特殊点的提线木偶,若是按照提线人的命令行事,那么自然相安无事一切太平,若是不按照提线人的命令行事……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生生砸碎,直至粉身碎骨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说诸葛景很在乎陈闲,这话确实没错,而且这也不是诸葛景刻意装出来的,因为他的确是将陈闲当做朋友,甚至是当做难得知己来看待,任他杀谁也不可能去杀陈闲,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允许他做出其他选择。

    不杀陈闲,他们就得死。

    在这种高压之下,诸葛景就算心里再难过也只能按照一号的命令行事,更何况受到威胁的不仅是自己,还有自己身边的这个妹妹。

    诸葛景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看见诸葛豆豆受伤,所以就算他再不想杀死陈闲,他也必须按照一号的话去做。

    “看命吧。”

    诸葛景突然说道,悲哀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无奈,说话的声音都分外低沉。

    “一会打起来肯定双方都没办法收手……谁收手谁就得死……如果陈闲实力不济被我杀了…….那也怨不得我……”

    诸葛景说着这些话就像是在进行自我催眠,他想让自己的心态好好调整过来,至少要暂时忘掉这段时间与陈闲愉快的相处,这不是一个能打打闹闹的地方……这是赛场,既分胜负也分生死的赛场。

    如果我赢了,那就只能说陈闲技不如人,死了也怪不得我。

    如果我输了……

    诸葛景想到这里,下意识抬起头来看了看这片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脸上突然露出了一种轻松的表情。

    与其死在一号手里,那还不如死在陈闲手上,至少他是自己的朋友。

    “哥,你想什么呢?”诸葛豆豆似乎察觉到了自己哥哥有些不大对劲,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什么。”

    诸葛景轻轻摸了摸诸葛豆豆的头发,脸上笑容依旧。

    “走吧,陈闲他们该等急了。”

    任谁都知道陈闲他们不是一个喜欢轻敌的队伍,但在昆仑会赛程中与他们交战的大多数队伍却都不值得他们重视……这一点无关于态度,只在于实力。

    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一场比赛中,陈闲他们对诸葛家两兄妹所展现出的重视是从未有过的,甚至他们在入场之后就开始提速,以最快的速度先一步赶到了荒原战场。

    俗话说得好,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尤其是对陈闲这种生性警惕万事喜欢往坏处想的人来讲,做出多手准备是必然的事,所以在到达荒原战场之后,一群人作鸟兽散,只留下陈闲一个人留在那片光秃秃的荒原上。

    木禾与骷髅先生一组,他们直接潜伏进了西南方的丛林里,李道生则是与鲁裔生一组,他们选择躲进了不远处的东南方山岭中。

    这四个人都距离主战场不远,但也不算太近,他们的打算是以多方位的角度同时进攻,尽可能不给诸葛豆豆施展“催眠术”的机会。

    至于许雅南……

    她其实一直都在主战场中,甚至她自始至终都与陈闲保持着一米不到的距离,但此刻却没有任何人能够看见她,因为她用来潜伏的手段确实有点出乎意料,连陈闲都没想到她还会这么一手。

    “你的这种能力怎么跟土行孙似的……”

    陈闲等了一会也没看见诸葛家两兄妹的身影,无聊之余便蹲下身来轻轻用手在地面上戳着……此刻战场之中已遍布砂砾,而这些凭空出现的砂砾便是由许雅南变化来的,相比起想搞偷袭的其他人,许雅南的想法则更直接,她准备在诸葛家兄妹近身的时候,直接上去捂住诸葛豆豆的嘴,这招看似不入流有点像是小孩子打架,但说不定还真有奇效。

    如果诸葛豆豆催眠他人的能力确实要依靠声音来施展,那么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这就是最优战术。

    又过了半分钟的光景,陈闲脸上的表情稍稍变了一下,猛然间抬起头来向远处看去。

    “他们来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