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愈发艰难的局势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三十六章 愈发艰难的局势

2020-10-17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经过中央保密局的调查,这起发生在印国巴特那的案件始作俑者就是全知会的人,那个体型庞大的异常生命也是被他们利用某种科学装置从“异次元”引入这个世界的怪物。

    在这起案件中,充当次元之门的装置就在巴特那的恒河之底,处理完那个恐怖的异常生命后,这个装置自然被保密局回收了。

    与之前他们回收的装置相同,这个装置很明显就是出自全知会。

    “这事闹得有点大啊……”陈闲眉头紧蹙,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这份文字报告,表情十分的凝重。

    虽然印国当局反应神速,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封锁了有关于这起案件的所有信息,无论是网络上还是民间,一切流通在外的信息都被他们强制处理了,但这明显就是没用的……

    现代社会的人都不是傻子,更何况网络如此发达,再加上印国的异常案件处理机构没有守秘局这样的执行力,想要将一次性死伤数万人的案件压下去,这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这起案件的信息就算再怎么严防死守也难免会流出去一部分。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印当局越是采取封锁措施,网络上有关于这起案件的信息就发酵得越快,甚至这些信息都通过网络传到了世界各地,连华国的部分网民都或多或少听说了这件事。

    当然,听说是一回事,信不信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

    印国巴特那的案件已经给世界各国敲响了警钟。

    全知会的袭击不会只有一次。

    就现在的局势来看,他们利用“次元门”装置将异界生命引入现实世界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引来的这些异常生命也是越来越夸张离谱……就算这起发生在印国的案件被压下去,那么后续呢?

    谁敢保证每一起异案都能被压得悄无声息?

    毫不夸张的说,这种包票连守秘局都不敢打!

    “真麻烦……”

    陈闲眉头不展地点开那两个视频看了看,第一个视频是从高空拍摄的玛雅神庙废墟,对陈闲来说这视频算是没什么内容,看了跟没看一个样,至于第二个视频就比较有意思了……那是印国某异人手持拍摄的录像。

    在这个视频里,陈闲看见了那个一次性杀死数万人的怪物,它远比文字记录里描述的还要恐怖得多。

    成千上万的人类被它穿插在“铁丝”触手之上,当它不断翻滚发出牛吼般的嚎叫时,那些被挂在它身上的尸体们也纷纷惨叫出声,仿佛它们都还活着……

    看完文件夹里的所有资料,陈闲关上了电脑,拿出手机给周抟打了个电话过去。

    这一通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听那边嘈杂的声音,周抟应该是在守秘局的总部,因为陈闲还听见了其他几个部长的声音。

    “你看完了?”周抟问道。

    陈闲嗯了一声,表情很是凝重。

    “我没想到会他们敢闹得这么大,全知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们那边查出头绪了吗?”

    “目前还没有。”周抟无奈地说道,苦笑不止,显然是被如今的局势弄得焦头烂额,“现在世界各国都要被全知会给搞疯了,谁也不知道那帮神出鬼没的畜生下一次会在哪里展开袭击,我现在都有点担心,如果他们来我们国家……”

    “来一个,杀一个。”

    陈闲斩钉截铁地说道,对全知会的印象也是越来越差,从尽可能除掉到必须除掉,这种观念的转换无声无息。

    “我也是这么想的。”周抟叹了口气,只听啪的一声打火机响,似乎点了支烟,“我已经跟老葛谈好了,这次他们阴市会全力协助我们布防,尤其是那些居民数量较多的城市……说实话,我现在都想去求神拜佛了,只希望全知会的那帮畜生不要在我们国家搞事。”

    “如果他们搞事了怎么办?”陈闲一脸的担忧,忍不住问道,“我们准备的应急预案能起作用吗?”

    “应该能起作用吧……但作用差不多为零……”周抟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明显变得更沉重了,“一旦异常案件的影响力超标……我们守秘局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处理……社会动荡是必然的……”

    只是社会动荡吗?

    陈闲不禁回忆起自己见识过的种种异常生命。

    当恐怖故事跟惊悚电影都变成真的,那些如噩梦般的存在跨越了壁垒来到现实社会……普通人会是什么反应?

    陈闲已经不敢深入去想了。

    “一个处理不好会死很多人的。”陈闲低声说道,“我们守秘局必须要做足十全的准备才行……如果没办法避免全知会的袭击……那不如我们主动出击吧!”

    听见这话,周抟也只是苦笑着不出声。

    主动出击?

    搞一次斩首行动?

    擒贼先擒王?

    的确不错。

    这些方法确实好,但问题是没办法实施啊!

    现在那些全知会的人已经隐藏到了暗处,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异人组织,他们能够获取到的情报都极为有限,想要顺藤摸瓜找到全知会的老巢……岂是一个难字了得!

    “昨天夜里我们接到加急线报,说是滇省境内好像出现了全知会的踪迹……但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实质性的线索,你周爷爷我都快头疼死了!”周抟唉声叹气地说道,“小闲,等昆仑会过后,我估计你不能一直留在宁川了。”

    周抟很了解陈闲。

    他很清楚陈闲那种如同看门狗一般的性子。

    陈闲不是一个喜欢去外地办案的人,甚至从以前发生的某些事就能看出来,陈闲很抵触这种需要外派出差的工作,所以周抟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只敢哄着陈闲顺着来。

    “没关系。”

    陈闲的回答倒是极为干脆,完全出乎了周抟的意料,而且从他说话的语气都能听出来,他这个回答是心甘情愿的那种,绝对不是随口说说的场面话。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道理我懂。”陈闲笑了笑,似乎知道电话那头的老人在想什么,“周爷爷,这些事我分得出轻重,要我去哪里帮忙就是你一句话的事。”

    “好好好……”

    周抟忍不住连说了三个好字,语气都不禁变得轻松了几分,见陈闲能够这般懂事,老人还是挺开心的,也挺欣慰的。

    “具体情况再具体安排,你现在就好好准备,过不了多久就得打决赛了,加油啊!”

    “放心吧周爷爷,我会努力的。”

    “对了,我还得提醒你一句,你得小心你那个叫诸葛景的朋友,他可不是好对付的人,我跟老葛都能看出来,那个后生的实力应该比小天师都要强出一大截。”

    闻言,陈闲嗯了一声,说自己会小心的。

    “你也不光要小心他,还有他那个叫诸葛豆豆的妹妹,那种催眠的能力我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我现在担心的就是这个。”

    陈闲抬起手来,轻轻按了按眉心。

    “如果我们一上场就被那小丫头给催眠撂倒了,那画面我光是想想都觉得丢人……”

    “总而言之你自己小心吧。”周抟叹道,“现在国内外的局势都很混乱,虽然我们这里还算安稳,但你也必须注意,说不定昆仑会里就混着全知会的人。”

    “好,我多注意。”陈闲先是答应了下来,然后便问了一句,“周爷爷,如果我遇见了全知会的人,我是应该先向你们上报还是?”

    周抟认真地想了想,过一会才开口给出答复。

    “能控制住就上报,控制不住就直接弄死。”

    “好的,明白。”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