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老年娱乐室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三十四章 老年娱乐室

2020-10-17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决赛前的这几天,陈闲他们的生活过得十分悠闲,除了偶尔要应付上门来采访的论坛记者之外,其他的时间几乎都宅在了别墅里进行各种室内娱乐活动,譬如利用别墅的巨屏电视打游戏,或者找张桌子打斗地主打麻将等等……

    可以说在这几天,陈闲他们居住的这栋别墅就是整个别墅区里最热闹的地方,因为这里不仅有他们一队人,还有他们决赛的对手诸葛家兄妹,以及戚平安他们那一队的六个和尚。

    诸葛景他们过来串门,陈闲可以表示理解,毕竟诸葛豆豆跟小木禾的关系极好,能看见小木禾找到一个同龄的朋友,陈闲还是觉得挺开心的。

    但是戚平安他们算是怎么回事?!

    你们是把我这当赌坊了还是当餐厅了??

    听见打牌声就过来凑热闹,到饭点了也不走,厚着脸皮就留在别墅里要吃斋,为了不在外人嘴里落闲话,陈闲他们还必须帮这些和尚定一桌斋菜……

    “姓戚的,你们是不是拿我这里当餐厅了?”

    陈闲运气不错,这把抓了一手好牌,但脸上的表情还是很不开心,毕竟还没睡醒就被他们拖下楼打斗地主,打了一半还得听戚平安吆喝着让他帮忙订菜,要不是许雅南一直坐在旁边劝着,估计就陈闲这脾气早就把牌桌给掀了。

    “陈科长,你这话有点不利于团结啊!”戚平安一本正经地看着手里的扑克牌,想了一会才出了一对三,“我这不是想过来跟你亲近一下吗?”

    “说白了就是想过来拉关系抱大腿。”诸葛景放过戚平安的牌不要,然后抬头看了陈闲一眼,“陈科长,你今天可是输了一上午了,再这么输下去估计你裤衩都要输没了。”

    “瞎说。”戚平安笑得十分灿烂,“咱们陈科长不在乎这点小钱,不就是输了小二百万么,不至于不至于……”

    “没事,输就输了,姐有的是钱。”许雅南一直都坐在陈闲帮他看牌,听见戚平安他们说的这些话,瞬间就把钱包拿出来拍在了陈闲面前,“算我入股,赢了是你的,输了算我的!”

    “我有钱……”陈闲叹了口气,特别小声地说道,“你赶紧把钱包拿回去,我又不是输不起。”

    “怎么了?我入股不行?”许雅南问道。

    “行倒是行……就是你说这话的口气怪怪的……总让我觉得自己有点像是电影里那种被包的小白脸…….”陈闲嘟囔道。

    许雅南哼了一声没说话,但心里倒是开始胡乱的瞎想起来,如果陈闲真的像是电视剧里那样能被包的话,这小脸确实看着挺招人喜欢的,至于他的身材……

    呲溜。

    许雅南咽了咽口水,犹豫着要不要私底下找陈闲聊聊包他的事,不过这也就是想想,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跟陈闲提出这种“非分”的要求。

    “要不你去玩游戏吧,或者陪小木禾他们看动漫去,你在这里干坐着应该挺无聊的。”陈闲低声说道。

    “没事,我挺喜欢看人打牌的。”许雅南笑了笑。

    与此同时,客厅那边也热闹得紧,坐在轮椅上打点滴的李道生也不安分,带着几个光头和尚正在搓麻将,鲁裔生则是带着鱼念禅正在用电视机打着主机游戏,小木禾与诸葛豆豆此刻应该在楼上的书房里用投影看动漫。

    至于小不点、骷髅先生,以及跟随队伍从宁川来到京城的余生还有那棵会说话的树,他们早早就离开了别墅区,据说是一大早就找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帮忙当导游,直接杀到京城老街吃涮羊肉去了。

    “过几天你们俩就要开打了……要我说……诸葛景你小子直接投降算了……”戚平安看着手里的牌,脸上笑嘻嘻的,“陈科长下手可是重得很啊,当初差点没要了我的命。”

    “我不投,要投你让他投。”诸葛景聚精会神地看着手里的牌,头也不抬地说道,“再说了,你这种八强选手还好意思让我投降?”

    “……”

    戚平安不说话了,他突然发现诸葛景这个异人的嘴是真特么讨人厌啊,说起话来专门往人心窝子里戳!

    在这段时间以来,八强这两个字就是戚平安心中的一根刺,他无数次怨恨过自己的命运,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如果在八强赛的时候他遇见的不是陈闲而是其他人,说不定他早就进半决赛进四强了!

    “不说这个。”戚平安岔开了话题,冲着陈闲挤了挤眉毛,“陈科长,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看见谁了吗?”

    “谁?”陈闲一心顾着打牌,眼都没抬。

    戚平安神秘地笑了笑,不怀好意地说道。

    “你的小爱人。”

    “???”

    只在瞬间四周就彻底安静了下来。

    万籁俱寂。

    只有戚平安的五字真言润物细无声。

    “你……你再说一遍?”陈闲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打算掀桌子了,因为这把他是地主,手里只有一张单牌方块三。

    “哎呀,你们怎么这么紧张啊!”戚平安嬉皮笑脸地说道,从头到脚都看不出半点佛性,简直就像是在村口跟人拉家常说八卦的碎嘴老太太,“你们打你们的麻将!好好玩你们的游戏!大人说话你们瞎听什么呢!”

    “哎嘿!刚才一对三你们都不要哈!”诸葛景一门心思都在手里的扑克牌上,脸上的笑容十分得意,“陈科长,这可是我今天第十七次赢你了,真不好意思,就最后一张了……”

    不等诸葛景把手里的牌放在桌上,只听哗啦一声,陈闲直接把牌桌给掀了,手里剩下的那一张牌也顺手塞进了牌堆里。

    “什么小爱人!”

    陈科长选择以绝对严肃的态度来展现自己的高风亮节,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又要输了所以才掀桌子。

    “戚和尚,你说这种话是要负责的!”

    “难道不是吗?”戚平安一脸的错愕,没想到陈闲的反应能这么大,“我还以为你跟小天师关系挺好呢……”

    诸葛景全然听不见他们两人的对话,看着满地的扑克牌只感觉悲从中来。

    “这局四个炸……赢这一把我棺材板都有了……陈闲你个王八蛋……你敢阴我?!”

    “嗯?有吗?”

    陈闲一脸无辜地看着诸葛景,似乎完全理解不了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不就是因为某些事气急败坏的把桌子掀了吗?至于用这种看杀父仇人的眼神看我?

    你啊,就是气量太小了,也不说跟我学学!

    “哎呀你们也别误会,我跟他开玩笑呢。”戚平安哈哈大笑了起来,“今天一早我在别墅区大门那看见他了,被你抹脖子的郭祀仙也在,他跟李道生一样坐着轮椅打点滴呢!”

    “我想着这里人多也热闹,就特别热心肠的过去叫他来陪咱们打牌,你猜他怎么说?”

    听到这里,陈闲也免不得好奇起来。

    “怎么说?”

    “他说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陈闲了,下辈子也不想,陈闲就是一个玩赖皮的小人,明明我都投降了他还打我!”戚平安绘声绘色的跟众人演绎起来,小天师的那种憋屈被他展现得淋漓尽致,“先说清楚啊,这可不是我引战,陈科长,如果我是你的话,我肯定忍不了有人在背后说我赖皮!”

    陈闲没说话,但在场不少人都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你个煽风点火的孙子!

    就在这时,陈闲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也没看来电的人是谁,直接就接通了。

    “喂?”

    “小闲!你现在去把电脑打开!我这边有一份报告要发给你!”

    电话那边的周抟显得十分着急,就像是火烧眉毛一般,每一个字都带着强烈的催促感。

    “快去!出大事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