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新任会长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三十一章 新任会长

2020-10-17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夜晚的风很凉。

    尤其是在与那个人通话的此刻,诸葛景更是感觉这阵晚风凉得刺骨,仿佛连灵魂都为之冻结,心脏剧烈地抽搐不止……让我杀了陈闲?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么做了会置我们于险境吗?

    这里可是京城!

    是守秘局的大本营!

    虽然在比赛里杀死陈闲是合理合法的,只要手段运用得当,杀死陈闲也没有人会说什么,但是……守秘局真的会什么都不管吗?更何况站在陈闲背后的也不仅是守秘局,还有阴市的势力。

    毫不夸张的说,诸葛景觉得自己若是就此杀了陈闲,恐怕最后自己也会落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他们迟早会为陈闲报仇雪恨的。

    迟早。

    “你不会是在害怕守秘局跟阴市吧?”电话那边的声音依旧轻松得令人发指,仿佛觉得杀死陈闲这种事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他们不会在这个时候动你的,但是从古遗迹出来之后就说不准了……所以拿到我们需要的东西,你们就撤回来吧。”

    “必须要杀他吗?”诸葛景鼓足了所有勇气,到最后也只敢小心翼翼的问出这一句话来。

    电话那边安静了一会,似乎没想到诸葛景竟然敢反问自己。

    “我想让他死,这个理由不够吗?”电话那边的人很疑惑地问了一句,随后又耐着性子跟诸葛景分析起来,“他的实力超出了我们的预估,为了保证我们接下来的对华计划不被外力干预,一切风险都必须扼杀在摇篮里,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说罢,电话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下,不动声色地问道。

    “你是对我的这个计划有什么疑问吗?”

    “有……没有……没有疑问……”

    诸葛景及时改口救了他自己一命,像是此刻他口中这种颤栗不安的语调,这么些年来也只会出现在他与那个人交谈的过程中,他很清楚那个人有多可怕,也很清楚那个人有多绝情……作为议会的至高实验体,纵然他们拥有神裔之名,却也一样有着凡人的心态,无论是诸葛景还是其他的兄弟姐妹,他们都是如此。

    只有电话那边的那个人是例外。

    他似乎没有半点人类的情感,自从他诞生的那天开始,他就深深仇视着这个世界,他憎恨着这世上的一切生命……

    包括他自己。

    在十年前,诸葛景就曾在档案库里看见过与“他”相关的记录,所以到现在诸葛景都记得很清楚……那个人从五岁时就开始了无休无止的自杀生涯,他用过的自杀方式也都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其中更是有不少匪夷所思的自杀方式,譬如一次性生吞数百斤核废料,在议会开启深海核弹试验时猛然冲入试验场去到爆炸的中心区域……

    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憎恨自己的存在,连被议会众人称之为“父”的老头子都不知道,仿佛他生来就没有万物生灵趋利避害的本能,他无时不刻都在憎恨自己,同时也在憎恨这个世界,憎恨着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

    直到十八岁成年的那天,他的自杀生涯才就此终止,同时他对待身边人的态度也变了,可以说变得和善了一些,像是拥有了一部分人类的情感……这种变化是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曾经有人向他提出过疑问,可最终也得不到任何确切一些的答复。

    简单来说,在他十八岁的那年,他开始变得像人了,但诸葛景绝对不会忘记他在十八岁之前都做过什么事……在当年,议会的实验体其实有很多,那种热闹的画面直到如今诸葛景都还记忆犹新,但诸葛景却从没想过自己的那些兄弟姐妹会死。

    除了出生便夭折的几个兄弟姐妹之外,剩下的人都是死在了他的手里,或许是一次口角冲突,或许是一次不值一提的误会……他根本就不会管那么多,也从来没有想过那些人都与自己存在着某种生命本源上的联系。

    他会直接下杀手,然后以野兽般的方式吃掉对方的尸体,若是有人胆敢在这个时候阻止他,那么最终也一样会成为他的攻击目标,直至变成他不怎么喜欢的“口粮”。

    除了被陈闲杀死的杰森之外,其他人都是这么死的。

    直到今天,诸葛景依旧能回想起那些血腥惊悚的画面,那种从骨骼上撕咬血肉的恐怖声响,那种不紧不慢的咀嚼声……完全可以说“他”在诸葛景眼里就是一个如噩梦般的存在。

    就算他现在变得再怎么和善,再怎么有人类的味道,他在诸葛景眼中也依旧是一个疯子,是一个恶魔,是一个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所以在听见他说自己杀死了身为“父”的老头子之后,诸葛景也只是震惊了一会,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因为诸葛景很清楚,像是他这种人其实什么事都会做得出来,只要有利可图,只要他对某种事很感兴趣,他一时兴起也会这么做。

    为什么诸葛景会害怕他。

    这就是原因。

    “我听情报员说,你们跟陈闲的关系好像不错。”电话那边的声音再度响起,那种像是大哥关心弟弟妹妹的语气,怎么听都让诸葛景有些毛骨悚然,“你不会心慈手软舍不得杀他吧?”

    在这种问题上,诸葛景不敢犹豫,瞬间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哪怕这个答案再怎么违心,他也必须这么说。

    “不会。”

    “那就好……别忘了杰森是死在谁的手上……”电话那边的人叹了口气,“虽然你我都不喜欢杰森那小子……但他终究是我们的兄弟……”

    “我知道……大哥你放心吧……”诸葛景握着电话的右手已经捏得发白,声音隐隐颤抖着,“这件事我会做好的……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希望如此。”

    电话那边的人笑了笑,声音变得低沉了几分,虽然言语间也满是兄友弟恭的亲切,但怎么听却都像是一种威胁。

    “阿景,我会时刻关注你们比赛的,如果这件事开始向我不希望看见的方向发展……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吧?”

    诸葛景颤抖着说不出话来,额头上已满是冷汗。

    “老头子种在我们体内的那东西,虽然奈何不了我,但应该能奈何得了你们,他藏在书房里的遥控器已经被我找到了……”电话那边的人突然笑了起来。

    遥控器?

    诸葛景眼中的恐惧再也隐藏不住,而一旁默然不语的诸葛豆豆似乎也知道“遥控器”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顿时她脸上也露出了一种深深的恐惧。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好不好用,毕竟老头子从来没用过,看他的笔记说明,好像是按下这个键就可以……”

    当电话那边的人说到这里的时候,诸葛景眼前的画面突然变得模糊起来,一种难以忍受的剧痛也开始从胸腔处不断蔓延开来,仿佛整个身体都被某种未知的力量控制住了,一时间动弹不得,只能生生承受着这种突然出现的痛楚……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痛楚也在愈演愈烈,诸葛景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要“碎开了”。

    “大哥……我会办好这件事的…….你放心……绝对不会出现差错…….”诸葛景强忍着体内那种四分五裂的痛苦,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开始求饶,“我一定会杀了陈闲……你放心……我一定会……”

    “希望如此。”

    当电话那边的人再度开口时,诸葛景体内的这种痛楚也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之前出现的都只是幻觉。

    “顺便再提醒你一句,其实我很不喜欢大哥这个称呼,既然现在老头子已经死了,那么我希望你叫我会长,以后你可别再叫错了,不然我会生气的。”

    听见电话那头的笑声,诸葛景颤抖着低下了头。

    “我明白了……会长。”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