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一个任务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三十章 一个任务

2020-10-17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诸葛家两兄妹虽然说是去京城逛街,但实际上他们去了哪里,这点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想象得到……

    在夜幕降临时,诸葛家两兄妹正在距离守秘局总部不远的一栋高楼上吹着夜风。

    这里是在守秘局总部的警戒范围内,但似乎他们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任何人关注,在夜色之中就像是阴影一般,任凭守秘局总部在这栋楼里布有数十个眼线,安装有上百个无死角的天网摄像头,他们的踪影也依旧没有人能察觉到。

    “看来我们的情报出错了……他们还说这里是守秘局的档案库之一……竟然连根毛都没有……”诸葛景坐在天台的边缘,眺望着那片如庞然大物般的守秘局总部建筑群,“七天之后又得跟陈闲对上……我是真不想跟他对上……”

    “我也是。”

    诸葛豆豆手里拿着一罐可乐,插着吸管慢吞吞地喝着,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纠结,似乎很不想面对七天之后的那场决赛。

    “六哥,那场比赛我们能不打吗?”诸葛豆豆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说话的声音很低,像是带着一丝祈求,“反正我们已经拿到进入西昆仑古遗迹的名额了,跟陈闲他们打起来……会不会不好啊?”

    诸葛景没有说话,在兜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了一盒外烟。

    啪的一声,火光亮起。

    微弱的蓝色火光中有无数黑色的线条跳动着,在黑暗里并不像是一般的火焰那么显眼,隔开两米之外几乎就看不见那点火光。

    “上头的命令。”诸葛景叹道,脸上也满是无奈,“一号让我们必须夺冠,我有什么办法?”

    “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让我们夺冠呢?”诸葛豆豆想不明白,眉头都紧紧地皱了起来,“拿到名额不就行了吗?”

    “我一开始也这么想,既然要我们低调,那还夺什么冠啊,拿到名额不就行了吗……”诸葛景苦笑道,似乎对于上级的命令安排也很是不解,“但一号说了,不行,必须要我们夺冠,因为过不了多久我们都会入世,我们组织也会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眼里……到那时候,我们力压群雄一举夺冠的意义就有了。”

    “不懂。”诸葛豆豆皱紧了眉。

    “不懂就不懂吧……”诸葛景叹了口气,脑海里也突然闪过了陈闲那张百年不变的臭脸,“姓陈的可不会那么容易让我们夺冠,他们想要拿第一名的决心可是坚定得很,如果他们到时候被你控制住那还好说,但就怕控制不住啊……”

    “没有我控制不住的人。”诸葛豆豆很不开心地哼了一声,觉得诸葛景太小看自己了。

    “不一定。”

    诸葛景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想起今天陈闲与小天师他们的较量,脸色愈发凝重。

    “陈闲是个异数,他的底子比我们想象的都要深,到现如今我们也没见他拿出全部实力来……”

    说到这里,诸葛景稍稍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隐隐的无奈。

    “如果到时候你控制不住他的话…..决赛会变得很麻烦,看他那种死犟的性格就能看出来,要是咱们不把他打死或者打昏迷,他是绝对不可能投降认输的。”

    “这样啊……”诸葛豆豆沉思着。

    “到时候说不定会打出人命来。”诸葛景苦笑道,伸出手去抖了抖烟灰,“我的能力你是清楚的,想要解决陈闲这种层次的异人,一旦动起手来我就没机会再留手了……”

    这时,诸葛豆豆突然回忆起今天看过的那场比赛,特别小声的跟诸葛景提了一句。

    “我看他的自愈力好像很强啊,说不定你想杀他也杀不了呢。”

    听见这话,诸葛景也只是笑了笑未作解释。

    自愈力强?

    死在我手里那些自愈力强的异人都有多少了?

    虽然他们之中只有极少数能达到陈闲今天展现出的这种境界,但说句实话……想要杀死这些自愈力强的异人其实并不难。

    “木禾是我的第一个朋友。”诸葛豆豆低声说道,“到时候我们一定要注意,尽量不要伤害到他们……特别是那个小丫头!”

    “我尽力吧。”诸葛景无奈地摊了摊手,“要这么说,陈闲还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呢,我也不想跟他打啊,但……”

    不等诸葛景把话说完,只听一阵嗡嗡的声响,他揣在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是一连串没有备注姓名的电话号码。

    虽说没有备注姓名。

    但这个号码……诸葛景可是熟悉得很。

    “嘘,别说话。”

    诸葛景给自己妹妹使了个眼神,小心翼翼地按下了接通。

    电话那边很安静。

    除了模糊的风声之外,几乎再也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喂?”

    诸葛景很少会露出如此警惕的表情,甚至于这种警惕让人看来都像是在害怕……

    他似乎很害怕这个给他打来电话的人。

    “阿景,是我。”

    很快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那个人的声音有些奇怪,很像是声带受损之后发出的声音,沙哑之余又透着一丝阴冷,那种死气沉沉的腔调很容易令人感到不安。

    “我知道是你……”诸葛景小心翼翼地掐灭了手里的烟头,说话的同时,眼里也闪过了一丝明显的畏惧,“突然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边的人沉默了很长时间,到最后才吐出来五个字。

    “老头子死了。”

    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给诸葛景带来的震撼可谓是空前绝后,他脸上的表情几乎都惊诧得扭曲了起来,既是惊恐又是不解,似乎从未想过那位老人会死…..

    老头子怎么会死?!

    他不是一直都待在总部吗??

    不仅身边有那么多人保护他,而且他的实力也是……

    此刻,电话那边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诸葛景的不解,想了想便又补充了三个字。

    “我杀的。”

    “你!!”

    诸葛景刚想怒骂出声,但这种由衷的愤怒很快就被恐惧所取代。

    “你……你杀他干什么!??”

    “他的计划都太蠢了,而且他办事的方式我不喜欢,正好这世道马上就要乱了,我也不需要他了……”电话那边的人打了个一个长长的哈欠,似乎有些疲惫,“其实我早就想杀他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动手,他防我防得太严了。”

    “他可是我们的父亲……你就算再看不惯他也没必要……”

    不等诸葛景把话说完,电话那边的人就再一次打断了他。

    “我们只是试验品,连灵魂都没有,哪里来的父母?”

    “但是……”诸葛景欲言又止。

    “这件事你就不要再问了,我也只是跟你打个招呼。”电话那边的人笑了笑,突然将话题岔开,“听说你带我们妹妹进决赛了,恭喜啊。”

    诸葛景没有说话,拿着手机的右手止不住地颤抖着。

    “不过以你的实力进决赛也是应该的事,如果你没进的话,我倒是要找你的麻烦了。”

    电话那边的人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但诸葛景很清楚他不是在说笑。

    这个哥哥……真的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我在尤卡坦半岛,短时间内回不去了,等你拿下冠军去西昆仑古遗迹把那个血池回收之后,你就直接回总部报到吧,到时候会有任务安排给你。”

    “尤卡坦半岛……你去墨西哥干什么?”

    电话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下,随后才说:“玛雅神庙这里有东西需要我们回收,但其他人处理不好,只能我亲自来。”

    得到答案之后,诸葛景也没有再多问,心里祈祷着这个怪物赶紧把电话挂了,他实在不想听见这个能让他做无数次噩梦的声音。

    “陈闲也进决赛了对吗?那个守秘局的异人。”

    “他……对……他们也进决赛了……”

    诸葛景心里咯噔一下,突然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还不等他想明白那个人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只听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句……不,是一个命令。

    “比赛录像我看过了,趁他还没有成长起来,你去杀了他。”电话那边的人不紧不慢地说道,“他对我们的人威胁很大,说不定还会影响到我们接下来的对华计划,在比赛里找个机会除掉他,这个任务不难吧?”

    “这……”

    “阿景,这是我上任会长给你发布的第一个任务,你应该不会让我难做……对不对?”

    诸葛景咬着牙颤抖着,尽可能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发生变化。

    “放心吧……会长……我不会让你难做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