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七天后的决赛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七天后的决赛

2020-10-17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其实大多数人都已经预见了结局,但他们却从来没想过这场比赛能打得这么精彩,甚至陈闲他们的队伍都有数次覆灭的风险,尤其是双方刚碰上面的时候,宋小鹿展现出的那种控制人心的能力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

    如果不是出现了陈闲这个异数,就算他们队伍里还有骷髅先生那种强大到不受控制的异常生命,他们在这场比赛中也一样会以失败告终,因为小天师召来的那些天雷的确不是凡夫俗子能挡得住的,尤其是最后那几道,就算强如骷髅先生拥有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真身,他也一样的扛不住。

    所以就算小天师他们败了,这场比赛也照样算他们打得漂亮,技不如人输给陈闲也不丢人。

    赛后。

    陈闲他们便在主办方的安排下,随着车队一起回了别墅区,受伤的李道生小不点自然也跟着回来了,有专业医务人员的看护,他们那点伤也算不得什么,更何况七天之后就要进行决赛了,主办方对他们这两个伤员还是很上心的。

    “丢人啊……丢大人了……”

    在别墅二楼的一间卧室里,李道生打着点滴戴着呼吸面罩,一边用力的拍着床沿一边骂着,那种颤抖的声调,活像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的老头子。

    “我竟然信了鲁狗这孙子的邪……傻不愣登地顶着那个避雷针就上了……要不是六爷我运气好……那道雷非得把我劈死不可!”

    “小六子,你是不是伤了脑子所以现在看不清局势啊?”鲁裔生此刻就坐在床边,他看了一眼床头柜上摆放的医疗仪器,脸上的表情十分微妙,“你再对鲁爷我出言不逊,信不信我拔了你管子?”

    “老子就出言不逊了!你个铁小人!”李道生怒目圆睁,但当他特别硬气地骂完这句话之后,瞬间就将脸转了过去对着陈闲,直接用一种可怜兮兮的表情向陈闲开启了求助模式,“老大,你看看鲁狗说的这叫人话吗?把自己兄弟害成这样,还想拔了兄弟的管子,这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的行径啊!”

    “……”

    “虽然鲁狗事先提醒过我,但我怎么知道他做的避雷针会那么差劲,竟然连第二道水癸雷都挡不下来!”

    “那什么……虽然你是个伤员我不好刺激你……但你这话说得确实有点丧良心了……”陈闲尴尬的帮鲁裔生辩解了一句,“谁让你顶着避雷针去瞎嘚瑟的?”

    “别说了别说了,这管子咱们拔了吧!”鲁裔生猛然起身,叼着烟就走过去把手放在了吸氧管上,一脸的义薄云天,“小六子的丧葬费我出了!”

    “鲁哥别啊!我跟你开玩笑呢!”

    李道生也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眼看着陈闲没被自己忽悠到同一战线,他顿时就对鲁裔生换了种态度,那一脸讪笑的样子怎么看都有点贱兮兮的意思。

    “鲁哥是你能叫的吗?”鲁裔生轻轻用手捏了捏吸氧管,不动声色的施以威胁。

    “鲁爷!之前是我孟浪了!你可别往心里去啊!”李道生急忙改口求饶。

    “这不就对了么!”鲁裔生笑了起来,看着李道生时,也是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跟我说话,你要注意分寸!”

    “是是是……您说什么是什么……”

    李道生牙都快咬碎了,但现在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等他养好了伤离开这张晦气的床,他非得把鲁裔生的脑袋按进马桶里好好涮涮……你个小人得志的东西!你看你六爷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老大,决赛是在七天之后对吧?”

    “对,也是早上。”

    “没想到咱们都要跟诸葛家两兄妹对上了……我还以为他们进不了决赛呢……”

    听见鲁裔生的感慨,陈闲也表示深以为然,因为他曾经也是这么想的,诸葛家两兄妹最初暴露出来的实力非常有限,能进入四强已经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了,没想到还闯进了决赛……

    想起诸葛豆豆那种诡异的“催眠”能力,陈闲也不免觉得有些头疼,因为直到现在他也没想出抵抗那种能力的方法,如果到决赛的时候还是想不出头绪来,那么这事可就麻烦了。

    往好了想,决赛还有搏一搏的余地,在诸葛豆豆没来得及施展能力之前就先制服他们。

    往坏了想,若是诸葛豆豆施展能力的速度太快,那么决赛也只能以遗憾告终。

    毫不夸张的说,陈闲真的认为诸葛豆豆有能力在一瞬间放倒他们所有人,因为她那种催眠的能力实在是太诡异了……陈闲不是没听过异人圈子里有人能催眠,但这种不需要暗示性引导强制性十足的催眠方式的确是他从未听过的。

    “想拿下决赛不容易。”陈闲眉头皱得很紧,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苦苦思索着,“诸葛家两兄妹的实力应该只暴露出了一部分,他们十有八九还藏着底牌……”

    “就算不论那些底牌,诸葛豆豆的能力处理起来也很棘手。”许雅南也面露苦涩,似乎也想不到要怎么去应对那个诸葛小丫头的催眠能力,“如果咱们运气不好,刚进场就被她直接催眠了,到那时候是不是会很丢人啊……”

    “可不么!”鲁裔生点了点头,脸上的神色十分紧张,“你们忘了西昆仑的那两个炼气士了?他们都觉得自己输得不明不白的,赛后还憋屈得想死……说实话也不怪他们,如果我是西昆仑的人,我估计也得憋屈死!”

    “你们说……那个诸葛豆豆到底是怎么施展自己能力的?”李道生躺在病床上也在帮着众人分析,“是靠声音引导还是靠什么?”

    众人都对诸葛家兄妹与西昆仑炼气士的那场比赛记忆犹新,他们记得很清楚,当时诸葛豆豆只是拍了一下手掌,然后喊了一声“给我睡”,下一秒顾仙棠就躺在地上了,那种强制性的催眠手段简直是闻所未闻……

    “要不我们比赛的时候把耳朵堵上?”鲁裔生似乎觉得耳朵有点痒痒,忍不住抬手挠了两下,顺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现在我们还有时间,七天的时间足够了……我去做一副彻底隔音的耳塞,说不定有用呢!”

    “行。”陈闲点了点头,这事确实找不到头绪,他们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只要有办法都应该试一试,反正他们也不吃亏,“如果她那种催眠的手段确实是靠声音作为引导,那么我们拼这一把就赚了!”

    “好不容易才闯进决赛来,如果就那么稀里糊涂的输了,我们估计谁都不乐意,拼一把!”李道生也点了点头,难得对鲁裔生摆出了好脸,“老鲁,咱们的装备可都靠你了!”

    “小问题。”

    鲁裔生笑了笑,说道。

    “耳塞这东西本来就没什么科技含量,估计一上午就能给你们鼓捣出来,只是……我也不确定这东西管不管用,如果到时候用不上你们可别怪我啊!”

    “狗怪你!”李道生承诺道。

    就在这时,陈闲突然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上的褶皱。

    他准备出去一趟。

    “你们好好歇着,我去找诸葛景聊聊,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套出什么情报来……”

    “他?”

    鲁裔生一愣,急忙叫住陈闲。

    “老大要不你换个时间再去找他,从直播楼出来的时候我遇见他了,他好像要带他妹妹去京城逛逛街,说不定还没回来呢!”

    “对,他们逛街去了。”许雅南似乎也知道这事,轻轻拍了一下陈闲的右肩,“等晚点吧,说不定他们还得在外面吃个晚饭呢。”

    “逛街去了?”

    陈闲怔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行吧,那我换个时间再去找他。”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