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还以颜色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一十七章 还以颜色

2020-10-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在陈闲说出最后这句话的瞬间,还不等郭祀仙他们来得及反应,锯肉刀已经横着挥了出去直接砍在了郭祀仙的脖子上。

    由于陈闲在挥刀的时候没有动用任何能量,只是凭借着肉身的力量挥出这一刀,算是纯粹的物理伤害,所以他并没有直接将郭祀仙的脑袋砍下来,只是勉强将刀刃砍进他的脖子两三厘米深,劈开了他的颈动脉罢了。

    当郭祀仙惨叫出声的时候,带着人体余温的血液也如喷泉般从伤口里涌出四溅,一旁的余念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以至于她都忘了自己的手臂还放在陈闲的腹腔里。

    “对了,还有你。”陈闲转过头看着余念,双眼之中毫无人类的情感,说话的同时也收回了砍在郭祀仙脖子里的刀。

    其实陈闲收回刀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下,他本打算借着刀刃上密集的锯齿来锯开郭祀仙的脖子,毕竟他的武器就是“锯子”,用这种攻击方式合情合理,但是吧……陈闲可以想象到那种画面有多残忍,如果这里发生的事没有别人看见那倒是无所谓,问题是天空中盘旋的无人机一直在进行同步实时转播。

    所以陈闲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不这么做,把现场弄得太血腥了不好,毕竟有那么多人看着,想杀郭祀仙还有很多办法,挑一个和谐点的就可以了……

    “陈闲……你……”

    郭祀仙捂着脖子想骂几句,可是说着说着就发不出声音了,只能听见模糊的喉音,伴随着他每一次呼吸,嘴里都会不断往外喷出带血的沫子,那种模样用凄惨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

    虽然这么形容有几分不贴切,但陈闲就是这么觉得。

    此刻捂着伤口不停吐血往后退着的郭祀仙,就像是一条正在砧板上疯狂挣扎蹦跳想要求生的鱼。

    “我是个喜欢公平的人,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人。”陈闲轻轻歪了歪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伤重到失去一切战斗力的郭祀仙,“既然你咬我脖子一口撕下来一块肉,那么我也在你脖子上劈个口子,你来我往,有借有还,这样够讲道理吧?”

    郭祀仙没有说话,不过他就算想说话也没有说话的能力,在竭尽全力保持自己呼吸节奏的同时,他也只能用眼睛恶狠狠地瞪着陈闲宣泄着自己的愤怒与憎恨。

    就在这时,余念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陈闲我杀了你!!!”

    余念只是这么喊却没有做,或许这是她目前最大的愿望,只可惜陈闲给了她这个机会,她也没能力去完成自己的心愿……在不知不觉中,那些如尸水肉泥般的物质已经蔓延到了余念脚下,它们过来的时候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连一点波澜都未曾在这片血肉之海上掀起。

    当它们触碰到余念的双脚时,几乎瞬间就融解了她的鞋底,之后又像是活着的蛛网一般,开始顺沿着她白皙的双腿不断向上爬升。

    那种犹如被硫酸腐蚀的剧痛是余念难以忍受的,而且相比起真正的硫酸,这些诡异的肉泥明显要恐怖得多,它们不仅会腐蚀人类的血肉骨骸,还会腐蚀人体内的能量……不,应该是吞噬,这些如肉泥般的物质就像是爬升在人体上的一种特殊黑洞,它们不断吞噬着对方的血肉乃至于体内的能量,甚至生命力都难以从它们口中逃脱。

    “把手拿出去。”

    陈闲面无表情地说道,虽然余念是个女人,他也没有欺负女人的爱好,但此刻是在战场之上,而且余念下起手来也是奔着弄死他去的……在这种时候如果陈闲能心慈手软的话,那他就不是陈闲了。

    也不知道是陈闲的威胁起了作用,还是余念的确没了继续跟陈闲战斗的欲望,她强忍着双腿上传来的剧痛,咬着牙颤颤巍巍地将右臂收了回去。

    陈闲看了一眼,见她手臂上还沾着一些自己的内脏碎块,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回去记住洗手消毒,下手这么狠也不知道用兵器,看着不恶心么?”

    话音一落,那些围攻余念的肉泥就逐渐退了回去。

    虽然这些物质陈闲也是头一回见,但他也就是随便琢磨研究了一阵,很快就找到了控制它们的方法……其实这些东西看似是从锯肉刀内部分泌出来的,实际上却是跟寄生体有关。

    在陈闲体内那个古老存在的影响下,寄生体与锯肉刀好像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联系”,黑光寄生体似乎与锯肉刀的古老能量融合了一部分,所以控制这些肉泥也只是比控制寄生体难了一些,仅此而已,没有太多的变化。

    待这些散发着恶臭的肉泥退去后,余念再也支撑不住,一脸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双腿上布满了如蛛网般的“裂痕”,鞋子更是被腐蚀得干干净净,本应该白皙稚嫩的脚掌,此刻却如血色的瓷质雕塑一般遍布裂痕。

    这还是陈闲刻意留手的结果,若是他没有留手的话,或许只需要短短一秒的光景,余念整个下半身都会被那些污浊的肉泥给腐蚀掉。

    令余念与郭祀仙失去战力,这个过程不过半分钟左右,明眼人更是能看出来,如果陈闲只是顾着出手伤人而不说话,这个时间能缩得更短,五秒,三秒,都有可能。

    “最后就剩下你了。”

    陈闲紧紧掐着宋小鹿的脖子,慢慢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眼中有一丝难掩的无奈,毕竟这小姑娘的年龄跟木禾差不多,揍她就跟欺负小孩子似的。

    “把你的能力收起来,不然我杀了你。”

    “还有你们两个,麻烦你们认个输,要不然就别怪我了。”

    听见陈闲的这番话,余念毫不迟疑地举起手来喊了一声认输,郭祀仙虽然心有不甘,但在这个时候,他的确失去了一切反抗陈闲的勇气。

    虽然他没了说话的能力,可好歹眼睛还能动,当即便使了个眼神让余念帮自己认输。

    “他也认输!”

    相比起心有不甘的郭祀仙,余念看局势要看得清楚许多,她能从陈闲那种波澜不惊的语气里听出来……他现在是真的想杀人,如果自己不按照他说的做,下一秒说不定就会被这些刚散去的肉泥给活活吃掉,那种被腐蚀的痛苦余念已经没有勇气再去经历一次了。

    郭祀仙是个明白人,他虽然很不想在陈闲面前低头,但他也很清楚陈闲是个什么样的人。

    别看他平常跟小天师闹起来就跟小孩子打架似的,他只是看起来人畜无害罢了,实际上是个瞪眼就宰活人的主,从他刚才毫不迟疑挥出的那一刀就能看出来,杀人对他来说只是儿戏,他根本就不知道心慈手软这几个字怎么写。

    一旦有必要的话,陈闲绝对会下杀手,之所以他现在给自己一个投降认输的机会,也是因为还没把他逼到那个份上。

    想赢下这场比赛压陈闲一头,这种想法确实有也应该有,但如果到这个节骨眼上还分不清轻重……那不就是智障了吗?

    所以郭祀仙就算心里再如何不甘,他也只能选择投降认输。

    不认输,就是死。

    “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陈闲紧紧掐着宋小鹿的脖子,眼神变得疑惑起来,因为这小姑娘就算快被自己掐断气了,她也没有半点听话的意思,她自始至终都还在施展自己的能力,无论是窥心还是控制他人。

    从这点来说,陈闲确实挺佩服她的,至少在陈闲看来,她可比郭祀仙他们有骨气多了。

    陈闲默不作声地观察了她一阵,见她宁死也不投降,哪怕被自己活活掐死也不愿意收起自己的能力……到这时候,陈闲也无奈了,只得掐着她脖子将她提到自己面前,然后猛地仰头一撞,给她来了一记温柔版的头槌。

    只在一瞬间,宋小鹿就失去所有意识陷入了深度昏迷的状态,而那些被她控制的人也都在此刻才得以重获自由……

    陈闲随手一扔便将宋小鹿丢了出去,不过手里多少悠着力气,把她丢出去摔在地上也没伤着,毕竟他确实不想欺负小孩子,既然宋小鹿都晕过去失去战斗力了,那么跟她的战斗自然也就结束了。

    “你们这帮孙子敢玩阴的?!”

    伴随着鲁裔生带着脏话的怒吼,一个犹如黄金铸造的巨人赫然出现在了陈闲身后。

    与此同时,队伍里的其他人也纷纷赶了过来。

    陈闲打了个哈欠,像是有些疲了。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满脸愤怒的小天师,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个不怎么友好的笑容。

    “到你们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