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陈闲的不安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一十五章 陈闲的不安

2020-10-08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宋小鹿的能力非常特殊,甚至从某个方面来说,她这种可以窥心的能力远比她自己想象的还要高级得多,这一切都得从她之前所见的画面说起……简单来说就是她可以通过一种特殊方式来获取某些能量形成的“信息”。

    这种信息不是画面,不是声音,不是文字,它们以只有宋小鹿可以感知到的方式存在,也只有宋小鹿这个窥心者可以解读。

    在发现自己无法控制陈闲之后,宋小鹿便对陈闲使出了“窥心”的手段,她想看看陈闲接下来想做什么,她想知道陈闲心里正在想什么,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就算明面上的实力压不住陈闲,但宋小鹿还是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寻找一丝机会。

    可是她却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在施展出窥心的能力后,忽然间就看见了这世界上最让她感到恐惧的东西。

    那是一张不知名生物的脸,似乎没有固定的形态,自始至终都在不断变换着,有时像是人类的脸,有时却又像是动物,牛马羊狮虎蜥蜴蛇鱼等等……好像这世界上的任何一种生物都能被它模仿出来,不过在那张脸上,有一个部位从来没有变过。

    它的眼睛。

    那双眼睛散发着七彩斑斓的光辉,虽然它们只是两个悬浮在陈闲腹腔中的光点,但宋小鹿可以确定那就是某种生命的眼睛……她能感应到那双眼中神色的变化,也能感应到它目光的方向。

    宋小鹿从未见过如此璀璨乃至神圣的眼睛,它并非是由血肉或是能量构成。

    虽然这么说宋小鹿自己也无法相信,可事实确实如此,她觉得这双眼睛是由某种“色彩”构成的,这种色彩并不简单,不是人类对光的视觉效应,也并非是某种物质呈现出的颜色…….这种璀璨夺目的色彩既是物质本身!

    这种色彩用“七彩斑斓”这个词汇来形容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它的颜色实际上是无法用人类语言来形容的,当你看见它的时候,你会感觉这世上的一切色彩都被囊括在内,可这些已知且能够辨认的色彩却只占据了它们主体的百分之一,也就是说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人类无法辨认的色彩。

    那双怪异的眼睛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芒,它深藏于陈闲的腹腔之中,其目光既神圣又邪性,宋小鹿越是盯着它看就越是为之着魔,仿佛那双眼睛就是一个别样的“黑洞”,无论是人类的意识还是四周的能量、光芒、色彩,一切的一切都在被其无声无息地吸收殆尽。

    它好像认出了宋小鹿便是这一场闹剧的始作俑者。

    它似乎也发现了宋小鹿能够看见自己。

    “怎么回事……”

    陈闲紧紧地皱着眉头,只觉得体内的能量毫无预兆地进入了高速运行的状态,它们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在自己的血肉之躯里冲刷着,几乎瞬间就能在体内完成一个大循环,犹如炼气士所言的大周天……

    与此同时,锯肉刀也开始了疯狂地震颤,它貌似感应到了某个熟悉的存在正在逐渐复苏,状若腐肉般的刀背缓缓蠕动着,这一次从刀身中渗出的不再是血液,而是一些犹如肉泥般散发着恶臭的物质。

    那些恶臭的肉泥就像是成千上万的尸体被这把锯肉刀生生剁出来的,它们极具粘腻的古怪特性,刚从刀背上滑落到地面,便在瞬间开始在地面蔓延开来。

    “没有我的指示……你为什么动了……”陈闲瞳孔紧缩,看着手中握持的锯肉刀,只觉得这把趁手的兵器有些陌生,“这种古怪的能量气息……是它吗……”

    一直以来,陈闲都知道自己体内沉眠着某个古老的存在,它或许是一个古老生命的灵魂,又或是一种以未知形式存活的生命体,但陈闲觉得……它更像是自己的一部分,就像是精神分裂患者出现的另外一个人格,它既是自己,也不是自己。

    总而言之陈闲一点都不想让它醒过来,虽然在它复苏之后自己的战斗力可以得到飞跃式的提升,但自己的意识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就跟被鬼附身了是一样的,陈闲很讨厌这种自身不受控制的感觉,他不想变成一个只知道破坏的提线木偶,更何况在那个东西苏醒的状态下,无论是人类还是别的生物都会成为它的攻击目标,自己身边的那些人很有可能会被它顺手给杀掉,譬如鲁裔生他们。

    所以说陈闲一直都在竭力控制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个东西醒过来,一旦它苏醒过来那绝对会比天灾降临还要恐怖得多……

    此刻陈闲也是十分紧张,或许是因为宋小鹿对自己施展的能力已经影响到了体内那个东西,他发现自己体内的能量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锯肉刀也在没有得到指示的情况下自己动了起来…..那些流动在体内的能量里似乎多了一些什么。

    这不是好兆头。

    “听我的。”陈闲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像是在跟锯肉刀对话,声音压得很低,“你先把这些脏东西都给收起来,看着多恶心人啊。”

    不得不说陈闲的命令还是很有用的,锯肉刀轻轻震颤了两下算作回应,很快就让地面上蔓延的那些肉泥倒流回到了刀身之中,与此同时陈闲也发现自己体内那些古怪的能量气息开始逐渐消失,似乎那个东西又睡了过去……

    到这时候陈闲才敢松了口气,他轻轻地摸了摸锯肉刀的刀背算是安慰它,让它乖乖听自己的话,不要跟着某个不知名的坏东西学,俗话说学好三年学坏三天……由此可见,陈闲还是比较重视教育的。

    当然,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陈闲想象不到的,那些刚回流归于刀身之中的猩红肉泥,此刻却又毫无预兆地喷涌而出,犹如漫天血雨一般开始在战场四散开来。

    那种画面简直比人类做过的一切噩梦还要怪异惊悚,短短数秒光景,以陈闲为中心,方圆三十米内就布满了这些从锯肉刀里喷涌而出的肉泥,它们就像是煮沸的恶臭尸水,表面涌起了无数骇人的气泡。

    当这些气泡膨胀至极限再碎裂开时,它们发出那种令人厌恶的粘腻声响,就像是恶魔发出的低哝呓语,听着只让人不寒而栗。

    不得不说余念与郭祀仙的反应很快,在锯肉刀喷涌出那些恐怖的肉泥时,他们根本就不做犹豫,直接扶着宋小鹿就闪躲开来,这才避免了被这场恶心的血肉盛宴给淋在身上……

    谁也不知道那些肉泥是什么东西,连陈闲自己都不知道,但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危机感却让郭祀仙他们不敢多想,只能竭尽全力地躲闪着,生怕触碰到它们。

    事实证明,他们的危机感并非空穴来风,那些肉泥一般的物质确实诡异到了极处,在落地之后它们就开始不断向郭祀仙等人所在的方向蜂拥而去,如同大海中翻涌的巨浪一般,卷起了阵阵血色猩红的浪花,而地面也随之出现了被严重腐蚀的现象,仿佛一切物质都能被它们溶解或是吞噬掉。

    相比起硫酸,这些如肉泥般的物质可要恐怖多了。

    “快躲开!!往远处跑!!”

    “小鹿跑得慢,你们俩扶住她,千万别让她出事!!”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小天师他们焦急万分的呼喊声中,郭祀仙与余念带着宋小鹿闪转腾挪不断变换着位置,似乎想借着这种“左右横跳”的闪躲方式对这些肉泥进行遛狗式的教育,可他们却不曾想这些肉泥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过短短数秒的光景,他们连躲闪都变得吃力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闲动了。

    虽然没有金属骨翼作为加速的助力,但他在平地上全力奔跑的速度也绝不算慢,只在瞬间便突破了音障……

    当郭祀仙他们还苦于躲闪那些古怪的肉泥时,陈闲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他们身后,直到他抬手掐住了宋小鹿的脖子,到这时,郭祀仙他们才注意到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陈闲。

    “把你的能力收起来……别用了……”

    陈闲说话的声音隐隐颤抖着,似乎有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痛苦藏在其中,不过他脸上的神色却是情真意切,而并非是在威胁。

    “再不收起来……我会杀了你的……”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