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满头雾水的顾仙棠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一十一章 满头雾水的顾仙棠

2020-10-05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离场的过程中,顾仙棠也从工作人员的口中了解到了自己昏迷的前因后果,在得知自己跟赵脂儿都被一个小姑娘给撂倒的时候,他只恨地上找不到缝能让自己钻进去。

    丢人啊!

    这特么可丢大人了!

    半分钟不到就被一个小姑娘给摆平了,而且对方很明显是刻意留手的,如果没留手的话,在昏迷之后自己非得被她鞭尸不可……想起工作人员说的自己像是麻袋一样被那小姑娘给甩出去砸在地上,顾仙棠就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怪不得醒过来感觉鼻子疼……

    “输得真是莫名其妙。”赵脂儿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也很无奈,因为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输得这么“诡异”,半分钟不到就让一个小姑娘给撂倒了,在西昆仑说出去都没人敢信。

    “我还没来得及摆阵呢……”顾仙棠咬牙切齿地说道,对内地异人的仇恨值再创新高,“她出手也没点预兆……这跟偷袭有什么两样……”

    “我们技不如人,输了就输了,说那么多反而丢人。”赵脂儿叹了口气,打断了顾仙棠喋喋不休的抱怨,“在四强的半决赛输掉也不算太亏,只要我们努努力把另外一个队伍打下去,拿到季军就没什么问题了。”

    没错,赵脂儿的想法十分简单,甚至她不远千里来参赛的目的也比顾仙棠纯粹得多,她只是想进那个古遗迹提高自己的实力罢了,至于能不能夺冠……这在赵脂儿来看都是无所谓的事,只要能拿到进入古遗迹的名额就不算亏!

    当然,她的这种想法与顾仙棠是背道而驰的,因为对顾仙棠来说除了冠军之外的任何名次对自己都没有意义,既然都决定要参赛,那么不拿冠军还有什么意思呢?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这种风气在异人圈子里更甚。

    没有人会记得第二名亚军都是什么样的人,更别提后面的季军了,顾仙棠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屈居人下的异人,所以现在被一个小姑娘压了一头,他死的心都有了,只觉得这辈子没受过这么大的侮辱!

    本来顾仙棠还想尽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借着这机会给陈闲他们上上眼药,让他们看看西昆仑的炼气士究竟是不是好惹的,可是现在呢?

    打脸啊!

    这是被人往死了打脸啊!

    “哟,这不是西昆仑的头号异人小阿顾吗?”

    就在顾仙棠他们刚从赛场里走出去的时候,一个万分嘲讽的声音顿时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抬头一看,是陈闲队伍里的鲁裔生。

    “你再说一遍试试?”顾仙棠心情很不好,被鲁裔生这么冷不丁的嘲讽,他更是有了一种想要杀人泄愤的冲动,“你别在这儿跟我找事,想死就直说!”

    “我想死,你杀了我呗。”鲁裔生冷笑道。

    如果在场的只有鲁裔生一个人,或许他还不敢这样跟顾仙棠冷嘲热讽的说话,毕竟在他看来这个炼气士跟疯狗差不多,尤其是在输了比赛之后,他如果再受点刺激说不定就真得疯了……但是!

    鲁裔生不是一个人。

    他背后还站着陈闲这一帮子人。

    “你要找死是吧?”顾仙棠猛地抽出法剑,直奔鲁裔生就走了过去,脸上杀机毕露毫不掩饰,“我已经忍你们很久了……”

    “所以呢?”

    陈闲一步上前将鲁裔生挡在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不断靠近自己的顾仙棠,完全不担心这条疯狗会突然撒疯扑上来。

    “所以你想怎么办呢?”

    连着两个问句出口,顾仙棠觉得自己真要被气死了,今天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

    “在赛场外面别乱来啊!”一旁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虽然他说的话听起来还算硬气,但那种小心翼翼的声调已经把他的心理活动暴露得淋漓尽致。

    说不害怕是假的。

    一旦顾仙棠跟陈闲他们队伍的人在这里打起来,谁不害怕?

    俗话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被战斗波及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命不好当场就得归西,这能不害怕吗?

    “你要是想打,我们就进去打,现在就去给主办方申请一下,在跟小天师他们动手之前我先拿你热热身。”陈闲冷冰冰地说道。

    “这是你逼我的……”顾仙棠牙都要咬碎了,转眼间就走到了距离陈闲不过两米远的位置。

    这个距离对双方来说都并不安全,无论是顾仙棠还是陈闲,在这个距离内想攻击对方都是很轻松的事……所以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盘旋的无人机直接放出了周抟的声音。

    “别打,别闹。”

    周抟好像一直都在关注这里,说话的声音很平稳,但让陈闲他们听来这一字一句都透着一种警告的感觉。

    “该比赛的比赛,该退场的退场,不要扰乱赛场的秩序。”

    不得不说,周抟说话还是挺管用的,愿意卖他面子的人也不仅是陈闲他们,连顾仙棠听见了这些话都得死死压住自己的脾气,不敢再继续乱来。

    “你们等着。”

    顾仙棠冷笑着收剑入鞘,也不给鲁裔生他们继续嘲讽的机会,转过身就带着赵脂儿离开了这里。

    在这个时候,顾仙棠总是走得格外的快,因为他害怕自己再听见一些难听的话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乱来。

    没有周抟的警告就算了,双方打起来就打起来,大不了大家一起受罚,可是现在守秘局的局长都亲自开口调解了,你敢不卖他面子乖乖听话吗?

    不管别人敢不敢,总之顾仙棠是不敢的,若是他真的在这个时候拂了周局长的面子,且不说周抟会不会在暗地里打击报复他,等他回去了他爹都得亲自收拾他!

    拂周抟的面子?

    连他爹都不敢!

    他敢?

    “老大,你看顾仙棠那小子的心眼多小!我不就随口嘲讽他两句么,至于吗!”鲁裔生咂了咂嘴说道。

    “你那叫两句?”陈闲看了他一眼,无奈地说道,“下次他不找事你可别开口嘲讽他,要不然外面的人就该说咱们仗势欺人了。”

    “哪有啊!你可没仗势欺人!”鲁裔生嘿嘿笑道,说起这话也毫不脸红,“仗势欺人的人是我啊,我这人没别的毛病,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狐假虎威扯大旗,仗着老大你的势去欺负他,这感觉甭提有多爽了!”

    一听这话,陈闲也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可惜诸葛家两兄妹走得太早了,我们这么及时地赶过来都没能堵住他们……”陈闲叹了口气,“我还想找他们套话搞点情报呢,那丫头的能力我确实挺好奇的……”

    “回去再问呗!咱们又不是不见面了!等今天回去了就问!要是不说咱们就严刑逼供让他们把话给吐出来!”鲁裔生嬉皮笑脸地开着玩笑。

    “你这话可别当着诸葛景的面说啊,他揍你我可拦不住。”陈闲不动声色地提醒了他一句。

    虽然诸葛景不是那种心眼小又记仇的人,但他也跟陈闲一样特别护短,对于自己的妹妹更是宠到了极点,如果他听见鲁裔生亲口说出这番话,搞不好他还真有可能揍鲁裔生一顿。

    在赛场外又聊了一阵,约莫过了十五分钟左右,主办方的工作人员这才开始安排陈闲他们入场。

    “进去了别乱,就按照咱们事先规划好的战术去打,我负责小天师,老六负责郭祀仙,雅南负责陆幼之,王怀瑾就交给你了老鲁,至于宋小鹿跟那个叫余念的女人,她们由骷髅跟木禾负责。”

    话音一落,陈闲便领着众人向赛场入口走去,虽然他们与小天师不是在同一个入口进场,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陈闲也一样可以闻到小天师身上独有的那股气味。

    那种独特的能量散发出的气味很奇怪,像是某种木材烧焦过后散发出的味道。

    此刻,在赛场的另外一头,小天师也领着自己的队伍不紧不慢地进了赛场。

    “大家记住,进去千万别乱,就按照我们制定的战术去打,这次主要看小鹿发挥,如果实在搞不定咱们就投降,跟西昆仑的人争一个季军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队长……这还没开始打呢……我怎么感觉你都开始盘算输了之后的事了…….”

    听见余念的这番话,跟在小天师身旁的宋小鹿便忍不住开了口,众人也是难得才能在她眼中看见一丝清晰的战意。

    “有我在他们不会有机会破阵!大家一定要加油啊!我们还是有机会赢的!”

    “真的吗……”

    王怀瑾小心翼翼地看了宋小鹿一眼,嘴里也忍不住细声嘀咕了一句。

    “我怎么感觉你这话听起来丧得慌呢……”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