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诸葛景的规劝_第九守秘局

第三百零八章 诸葛景的规劝

2020-10-04更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第九守秘局 新”查找最新章节!
    次日清晨,陈闲他们早早就赶到了直播楼,并且在开赛之前还特意找上了诸葛家两兄妹为他们加油打气。

    “没问题吧?”陈闲找到诸葛景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有几分担忧,毕竟西昆仑炼气士的本事早就在异人圈里传遍了,甚至有人还说他们炼气士的能力就是可以“化气”,以西昆仑独有的无上法门来化解敌人体内的能量。

    都还不等敌人出手,他们体内的能量就会被这些炼气士化整为零一点都不剩,到那时候还打什么?体内没有能量的异人跟普通人能有多大的区别?

    “我尽力呗。”诸葛景笑了笑,虽然说话的语气听起来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但陈闲能隐约感觉到……他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兴致也并不是很高。

    这种奇怪的表现是诸葛景原来没有过的。

    难道他觉得这场比赛没有胜算?

    他没有能胜过那些炼气士的把握?

    不过想想也是。

    陈闲叹了口气,毕竟异人之间的能力各有悬殊差异,那两个炼气士能一路过关斩将畅通无阻的进入四强,从这点就能看出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弱,想赢他们可没那么容易。

    “陈闲。”

    诸葛景突然开口叫了陈闲一声,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奇怪,像是心情不怎么好有些抑郁,总而言之那种神态很让人担心。

    “怎么了?”陈闲皱着眉问道,又联系上之前自己的分析,便开口安慰了一句,“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就算没把握能胜过那两个炼气士,你也……”

    “跟那个没关系。”诸葛景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似好奇似担忧地问道,“你对付小天师他们有几成胜算?”

    陈闲想了想,给出了一个相当客观的答案。

    “也不能说没有把握吧,我们谨慎点估计,应该有十成左右。”

    “……”

    看着一脸嘚瑟的陈闲,不知道为什么,诸葛景脸上的表情变得更为担忧了,似乎一点都没有为陈闲给出的答案而感到高兴,反而变得愈发忧愁了,像是一直都在担心什么。

    “你很想夺冠吗?”诸葛景突然问道。

    “你这不是废话么……”陈闲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很奇怪这个看似聪明的人怎么会问出这种弱智的问题,“不想夺冠的话,我们这么拼命干什么?”

    “你是为了那个古遗迹吗?”诸葛景问道,不动声色地眨了眨眼睛,“我记得按照昆仑会的规定,前四的队伍都有进入古遗迹的机会,只是进入古遗迹的名额各不相同而已……”

    “算是吧。”陈闲笑了笑,说道,“我们队伍六个人,我想让大家全都进去,而且都拼进四强了,努努力说不定就夺冠了,我可不喜欢输……”

    听见从陈闲口中说出的这番话,诸葛景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主办方的工作人员来催促他们进场,到这时候诸葛景才再次开口。

    “我们算是朋友吗?”诸葛景问道。

    “算啊。”陈闲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然后反问了一句,“你觉得我们不是朋友吗?”

    诸葛景笑了笑,在起身的过程中,用手在陈闲肩上拍了拍。

    “是朋友的话就听兄弟我一句劝。”

    一听这话,陈闲的表情也认真了几分:“你说。”

    诸葛景深深地看了陈闲一眼,想了想还是说道:“你们那场比赛别打了,直接弃权吧。”

    “为什么?”陈闲满头雾水地看着诸葛景,他这番话着实把陈闲给搞懵了,“我打他们有十成的把握啊,弃赛干什么?你是担心我赢不了小天师?”

    “那倒不是,相反我是担心你赢了小天师……”诸葛景摇摇头说道,“如果你赢了他,那么接下来的决赛咱们就要碰面了。”

    听到这里陈闲算是明白了,诸葛景之所以让自己弃权,就是因为他不想在决赛里碰见自己……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就这么有信心能赢过西昆仑的炼气士吗?

    “你不会是害怕在决赛里被我刷下去吧?”陈闲不怀好意地看着诸葛景,笑着问了一句,“你怕了?”

    “对,我怕了。”

    诸葛景点了点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看起来有些过于严肃。

    “我怕我们之间会伤了和气。”

    话音一落,诸葛景就招呼着一旁的诸葛豆豆离开了包间,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直奔赛场而去。

    “这两个人今天有点奇怪啊。”

    鲁裔生一直都坐在旁边,只是没说话罢了,见诸葛景他们走了,这才低声跟陈闲嘀咕起来。

    “当哥的不说话,当妹妹的也不说话,他们俩怎么了?”

    “不知道。”陈闲也十分疑惑。

    小木禾这时凑了过来,脸上满是不解:“今天豆豆那个小屁孩好奇怪啊,我跟她说话她都是爱答不理的,好像很不开心……她是不是跟人吵架了啊?”

    “我也觉得他们怪怪的。”许雅南低声说道。

    “他说怕跟我们伤了和气……他不会觉得能打过我们吧?”鲁裔生挠了挠头,一脸的疑惑,“难道那小子对自己的实力就这么有信心吗?”

    “不说了,看直播吧。”

    陈闲指了指正前方的大屏幕,虽然心里依旧有解不开的疑惑,不过他还是决定把重心放在这场比赛上,无论这场比赛胜出的是谁,那都是自己接下来的对手……

    赛场之中。

    西昆仑的两个炼气士早早就到了。

    与之前的那些比赛相同,他们选择的战场依旧在这荒原地带。

    虽说这里曾经被戚平安与陈闲给毁了,但等守秘局及时“修复”过后,这地方也恢复了七八成……其实更为准确的说,恢复的是地形地貌,而并非彻底将其还原为荒原的状态。

    “一会由你起阵,我掩护你。”

    从爆发餐厅冲突的那一刻开始,顾仙棠心里就憋着一股气,如果不是顾及主办方的规定以及他那位略显死板的爹,估计他早就跟陈闲他们在餐厅里打起来了。

    “我起阵?”赵脂儿侧过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不想在场上耍耍威风了?”

    赵脂儿这话虽然有一丝贬义,但在顾仙棠听来,这话倒是挺正常的,毕竟赵脂儿跟他说话的方式一直都是这样,如果换做是别人来说这话,恐怕顾仙棠一个耳光就抽过去了。

    “这一场比赛我们速战速决,务必要尽最快的速度把那两个异人给宰了……”顾仙棠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们必须借着这个机会让陈闲他们看看,我们炼气士跟他们这些异人的差距有多大!”

    “杀他们?”

    赵脂儿皱起了眉头,望着向荒原不断走近的诸葛家兄妹,表情显得十分矛盾,因为她的本性只是略显淡漠而并非凶残,相比起热衷于好勇斗狠却又装得悲天悯人的顾仙棠,她简直就是一个大善人,所以……让她去杀了诸葛家两兄妹,这本就是不现实的事。

    “我做不到。”赵脂儿轻声说道,看了顾仙棠一眼,“我学这一身本事只是为了降妖伏魔救济苍生,不是为了杀人。”

    “那么我来!”顾仙棠有些急了,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动手就是会费点时间而已……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必须宰了他们杀鸡儆猴!”

    “把事做绝了是会损阴德的。”

    赵脂儿不动声色地提醒道,同时心里也有了主意,等一会顾仙棠真要下杀手时,她便会出手想方设法地阻止他……她看不见的,管不了,但这种发生在眼前的事,她不管就不是赵脂儿了。

    与此同时。

    在走向荒原的时候,诸葛景与诸葛豆豆也在细声聊着。

    “豆豆,一会你出手,尽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

    “我出手??”诸葛豆豆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哥哥,眼睛都在瞬间瞪大了,“你舍得让我出手了??”

    “我今天没有跟人打架的兴致,你来吧。”

    诸葛景笑了笑,轻轻摸了摸诸葛豆豆的头。

    “马上就是决赛了,那些底牌也没必要藏着了,所以这场比赛交给你了……玩开心点。”

    “嗯嗯!!”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